6/18/2012

過程中所完成的事

  部落格完全停擺那幾天,我正全力投入於另一項創造性工作──事實上,從來也只有創造性工作可以讓我廢寢忘食地全然投入其中。


  五月份那三場在社大舉行的撒哈拉講座取得極大成功與迴響,讓我很感恩!紀錄片播放之後,陸陸續續得到許多回饋,也讓我有了動機與靈感持續剪接,讓片子更形完整,尋找更多的播放機會。

  以將近五個禮拜的工作天,讓片子從原先的三十分鐘,增長成四十分鐘,最後是四十八分鐘。

  講座之後,好幾個人給了我類似的回饋:如果不是我在演講中,解釋許多當地游牧民族的文化與故事,影片報導給人的衝擊不會那麼大,所以我應該試著把講座裡的內容給放進影片來,以幫助觀眾理解沙漠問題的嚴重性與迫切性。

  聽到這些話,我突然意識到,原來影片本身是不足夠,甚至處於不完整狀態,才會需要演講內容來補充啊!

  我隨即大刀闊斧地將那時在沙漠做訪談所收集到的資料給拿出來,一張張照片地瀏覽,一則則影音地觀看,並進行篩選與重新架構紀錄片的敘述內容,這動作雖讓我工作量暴增,但我知道之於完成一支更好的影片來說,這個過程根本逃不掉。

  接著,新的版本多了一個先前未有的元素──旁白。

  我不想聽到自己充滿鼻音的聲音出現在紀錄片裡,所以先前片子完全只用音樂與訪談,這讓片子如珦如所說,幾乎不太有軟調的部分,也像貞汝所提,與其說這是一支紀錄片,其實更像一則報導,這才終於讓我在重新構思剪接內容時,考慮起旁白的使用。

  巧的是,就在這時,宜嫻自告奮勇地願意擔任這樣工作,讓我輕鬆許多,也更有動力繼續工作!

  

  我先一一挑好想放入影片中的照片與影音,接著開始「說故事」,寫起旁白來。

  剛開始當然不知該如何下筆?!更不知旁白的「真諦」與「規矩」何在?但就憑著一股「管他的,先寫再說」!衝勁與動力,瀏覽一張張照片,大致知道自己想傳遞的故事,開始「看圖說故事」。

  完成以後,也不確定自己這樣寫,究竟對不對?好不好?因著時間緊迫,我隨即寄給宜嫻,請她幫我唸旁白,很快拿到她寄回來的錄音檔之後,我馬上將旁白給放進影片,開始剪接。

  然後,十分鐘的影片就剪完了。

  理智雖然知道最適恰的方式是將那十分鐘的沙漠文化介紹給打碎,穿插原先剪好的沙漠問題訪談,然而那時的精力、時間與電腦設備都不足以讓我好好完成這樣的工作,只得粗糙地將那十分鐘影片給放最前頭,後面則直接接上沙漠問題報導。

  那時,我正趕著將影片寄出,好參加某場甄選,或許是因操勞過度,讓氣喘復發且極為嚴重,我仍硬撐著完成剪接工作。正趕在截止日期當天要寄出 DVD,拿著影音檔前往影印店要燒成DVD,接連兩家影印店卻告知影片鎖碼,無法燒錄!

  在極度緊急情況下,我無奈地打電話給甄選單位,哪知我連話都尚未說完,對方便輕鬆地笑著說:「我們今年截止日期延後一週……。」

  當下真只覺老天爺要成全我!

  

  解決軟體問題,順利燒成光碟後,我隨即寄給該單位,並陸續燒成數片,請幾位朋友幫忙給意見,每個人的回饋都給我很大的成長與收穫,我也想著該如何將這些「觀眾回饋與意見」成為讓片子更好的助力。

  就在這時,小游親自搬了一台超強力電腦來給我「應急」!在設備較為齊全的條件下,我也決定將影片剪接分段進行,這才讓剪接速度稍稍加快,讓腦中靈感更能順利地呈現在影片裡。

  看過第二個版本的貞汝與珦如給的回饋,讓我決意影片必須全部打掉,重新再來!需要做的,是將沙漠背景介紹與當地問題給融合在一起,讓二者交錯出現。

  在寄出影片之後,隔週又是某個影片甄選的截止日期,我再度進入影片剪接的創作狀態,伴隨身體極度疲勞與氣喘不止。好幾次,在社大課程結束後,我一上公車,隨即陷入神秘性的昏睡中,數度睡過頭、坐過站。

  上週一前往北投社大,我甚至在捷運上昏睡,差點坐到淡水!

  眼見再幾天又是截止日期,我卻尚未完成第三版的剪接,也很怕來不及上字幕,且身體狀況極度疲憊,每回只要躺到床上,隨即莫名其妙且無法克制地陷入神秘性昏睡中,然而每回頂多只能睡上兩小時,便昏昏沉沉醒來。

  正當腦中出現新靈感與構想,然而時間與身體都愈來愈難以負荷工作量時,星期二那場豪雨取消了當晚文山社大課程,也讓我突然釋放出更大的力氣與時間,要能充裕地完成影片剪接。

  再一次地,我感受到祂不斷給予我所有必需的協助與支持。

  

  上週五,又是截止日期,我將DVD寄出,連帶一份希望與信心!

  

  這五個禮拜的磨練,讓自己成長許多,對於如何用影像說故事更有概念,也更清楚影音可以怎麼玩。

  珦如看過社大撒哈拉講座的影片,看過我匆忙剪出的四十分鐘第二版,也看到了最後長達四十八分鐘的第三版,連她都說這是一場「跳躍式的成長」哩,呵!

  就在影片即將結束剪接工作,字幕也快上完了,心裡湧現極大的歡喜與成就感。

  我知道自己在祂的看護之下,走在該走的路途上,所以祂讓我不斷以各種出奇不意的方式,激發各種創造潛能。

  那支紀錄片的片名,仍保持原先的【帶走沙丘】,我也並未做出足以傳世的巨作,然而這過程讓我鮮明地感受到自己的創作力再度得到磨練與激發,且我是那樣樂在創作中。

  

  關於這支紀錄片,我真的已經用心用力地完成了,接下來,若仍有其他影片徵選機會,我仍會去試!

  

  在這五週的時間裡,工作時,同樣不斷面對自己內心裡的小惡魔,不斷自我質疑:「我這樣也敢跟人家學拍片?會不會太無恥?可是我沒有專業器材,剪出來的東西會不會太陽春?可是我電腦不夠好,聽不出聲音跟剪接的問題,會不會顯得我業餘得很愚蠢?」

  可我這人真有個很大的優點,就是夠無恥!

  一旦真心想做,哪管心裡仍自我質疑不斷,依舊奮不顧身地埋頭向前衝!

  管、他、的……,想做就做呀!無所謂「失敗」或有任何損失吧!

  

  嗯,真心希望影片能夠獲得評審青睞,獲得放映機會!

  更希望這支片子能夠帶著所有人前往最好的方向!

  

  這週末,我放肆地大睡特睡。

  不睡的時候,就在電腦前看著他人的舞蹈教學DVD。

  我與舞蹈的關係變了,教學方式與態度自然與之前不同,便也想著是該重新審思何謂「舞蹈」與「教學法」這些事了。

  兩天時間,不算太用功地,竟也看完兩三位舞蹈教學者的教學DVD,有了些新的領悟與體驗。

  呵,我不確定自己的學生能從我的課堂上感受到多少在我內底產生的轉變?可我很鮮明細緻地感受到自己整個人以及舞蹈教學再度朝著與先前極為不同的方向演變中。

  說不上來的,只能在轉變成形後,才知道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目前唯一較為明顯的是,我教的動作愈來愈多、愈來愈難,就連上課放的音樂曲風也有了很大不同!

  不變的是,我依舊喜歡讓學員練習動作並享受音樂,遠勝過於制式舞碼的操作。

  再者是,我真心希望自己如此用心設計與磨練出來的舞蹈課程,也能為我帶來更為豐厚的金錢、人脈與物質資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