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2012

金星凌日中,開課


  週二晚上在文山社大,我幾乎處於垂死狀態。


  這次氣喘嚴重得遠遠超乎我的想像,讓我每次睡眠從不超過兩小時,即使肚子餓了,也好無食慾。更可怕的是,擴張劑使用頻率極高且近乎無用武之地……。

  晚上在文山社大,我只好坦誠佈公地在班上宣布:本人氣喘嚴重復發,今天無法做過多身體示範,也請大夥兒專心練習,上課不要講話,因為我已經無法用自己的音量壓過同學聊天聲的音量了。

  整整兩個半小時的課程,我用很大的意志力在支撐,幾乎只要多說上兩句,我就開始呼吸不過來,身體更是完全沒有力氣可以做動作示範。還好在平時課程中,我不斷訓練同學自己跳舞、做練習,在昨晚身體極度不適的情況下,才能以「拋練習」的方式,把課上完。

  期末就要到了,舞碼也差不多教完了,就連編舞創作都逼同學做了,剩下的課堂時間,自然是用來深化對舞蹈的認識啦!我讓同學用不同的音樂練習即興,接著則是看影片,繼續深化對舞蹈的賞析能力。

  撐到下課,我都快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一上公車,迅速地昏睡過去而且完全醒不來。

  一睜開眼,果然又坐過頭了……。

  

  回到家,十點多,小游親自送了一台馬力加強的桌上型電腦到我家,就為了讓我好好完成剪接!

  將近十二點,他才回去。

  稍微休息過後,明知是場誘惑,卻又難以自拔地打開檔案,開始剪接。

  接著,又是睡不到兩小時就起床,然後持續剪接的步調了。

  將近中午,我逼自己睡覺。

  六月六日,金星凌日,是我這輩子第一次離開社大架構,自己在外面招生開課的日子,接連數日重度氣喘,讓我知道在精神體力不佳的情況下,我根本無力好好帶課,便硬逼自己休息,才能在晚上以最好的課程,回饋這些願意來上課的人兒啊!

  

  呵,說實話,今晚課程其實讓我心裡有不小壓力!

  初階有些我尚未認識的人們,面對「陌生人」,我當然也會有不安與不確定感,不知道來上課的人能否接受我的教法與獨特的課程。

  坐在前往教室的公車上,戴上耳機,開始昏昏欲睡。

  我很知道今晚初階課程只是用來將學員引進門罷了,該說什麼、可以說什麼,我心裡大致有個譜。然而關於進階,我只知道自己想教些更難的動作,用些不同音樂,然而詳細練習,卻還在腦中醞釀中。手任意地在MP3 裡挑選音樂,忽然從耳機裡聽到一首曲子,就這樣反覆聽著,晚上進階課程練習逐漸在腦中成形。

  

  進了教室,已經有同學在那兒等著我了!

  趕緊裝好播放器材後,等待同學一一前來,除了自我介紹,也稍稍認識大家。

  這回初階的招生,很神奇地幾乎全靠 Amy !她一個人幫我拉了好幾位學生來上課,一班就這樣撐起來了!

  我大略知道每個人的上課動機,聽到其中一位說,她讀到我在課程簡介裡那句:「給想跟內在小孩一起動身體、玩遊戲的妳。」我這也才迅速簡略地說了我自己的學舞過程。

  嗯,我很高興能夠在這樣的時刻,與自己內在這樣的狀態,與這些人兒相遇!我自己一直都是個往內走、向下挖的人,即便跳舞,都是的!所以尤其高興可以遇著同樣想在樂舞中,與自己內底那個女人與內在小孩相遇,一塊兒玩耍的人兒們!

  今天是第一堂課,在簡略介紹過課程後,便開始進入肢體律動的部分。

  時間不多,可以做的練習極少,然而隨著課程進行,我的心竟愈來愈靜定,好像我感知道這是一群不會逼著我一次就要教很多舞蹈花招,好讓她們印象深刻的人,也感知到當我很真心地跟眼前這群人分享如何藉由身體律動來認識那未知的自己,她們不僅可以理解、接受,甚至還能樂在其中!

  另外一個很深的感觸是,教室空間小,讓我可以無需費過多力氣,就能讓所有人聽到我的聲音。也因場地不大,人數不多,讓我可以相對輕鬆地撐起一個我想要的「空間」,讓屬於這一班獨特的能量慢慢在這空間裡醞釀、成形,進而流動,流向眼前每一個人……。

  一個半小時的課程很快就結束了,只覺自己好像在一座未知花園裡,輕輕埋下一顆小小的綠色種子……。

  

  場地時間限制讓我無法與初次見面的初階學員多聊聊,隨即進入進階課程。

  既然所有進階學員全是我一手帶大的舊生,我便認定這是可以接受並理解我為什麼這樣的帶課的人,不再花過多時間在溝通觀念與解釋等,而是直接帶練習,一次、一次又一次地,直到下課。

  第一堂課,以動作教學為主,簡單搭配音樂聆聽。

  社大與初階課程著重在舞蹈文化性介紹、觀念的溝通與不同美學價值的傳遞,希望所有人能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下,認識另個文化裡的樂舞美學,並在音樂舞蹈美好能量的渲染中,在肢體開發裡,認識未知的自己,讓潛力有機會變成能力。

  到了進階,就更是實務性操作了,我遠比在初階都更要求動作的精準與細膩度,包括身體姿態、肢體裡的韻味與情感傳遞等等。

  準備進階課程並帶著進階學員上課時,很自然地,當年我對舞蹈的熱愛竟也一點一滴地在心底復甦,柔柔暖暖地,腦中浮現好多好多曾在巴黎發生過的事與曾相遇的人們,以及我曾經如何試著在台灣將我在埃及樂舞裡所感受到最美好的部分傳遞出去,卻因極度受挫,疲憊無奈地暫時遠走他方。

  然後,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竟然讓舞帶著我走了如此漫長、不易卻又驚險刺激的一段旅程。

  我從不諱言,當初推著我跳起舞的,是內在一份再也不容忽視,燒灼般的苦痛,當年在巴黎學舞的我,是在傷口裡找力量。

  然而此時已不再非舞不可的我,卻是試圖藉由埃及樂舞的分享,將自己內在的光與愛傳遞出去,撫慰暗自疼痛並渴望自由的靈魂,與她們一同向內走,與內在源源不絕的力量取得連結。

  教著這幾位進階班學員,讓我很開心!

  她們讓我有機會將自己最喜歡的樂舞部分傳遞出去,讓「傳承」慢慢成為可能。我不期望任何人全然接受我這一套,包括我跳舞的方式、聽音樂的方式,甚至是我一再強調的舞蹈美學價值,卻深深地期盼所有來上課的人都能像當年在巴黎的我一樣:在樂舞喜悅豐沛的能量中,發現安然存於自身的內在女性,與內在小孩及身體玩一場即興自發的遊戲,讓生命回歸最最本然原初的流動,讓每個片刻當下重回應有的獨特唯一,讓大腦的喋喋不休在生命本然具足的豐沛喜悅裡止息。

  

  上完今晚三小時課程,心情平靜喜悅,這才更深刻地發現社大課程有多麼操、多麼累人!

  我好喜歡、好喜歡上精緻小小班,在這裡,我可以放慢速度,沉穩細緻地完整訴說一件事,課程裡的質地、人際間的交流與分享,以及在大夥兒間進行著的討論,完全不是大班制可以比擬的!

  更因為人少、空間小,來的人,全都是可以接受我的教法的人,讓我更可以專注地提升課程品質,無須一再解釋,無須說服他人。

  我很謝謝所有今晚來上課的人們,讓我慢慢回想起自己當年那樣深深愛著舞蹈的原因,更清楚自己在舞蹈教學上的定位與走向,也突然發現支持自己在社大持續開課的最大力量,原來是那股永遠在胸口火熱燃燒的「淑世理想」啊,哈哈!

  

  在這同時,我更深深感謝在我個人舞蹈教學生涯裡,所有曾偶遇的人們。

  謝謝你們陪我走過這麼長一段人生,百般容忍我的任性、跋扈與壞脾氣,聽我描述那樣多關於舞的所有事,即便驚慌失措,都還願意配合地玩著我拋出來的練習遊戲。

  謝謝你們,成就了今天的我,以及我的教學。

  

  這幾天為今晚課程備課時,我發現自己尋找的音樂再度輕輕轉了個方向,好像耳朵渴望聽到更為細膩雅致的聲音,是輕盈的,向上攀升的……。

  我不知道在音樂聆聽上的轉變是否將影響自己跳舞的方式?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有站上舞台的一天?

  唯一肯定的是,此時所有的轉變,都將回饋到我的舞蹈教學裡。

  

  很感謝所有來上課者的成全。

  而當然啦,當我的學生真的很幸福!

  哈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