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2012

獨舞吧,北投!



  周一晚上北投社大的課程,我真的是抱病前往上課。

  這陣子忙於剪接,電腦跑不動,曠日費時且相當累人,然而剪接時,需要靈感與反覆觀看,一個不小心,讓疲憊在無形中迅速累積。這個周末,氣喘突然加劇,讓我有些措手不及!很快地,情況嚴重到連擴張劑都快無用武之地的地步了。

  

  上週四,五月最後一天,是某個甄選截止日期,我趕忙剪片,就是為了試這機會。

  由於電腦實在跑不動,我只好在原先片子前面加上大約十分鐘的介紹,之後就是將先前已經做好的【帶走沙丘】放進來,才能趕得及在截止日期寄出。前後段畫質差別極大,卻也只能期望能夠順利入選,之後再給出一個品質完整的定版了。

  當天,將片子剪好後,前往公館,請影印店幫我燒成光碟,順道到便利商店轉帳,繳交報名費。沒想到,等我回到影印店,老闆竟說影片鎖碼,無法燒成光碟!

  天哪!這下可怎得了!今天可是截止日期呢!我趕緊拿著影片檔案,前往另一家影印店,情況一模一樣!

  眼看就要錯過今年甄選,急忙中,我只好幹了向來抗拒的那件事:打電話。
  站在路旁,選了個較無噪音的角落,打電話給主辦單位,說明我的情況。
  萬萬沒料到,我連話都還沒說完,電話那一頭的小姐笑了起來,說:「今年我們延後一週截止……。」

  

  周五與周末,我持續剪接,同時感受著氣喘愈來愈嚴重,知道自己身體已經過勞,決定暫停剪接,先把手上有的版本給寄出去再說!

  然而我應該真的是累壞了,氣喘一發不可收拾!不僅完全無法不使用擴張劑,且每回入睡,頂多只能睡上兩小時!

  周一早上,我無法入睡,也幾乎完全無法呼吸,然而以我的個性,若不先把作品寄出去,絕對難以放鬆休息,只好硬撐著,寫好信封袋,檢查該付的表格資料是否都已經在信封袋裡,附上光碟,出門到便利商店,以快捷將包裹寄出,真只覺「了了一樁心願」!

  包在牛皮紙袋寄出去的,不只是盡心盡力完成的作品,更有一份樂觀盼望。

  被拒絕的經驗時有,但人總得持續做著,才有希望。

  呵!但願這次可以順利入選啦!

  

  可我這人,腦袋真的跑得比較慢,總是在將作品寄出後,才自我懷疑地問 iryab :「我這樣是不是很『無恥』啊?別人都是專業設備、團隊合作且是常期拍攝的作品,我一個人拿著相機拍出來的東西,也敢拿去參加甄選!」

  有時候,我是真的搞不清楚,「勇敢」與「無恥」之間的界線究竟何在?而自己又是站在這條線的哪一邊?

  但,也無所謂了!

  若能入選,多些放映機會,那就是賺到!

  若無,也無所謂「失敗」或「失去」呀!

  

  將包裹寄出後,稍事休息,下午去看中醫,沿路喘個不停。

  我真的……,很不習慣地球人生哩!這副血肉之軀實在不堪使用,限制很多,我個人還是比較偏好沒有肉身的地方啊!

  

  看完中醫,身體稍稍好些,仍非常需要休息,我短暫猶豫今晚課程是否該請假?光是前往北投的路途,就夠我累的了!更何況還得帶舞蹈課程哩!

  然而社大課程一旦請假,再來仍是得擇期補課,更累!我決定硬撐著,把晚上的課給上完。

  剛上課,我隨即跟學員說我氣喘嚴重復發,所以晚上這堂課,我可能無法做太多舞蹈示範,但我會盡力!

  學員很關心,說她們更在乎的是我的身體,更何況氣喘一旦發作,若一口氣喘不過來,很快就掛了!還建議我,今晚就看片子,我就不用疲憊說話或帶課了。

  我說我今天身體狀況很糟,實在沒有力氣從家裡同時帶喇叭與電腦來北投上課,所以無法看片子。

  

  上課前,我先噴了一次擴張劑。

  上課時,一切只能放柔放軟,我也在感受自己的身體狀況,畢竟我也不想免強硬撐,最後淪落搭「ㄛ咿~ㄛ咿~」下山的窘境啊!

  

  暖身後,稍稍復習舞碼,接著糾正一個較難的新動作。

  隨後就讓同學進行分組編舞練習。

  同學一聽我的指令,當下反應當然是極度震驚啦!卻又強力顧作鎮定……。

  可我也無所謂,反正該發生的事情,就是得發生哪!

  這是我在北投社大第一個學期,班上完全沒有累積我自己的舊生,要同學做這個練習時,我同樣沒有十足把握,畢竟當中有好幾位同學是第一次來上課,學期末不到,老師就要大家嘗試自己編舞,而且還要輪流出來跳給同學看,這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嘛!

  但,來不及了,我蔡阿任在江湖上擺明了就是個狠角色,既然都不小心跑到我的地盤上來了,無論即興或編舞,我要妳做,就是得做!

  

  在同學的錯愕中,我放起練習音樂,要大家先聽一下音樂的感覺,也稍做解是。接著問:有誰要獨自編舞?有誰要跟同學一起創作?

  多少讓我詫異的是,這一班所有人都想獨自跳舞!

  所以,今晚有八位出席者,我們就有了八位獨舞者。

  

  我將教室燈關了一半,讓同學較能放心專注練習,邊觀察著所有人狀況,更不時問同學有無編舞障礙?更需適時催促、給予鼓勵。

  廿分鐘不到,就是分享時刻,同學自動自發地輪流出來將自已的作品呈現在大夥兒面前。

  最後,則是開放討論與提問。

  北投社大這一班很有趣,不僅所有人全都是初學者,且不約而同地全都選擇獨自跳舞,在最後的分享討論時刻,更是少見地提了舞蹈上的問題,包括動作的連結與流暢度,以及是否必須累積足夠的動作語彙之後,才能進行編舞創作等。

  課堂在十分愉快的氣氛下結束,即便我暗自處在氣喘狀態中。

  

  我跟同學說:「今天妳們的表現全部都很好,同樣一段音樂,每個人的詮釋都不同,味道也都不同。在這堂課之前,妳們曾想過有天可以獨自跳舞給別人看,而且還是跳自己的舞嘛?」

  同學們紛紛搖頭。

  我說:「所以今晚在妳們生命中,發生了一場獨特經驗,回去可以寫日記!」

  同學開始笑了起來。

  我強調:「這是為什麼早在剛開學時,我就不斷跟妳們說,每個人都有能力自己跳舞,舞碼並不是唯一的重點,我寧願妳們學會基礎動作,學著聽音樂,然後有天可以自由快樂地跳自己的舞!從一開始的動作教學、音樂聆聽,還要妳們練即興跟舞碼,為的就是讓妳們可以像今晚這樣,自己出來跳舞,而且跳的是自己的舞!」

 

  下課後,我跟兩位一同搭車的同學聊天。

  我說我同樣訝異於同學今晚的反應可以這麼好!每個人都能勇敢地出來獨舞,有能力自己跳舞,拍子上沒有太大問題,有些同學把音樂聽得很仔細,動作變化也很細膩!所以每個人的潛力真的無窮!

  同學說,因為我在教法上,在一開始就不斷強力向同學洗腦:「妳可以自已跳舞!」課程也朝這方向發展,而且今晚班上有個氛圍,很鼓勵所有人出來自己跳舞,所以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我很感謝今晚北投社大所有學員,讓我看到自己從第一堂課開始鋪陳而起的教學努力並沒有白費!

  即便是才剛來上課的初學者,到了期末,全都有能力自己跳舞啊!

  重點在於講師的教學方法與引導!

  當妳是那樣相信之於每一個人的自由舞動潛能,那麼妳所有作為與教學法,自然將課堂參與者朝著自由舞動的方向推去!

  

  我依舊堅信所有靈魂無不渴望自由。

  我依舊堅信所有人都有著自由舞動的潛力與無限創造力。

  所以,在我的每一堂課上,我無不堅定、認真而專注地撐起這樣的空間,一個可以讓人試著放下害羞、遲疑與恐懼,在當中自由舞動的空間。

  

  或許是這樣的信念愈來愈堅定,所以我帶出的學生在抵達「自由舞動」這四個字的速度似乎愈來愈快了。

  

  呵,確實是「信念成「實相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