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2012

妳是可以自己跳舞的!



  休息了幾天,沒寫部落格,主要是忙其他創作──剪片。

  台北陰雨不斷,讓我氣喘嚴重復發,活動力大減。

  但,該記下的,還是得記呀!

  

  上週五在大安社大,我同樣讓學員進行分組編舞的練習。

  打從開學至今,一堂堂的課鋪陳到現在,從舞蹈歷史文化的講解、音樂聆聽、即興與舞碼練習,都快期末了,是可以再催促學員更往前進了!

  剛開始上課,先讓學員練習舞碼,接著是基礎動作。或許是因人數較少吧,大夥兒都還算能安靜專注地看別人練習,幫忙找出需改進之處。

  

  接著又回到即興練習,我放了演奏版本完全不同的兩首曲子,還關了燈,希望能讓學員對不同音樂多些屬於自己的感觸。

  第二最首編曲較為喧鬧活潑,林珦如竟然拒絕練習第三次!說她不喜歡這首曲子!

  天哪!我完全了解為什麼執政者完全不喜歡異議份子跟反叛軍!

  

  到了最後,就是分組編舞的練習啦!

  在我尚未公布練習遊戲的規則之前,班代竟然還害怕地說:老師,妳現在該不會要我們做妳在部落格上寫的那個吧……。

  唉唷,同學好聰明,還真的就這樣被妳猜對了哩!

  我總是給同學最大的自由,讓她們自由選擇要獨自編舞或是尋找創作夥伴。在一陣混亂中,多數同學找到自己的組別,也有幾位是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想做 solo

  一小段音樂反覆播放著,其中一組三人組自動「分解」成一人solo與雙人組,另一組三人組呢,很明顯地三個人的身體各自有話要說且全是可以自己跳舞的,沒有必要躲在組別裡,我試著不著痕跡地鼓勵同學放開來跳自己的舞,也樂觀其成地看見很快地,她們三位同樣自動自發地由「三人組」解散成三位獨舞者。

  當中最讓我關注的,是兩位身體律動狀況略微不佳的初學者,她們很自然地湊成一組,有些不知所措地跟著音樂做練習,臉上表情滿是焦慮慌張。我知道我可以把她們拆開來,甚至半強迫性地要舞動狀況較佳的同學「收容」她們,例如要一開始就決定獨舞的珦如帶其中一位同學跳舞,硬是湊成一組,這樣跳起舞,可能比較好看也比較容易。

  但,我就是不想!

  因為我不想放棄任何一個人自由舞動的可能!哪管妳現在覺得自己完全搞不清楚狀況,而且很害怕等一下必須出來跳舞給同學看,我都認定妳有自己跳舞的可能與無限潛力!

  如果我將律動能力較弱的同學交給較習慣舞動的同學來帶,這會更強化前者認為自己能力較差的信念,也會失去一個成長與自我突破的契機!所以我寧願讓妳現在荒腔走板地練習著,都要保有讓妳自由獨立舞動的可能!

  

  時間一到,該是分享時刻。

  對我來說,每個人都跳得很好!全都跳得很自然流暢,幾乎沒有任何節拍的問題,最讓我歡喜的,是這一班出現比預期多的獨舞者,我相信是先前課堂所說的內容慢慢在學員身上發酵,也因我不斷創造讓學員自由舞動的空間與機會。

  

  最後輪到那兩位肢體律動尚待練習且心理障礙極大的同學。

  兩人害怕地躲在角落,不想出來,我不斷鼓勵她們,說:「對我來說,妳們今天晚上要不要出來,對我個人影響其實並不大,但這真的是為了妳們好。下課後,走出這間教室,第一個被遺忘的,絕對是舞碼,再來是動作,音樂聆聽能力反而可以留得久一點。如果今晚我放過妳們,讓妳們不用出來跳舞,停留在妳們腦中的記憶,就是:『我不行!我不敢!』但如果妳們勇敢地走出來跳舞,這是一個很難得的自我挑戰,再來妳會永遠記得今晚發生的事情,記得妳勇敢地自我突破了,記得同學和藹友善的笑容,以及在他人麵前自己跳舞這件事,真的不如想像中可怕。

  在同學熱情鼓舞的掌聲下,她們兩人終於鼓起勇氣站出來了。

  音樂一下,雖然害羞靦腆,但她們同樣把練習給做完了,而且並沒有什麼不好!

  最最重要的,依舊是自我挑戰,勇敢地跨出第一步!

  

  課堂在愉快的氣氛中結束。

  從學員泰半選擇獨自編舞這件事來看,我很高興可以在大安這一班,順利地傳遞一個訊息:妳其實是有能力自己跳舞的。

  

  生活中,該關注與煩心的事情太多太多了,當中最最讓我不願傷腦筋的,便是社大成果展了。

  只希望在大安這一班,我們同樣能夠擁有一如在文山社大及北投社大那樣的歡喜與自由:交由班級自行決定成果分享的形式且能獨立舉辦。

  有時真的不是我想刻意衝撞體系或組織,而是我很清楚事情大可以有更不同且自由的作為,且多數人習慣操作的那套模式,往往不適合我這個人以及我所帶出來的班級呀!

  

  

  

  

  

  

  

1 則留言:

https://www.facebook.com/sin.dewa 提到...

老師妳好棒<3
bisou bisou,好想妳!!

from youtube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