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2012

教學上的信心


  順利開心地帶完周日在桃園的工作坊,夜裡回到家,倒頭就睡,周一醒來,身體還是很累,但下午有一堂家教課,晚上則是北投社大課程。

  

  關於淡水這堂家教課,當初同學指名想學著用棍子跳舞,我們上了兩次了,倒也不是說上得不好,而是我總覺得有哪兒可以再更好、更精準地符合同學的訴求。也因此,前幾天當同學跟我聯絡,確定上課時間時(她現在知道一定要事先再跟我確定一次,不然我一定會忘記,然後會睡過頭),我問:「妳最想學的,到底是什麼?」

  她說是音樂與舞蹈之間的關係,且可以用棍子舞做基底。

  

  一走進上課地點,直覺一直說著:用棍子跳舞根本不是重點,更重要的是藉由這些練習所能帶來的那些。

  也因為同學跟我一樣,不是那樣執著於舞碼,讓我更覺得這堂家教課可以更靈活有趣。

  剛開始上課,同學仍是拿起棍子,說自己沒時間練習,不一會兒,我很直接地按掉音樂,認真地跟她討論起上課方式:既然這是一堂家教課程,內容走向可以更「客製化」些,我真的可以為她的特質與需求,試著量身打造一堂專為她設計的課程,相信更能夠讓她在舞蹈上有所進步,這筆家教費花得更值得!我可以更心安理得地拿這筆錢,上課過程對我來說,也更有趣、刺激,充滿意想不到的驚喜啊!

  我問起她的學舞經驗、技巧累積、個人需求與對舞蹈的期望,甚至很直白地問:「妳會想自己編舞創作嗎?」

  她說:「會呀!」

  我說:「當初我在巴黎才剛開始學跳舞時,我就覺得,除非我能夠學到用這個舞蹈語言來創作,跳我自己的舞,表達我想說的話,否則我不認為自己真把這個舞給學起來了。」

  同學點頭。

  也因此,我要她放下手上棍子就像放下屠刀一樣,雖然還不知道課程究竟該怎麼上,但肯定是要全盤推翻,重新再來!

  靈機一動,我隨手放起一首音樂,要她做即興練習,豪邁地說:「坦白講,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在教啥,我都在亂上課咧……。」

  剛開始練習時,畢竟是第一次聽到這首音樂,同學有點不知所措,我稍稍講解音樂,再讓她繼續練習,她不斷說:「好可怕!」

  我說:「有啥好可怕的?就只有我們兩個,妳可以放膽練習啊!」

  她說:「就是只有我們兩個,所以才更可怕!」

  我同樣發現,如果我很專注地看她,她會更緊張!所以我只好若無其事地吃起我的茶葉蛋,假裝沒在看她,她竟然又很介意地說:「妳為什麼要吃茶葉蛋?」

  咦?啊布蘭咧?難不成妳以為我買茶葉蛋是用來當裝飾品嗎?

  且這傢伙真的非常難伺候,連我擤個鼻涕,她都要抗議!

  真是怪了,連擤鼻涕也不行!難道妳寧願我臉上掛著兩管鼻水地幫妳上課嘛?難不成這樣才能讓妳上課更有fu嘛?!

  

  課上著上著,雖然看起來像在聊天跟開玩笑,但我真的很認真地思考並感受該如何讓這堂家教課的授課內容更能符合同學的需求,推她走向她想要的方向。

  好幾次,我問她:「妳找我來上家教課,到底想學什麼?」

  她說她也不是那麼清楚。

  我要她做即興練習,她還是很害羞!

  我心想,難不成妳要我只要放音樂就好,可以眼睛閉起來,去旁邊躺著休息嗎?那這樣算啥家教課啊?還是妳其實就只是想花錢買跟我獨處的時間?啊,看來眼前肯定是粉絲一枚啊,那我是不是大可抬高束脩的額度呢?呵呵呵……。

  

  讓同學在尷尬狀態中做著即興練習,我其實沒有閒著,而是很認真專注地觀察她,思考著,甚至試著與另個次元取得連結,好獲得更靈活有趣的教學靈感。

  爾後,我告訴她,即興是最能讓一個人身體律動特性、個人潛力與特質獲得張顯的方式,在她的即興中,我其實看不太出來她之前上過的老師的影子,覺得還蠻奇妙的。

  她說,或許是自己不太在某個特定圈圈內,且一個學生身上若有老師強烈的影子,不就表示這個學生有很強烈的野心,想跟老師一樣。

  我說,不盡然,有可能這就單純只是一個非常服從老師的學生。

  但我心裡想,相對地,這位同學極有可能在本質上就是個很有自己想法的人吧,即便經歷一定的學習過程,都很自然地不讓他人影子烙印在自己身上。對我來說,這樣的人若得到適恰引導與鼓勵,是很有潛力能夠跳出屬於自己的舞的!

  

  笑鬧與混亂中,上完家教課程,我很不好意思地說:「今天的課很鬆散,好像都在玩,沒讓妳學到什麼。」

  她說:「不會呀!我覺得蠻好的,很好玩,也有新的東西進來。」

  

  晚上北投社大課程主要在動作與舞碼練習。

  我發現自己教出來的班級有個共同特性:舞碼總是記得零零落落,可能是因為我老是強調舞碼不重要的關係,呵呵!

  三小時課程,做了不少基礎動作練習,也因為很快發現同學在學習新動作時,各自的困難不盡相同,便迅速地要同學分組出來練習,讓我有機會做個別指導,又不至於浪費太多課堂時間。

  今晚其實已經把舞碼給教完了,但重點還是放在即興練習──我總覺得一支舞反覆跳千百遍,實在超無聊的!當然要做做即興,調劑一下呀!

  讓我非常詫異的是,北投社大學員今晚在即興練習的反應遠在我想像中還要來得好!

  剛開始的 tagasim,同學都還在感受、聆聽與尋找的狀態,然而當拍子一下,同學幾乎是集體式地「大夢初醒」,瞬間滑入更為鮮明的舞蹈狀態!隨著音樂的流轉,所有人都愈來愈在狀態內,愈來愈有自己的動作與律動方式慢慢地被展現出來,且沒有任何人有拍子的問題!有幾位學員甚至還把自己之前學過得其他舞蹈動作給用進來,這樣的反應,無不是來自於「自己的東西」呀!

  而一個人的獨特之處,恰恰是在這樣的情境當中,得以發揮呢!

  

  待同學做完即興,我很真誠地給了她們我的肯定與鼓勵!

  但結論仍是:今晚同學即興反應如此自然,表現這麼好,肯定也是我個人教學成功啦!哇哈哈哈哈哈!

  同學聽到這話,紛紛給我掌聲鼓勵鼓勵,當下讓我怪不好意思的,呵呵!

  

  但說句真心話,我是真的覺得今晚學員即興表現極佳,除了肢體律動與聽音樂的能力有所進步,對舞蹈愈來愈有不同概念,愈來愈能接受即興,也因學員同樣漸漸跨過心理障礙這個關卡啊!

  這樣的進步,真的是讓我對自己的教學方式愈來愈有信心呢!

  我一直都相信,經由適恰練習與課程引導,每個人都能挖掘出屬於自己最獨特的舞蹈能力呀!

  關於北投社大這一班,我是真的有「含辛茹苦,慢慢將學員提拔長大」的喜悅呀……!

  

  很謝謝所有學員以最真實的成長與進步,帶給我這麼大的成就感,以最真實的展現,肯定我獨特的教學法呀!

  

  六月六日,我生平第一次自己開辦的舞蹈課程即將開學,令人雀躍的是,報名狀況遠比當初想像中要來得順利!目前初階已有九人報名,僅剩一個名額。進階五位,全是我自己的舊生,還剩五個名額。

  計算下來,扣掉場地費,我可以拿到的鐘點費比社大還高,讓我超開心的!重點不在於金額多寡,而是讓我知道我必須對自己掙錢的能力更有信心!我的課程是有人要的!

  我發現最能幫自己課程做宣傳的,除了我的部落格,更是我的舊生們。

  一堂不同主流市場的文化性舞蹈課程,若要長期生存,倚靠的更是課程口碑。

  讓我很自豪的是,打從我回台灣以來,所有我開出去的課程,沒有哪個學期是炒冷飯,我總是可以拿出新的教材來滋養學員的身心靈,在教學法與上課節奏上,也愈來愈自然流暢。

  目前我很難想像自己在教學上會有枯竭的一天,畢竟當我將舞蹈往背後文化底蘊裡挖去,且緊扣藝術創作的無限特性時,遊戲與花樣只會愈玩愈靈活有趣呀!更何況,我在巴黎認真懇切累積那麼多文化知識,哪可能輕易被掏空呢!更不用說我自己是個創造力豐富的人了!

  所以,我是很真心地覺得當我的學生是一件極度幸福的事情呢,呵呵呵!

  (極度自我感覺良好地傻笑中)

  

  我愈來愈考慮讓貝都因男人來台灣,且愈來愈多訊息不斷湧進來。

  原因同樣在於:這次回來,我的開課狀況愈來愈順利,愈來愈多人衝著我的課程特殊性而前來上課,開學到現在,學員出席率亦佳,且學員對課程的反應相當好,讓我對於自己在台灣舞蹈教學這一塊的耕耘愈來愈有信心!

  所以,或許先讓他來台灣陪我,讓我們在島嶼上一同努力,是一個更好的決定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