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2012

週日,在桃園


  五月廿七日週日,特地前往桃園,進行由莉莉安主辦的舞蹈工作坊,過程頗為順利愉快!

  這回真的多虧了莉莉安,幫忙策畫、招生、準備器材並尋找上課場地,讓我可以在毫無後顧之憂的情況之下,開心地前往桃園,只須專心把課程帶好。

  

  我向來容易有「錯過既定時間」的焦慮,當天很怕錯過前往桃園的火車,一大早就醒來,做些自己的事情,再把工作坊流程在腦中給跑過一遍,感覺到自己內在的喜悅穩定,便知道當天工作坊應該同樣能夠在歡喜溫馨的氣氛下進行。

  順利上了火車,很快抵達桃園,上課學員之一的 Ivy 早已停車在那兒等著接我去上課。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在網路上交談過數回的雁玲,當下感覺有點害羞,也很奇妙!

  到了上課地點,詫異於環境的雅致整齊!

  上課學員之一的安妮,住在環境極為清幽且頗有設計感的社區裡,事前只知我們可以在該社區的公設上課,不僅方便,還可省下場地費。但我萬萬沒想到,這間之為社區公設的舞蹈教室,竟然如此窗明几淨!雖無播放器材,然整體條件活脫脫就是一間格調高雅且相當完整的舞蹈教室呀!地上鋪的是平整乾淨的木板地,牆壁有一面是鏡子,三面是玻璃,自然採光充足,室內燈光設備亦佳,最角落擺著一台三腳鋼琴與座椅,裡頭也有廁所,能夠在這樣的教室裡上課,真的好幸福喔!

  初次踏進這間社區公設裡的舞蹈教室,我在心裡讚嘆:「哇!具有這等優等條件的舞蹈教室若是在台北,肯定價值不斐呀!」

  

  我的工作坊向來是從舞蹈文化介紹開始,上半堂是在社區公設裡的會議室進行,莉莉安借了單槍,我帶了筆電與喇叭,所有學員不過就八九個,大夥兒就這樣在同樣雅致整潔的會議室裡上起課來。

  每回上課,我都不太能吃東西,不然就會開始極度想睡!上課前,開始喝起熱咖啡,隨即開講。工作坊只有六小時,但我準備了不少教材,很怕時間不夠用,講話速度向來很快的我,當場更是卯足力氣,加快腳步地說起舞來,好些歷史背景只能輕輕帶過,否則時間絕對不夠用。中間只休息五分鐘,讓同學上個廁所,隨即又開始上課、看影片,上半堂三小時,就這樣過去了,然而我們連動身體的時間都沒!

  課程進行中,我感覺得出來同學很有些話要說,尤其是針對台灣學舞環境、藝文生態與常見的舞蹈學習方式等,大夥兒都很有些屬於自己的生命經驗可分享且往往能引起學員間的共鳴,然而課程時間真的不夠,無法讓討論更為深入。

  

  上半堂結束,中午休息一小時,學員們去吃飯,我得保持精力好繼續進行下半堂課程,便在教室休息,讓莉莉安帶輕淡食物回來給我。

  來上課的學員裡,有一位極為特殊,便是我那中學同學 Tina,當天特地前來上課,要給我最最熱烈的支持啦!

  中學畢業後,這是我們第一次再見,兩人聊了好些事,雖然她都當媽了,然而從她現在臉上的輪廓,可以看出小時候的可愛模樣,哈哈!

  很高興聽到她婚姻生活幸福快樂,用心地照顧著兩個小孩,目前當起全職媽媽,然而國際貿易是她的專長與興趣,目前仍持續進行著,且她有個很了不起的心願:把 made in Taiwan 的優良商品給推銷到全世界!

  她說現在的我,跟中學時很不一樣,差很多。以前的我,給她的感覺是內斂害羞,心裡想很多,但不太說,跟人不親近,且想法也不太一樣。

  我說,舞蹈改變我很多,許多再見到我的老同學,全都說我改變很大。

  聊到國際貿易時,我跟她說,等哪天我真的要回沙漠了,再跟她請益,請她幫我想想在沙漠有啥國際貿易可做且又是該如何做?!

  Tina 很肯定我正在做的事情,也很鼓勵我堅持下去。

  雖然台灣多數仍把跳舞當娛樂興趣,甚至是為了流汗減肥而來跳「肚皮舞」,真的會對舞蹈文化底蘊感興趣者,畢竟是少數,像我這等「文化性舞蹈課程」確實相當小眾,不少人甚至連想都不會想到要去問舞蹈背後的文化等議題。然而只要我都還能堅持下去,只要我的「文化性舞蹈課程」的大門都還開著,讓這些人能夠找到我,我想給的文化訊息傳遞與舞蹈技藝傳承便能持續下去,且我也不會餓死。

  就像 Tina 說的,她做的是國際貿易,可以販賣交易的商品範圍極廣,她無需一網打盡,只要做好自己這一塊,就很夠了呀!

  而我同樣是的呀!

  我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我所能給的課程,是獨特珍貴且相當具有價值的,在台灣,能開這樣課程的舞蹈老師,絕對是少數!我需要做的,真的是讓想要我這樣課程的人,能夠找到我,進而前來上課或者是主動找我去開課。

  我不需要跟主流市場競爭,而是去開拓出屬於自己的市場,一個小眾的市場,但氣氛是溫暖且是文化性的,讓人可以自由來去,每個主動前來且願意留下來的人,全都是開心喜悅的,是自主性的決定,知道自己喜歡的就是我所能給的課程,而非為了追逐潮流,跑來課堂上不知所云地趕流行。

  真的,我的市場不需要大,只要能抓住屬於我的小眾市場,這當中的資源就很夠了!

  

  桃園工作坊的下半堂課,終於開始動身體。

  上半堂已解釋過音樂,下半堂先從即興帶起。

  來參與工作坊的學員並非平日跟我一起上常態課程的學員,我同樣需要一點時間來認識她們,找到可以帶她們更往舞蹈深處走的方式,剛開始,我用一些簡單的肢體律動練習與音樂的配合,讓學員動動身體並暖身,也給自己一點觀察學員律動狀態並尋找帶課靈感的時間。

  由於多數學員已累積一定的舞蹈基礎,我迅速而簡短地帶過練習用的舞碼,重點在於強調動作與音樂之間的關係。在即興練習的部份,我則盡量引導並鼓勵,努力推她們一把,讓她們朝自由舞動的方向走去!

  最後四十五分鐘,我們繼續看片子,進行討論。

  六小時的課程,上得好趕喔!對我來說,工作坊流程是一套架構完整的教學內容,若沒有大致上全部跑過一遍,只怕學員較難以抓到我最渴望傳遞的舞蹈價值與基本概念,以至於一整個工作坊,我幾乎是以「傾倒式」的態度在上課,馬不停蹄地一直講解,一個練習串著一個,再回到最剛開始的理論性講解,盡量讓「概念」與「實踐」緊密扣連。這幾個學員對舞蹈並不陌生,且工作坊只有六小時,讓我格外重視文化與概念的分享及傳遞。

  

  工作坊結束,我已經想睡覺了……。

  大夥兒一起去用餐,莉莉安還非常客氣地請我吃飯呢!

  走進一家頗為高級的餐廳,基本上,我是有點半神遊啦!畢竟我上課時,也是很專注努力,消耗極大的精力、心神與能量啊!總覺得既然同學都特地請我下來辦工作坊,我也大老遠跑這一趟,當然是要讓工作坊中的每個小時都精彩呀!上完課,當然很累!

  

  吃飯時,大夥兒聊了起來,我詫異地發現,今天工作坊參與者中,竟有至少一半的人,曾有接觸芳療與另類療法的經驗!

  天哪,真的是好巧!

  這到底是因為另類療法遠比想像中要來得普遍,還是因為磁場相近的人在不知不覺中,很自然就會靠在一起呢?!

  好神秘喔,人與人之間的緣分……。

  

  吃飯時,雖聊得不亦樂乎,分享了許多想法與生命經驗,然而大夥兒隔天都還要上班,只好匆匆結束。

  回到家,都十一點了,我累得頭一沾枕,隨即沉沉睡去。

  

  上完桃園的工作坊,還蠻開心的!

  學員對課程方式的接受度頗高,進行頗為順利!較為可惜的是,我雖開始從即興練習中,稍稍看出每個人的特質與值得更進一步發展的方向,但時間不多,就只能點到為止。

  除此之外,每個人自由跳舞的能力遠在自己認知之上!

  授課者只要有堅定強烈的意願,開放一個自由舞動的空間,並且能將這個空間撐起,讓空間裡流動著的是溫暖、喜悅且是輕鬆自由的能量,很神奇地,每個學習者一進到這空間,都能自然而然地如一顆種子一般,漸漸發芽,呈現屬於這個人、這顆種子最為獨特的地方!

  很謝謝這幾位學員,用最真實的展現及參與度,讓我享受這個教學過程,並看見我所堅信並堅持的舞蹈教學理念確確實實可以落實在人間!

  

  格外感謝勞苦功高的莉莉安,幾乎是一手包辦大小事物啊!

  安妮的住宅區的舞蹈教室超漂亮的,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啊!

  第一次見到雁玲,感覺很好玩!可惜當天忙著上課,沒時間多聊哩!

  

  呵!期待有緣下次再見唷!

  

  

  

  

  

  

  

1 則留言:

雁玲 提到...

我是可以掛保證 這個課程會"回甘" 工作的關係 一直在思考什麼是表演 接收很多不曾想過的觀念...雖然真正跳起舞 理智上知道即興可以跳任何元素的舞 心裡卻很想跳出"阿拉伯味"的動作 沒關係啦 已經可以想像作舞和作戲一樣都是件很棒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