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2012

周末結束前


  五月即將結束,剪接工作告一段落,破天荒地在天使花園辦了工作坊,自己即將在六月開辦的新課程也算招生順利,好些個「人生的第一次」緩慢而迅速地開始了,持續擬著前往埃及的計劃,就等月底截止前寄出。有時投個案子,多少是碰運氣,但至少是個機會吧。

  

  周五在大安上課,在讓學員聽過一首演奏極為精緻且相當難詮釋的曲子之後,說起埃及音樂與舞蹈的故事,以及曾發生在過往於巴黎習舞的種種,當下突然發現,藉由埃及音樂舞蹈的文化論述,我時常在強調一種優雅細緻的文化韻底,一種古老沉潛裡的豐沛生命力甚至是強烈激情。這等吟唱著人類於歷史推演所累積起的生命經驗,正逐漸在一切愈形商品化的社會洪流裡所湮滅,喧囂熱鬧的勁歌熱舞中,讓人於難以細細聽聞在歷史音裡的亙古迴響。

  我並非全然反對時代潮流的推進,而是在變化迅速多端的時代,生命價值體系開始崩解動搖,人愈活愈不踏實,愈似在物慾洪流裡載浮載沉的浮萍,「金錢」與「物質擁有」近乎是衡量一切的標準,消費行為無處不在,舉凡種種總以市場為依歸。

  極為迅速地,在相對富裕的北半球國家,我們見著迷失而憂鬱的靈魂,而在南半球,人們卻在赤貧深淵裡受苦,難以脫身。尤有甚之,人類消耗大量地球資源,製造讓地球難以消化的垃圾,讓生態嚴重失衡。

  就像地球上許多人一樣,我堅信人類必須重新思考生命的價值與意義,以及人類共同命運該往何處去,否則只會自取滅亡,且是集體滅亡。思考種種人類發展困境,我並無解方,直覺只是說著,在傳統藝術與古老生命哲學裡,有著好些個價值與堅持不應該被忘記。

  而我的角色,似乎就只是那個讓古老聲響還能在現代喧囂洪流中,不被全然淹沒的守護者。我改變不了這世界所有光怪陸離的現象,唯一能做的,是讓更高層級的美與善都還有機會被尋找著古老聲音的靈魂們聽見。而世界的根本性改變,仰賴更多靈魂的覺醒與確實行動力。

  

  貝都因男人前來台灣的意願愈來愈強,唯一的原因就只是:「希望我們可以在一起。」

  我也正朝這方向努力。

  我不再向 Lach 多問我與他的前世種種,因我不需要知道那麼多,過去畢竟都過去了,我更在乎今生如何過。

  但我相信在數個前世,我時常浪蕩在外,讓他一個人在故鄉無盡守候。這輩子,我想終結這種「聚少離多」且往往是在「來不及」的懊惱悔恨中溘然離世的宿命,視訊時,總是那樣明顯感受到他對我的思念,恨不得我馬上回去陪他,甚至迫不及待地想朝我走來。

  所有關鍵,就在於我自己怎麼做了。

  上網查了機票與簽證等,發現要安排他來台灣,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鮮明地看著辦理簽證的種種規定,如何以國籍、種族、膚色與財力在認定一個人有無資格在人類所界定起的疆界之間往返,讓我有著極深的無奈與荒謬感。

  我不知道摩洛哥人若要辦台灣簽證,銀行財力證明需在多少錢以上?

  Polly 要我打電話去移民署洽詢,而無論這數字究竟是多少,仍是我得獨力負擔。

  然而我已經到了沒有時間與心情擔憂或抱怨的狀態了,就是安靜地,穩穩地,工作、掙錢、存錢,繼續尋找可以讓他順利前來台灣的種種可能性。

  心裡又有著一種極為詭異的坦然信心與寧靜的喜悅──看來在靈魂以及身為地球人的層次,他對我幾乎是種全然依託,知道我有意願也有那能力,讓我與他未來可以常相廝守。若祂給了我這等不甚容易的生命功課,絕對是早在降生地球之前,我的靈魂歡喜接受這樣的安排,這更是我所承擔的起的重量!

  這表示,祂同樣對我充滿信心,知道我經得起、走得過!

  心裡竟有絲淡淡的喜悅──真沒想到我竟然是個連賺錢都很有些潛力的人兒啊,吼吼吼……(自我感覺極度良好地傻笑中)!

  

  存款數字緩緩上升,離足夠讓他前來台灣的所需金錢尚有一段距離,然而累積速度卻比預期中要來得迅速些,讓我好開心!

  最最詫異的是,在摩洛哥工作時,我存錢速度遠比在台灣時要來得穩定迅速些;摩洛哥輾轉一趟,再回到台灣,此時存錢速度又比在摩洛哥時快些!也就是說,雖然我仍略嫌笨拙地學習著金錢這議題,但我真的有進步!且,祂非常善待我,不斷讓我心想事成,帶來各種機會哪!

  金錢確實以細膩隱微的方式,在我生命裡緩緩流動著,且不需要我去做任何違背己心、讓自己不開心的事情,才能換得這些資源。我只想細細感受這份流動中的豐盈,深化且擴大這份喜悅,所有得到注目的,都將因此而獲得更大力量,豐盛喜悅將帶來更大的豐盛喜悅,創造更多流動中的資源與能量,形成善的循環。

  

  有時,我會突然想起蔡家雙鷹,謝謝他們曾給我愛他們、照顧他們的機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