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2012

看來真的不難


  今天剛好是回台灣滿四個月的日子,很開心地發現此時雖然不像在摩洛哥時那樣,月月有穩定收入,但因著在台灣花費較少且偶爾可接些打工機會,存錢速度反而比在摩洛哥稍快些!

  呵!好高興自己當初勇敢地選擇回台灣面對生存挑戰與金錢議題,而不是龜縮在摩洛哥逃避,就為了領那麼一丁點生活津貼與虛幻的安全感!
  神絕對是善待勇敢面對生命挑戰與自己的人!
  啊……,福氣啦……!!!

  

  完成剪接也上完字幕後,整個人開始清爽起來。

  接著,是擬前往埃及的計畫書。

  Iryab 真是個好小孩,幫我去圖書館借了幾本跟埃及有關的書,好讓我在擬行程時,有些參考憑據。呵,太感動了,真是不枉費我在數個前世是那樣照顧她呀!如果她可以不再四處嚷嚷蔡枝有多麼「歹鬥陣」,甚至在我前往埃及時,幫我照顧蔡枝,那就更完美了!

 

  翻了翻 iryab 幫我借來的書,腦中還是一片空白,總覺現實中的埃及應該與書中資料有很大差距──至少我要去埃及尋找的,不是巨大沉默的金字塔或人面獅身雕像,而是仍在民間傳唱的音樂,是靈活地在音樂裡舞動中的身軀哪!

  

  但,或許我前往埃及的因緣正一一凝聚。

  就在前幾天,因著人還在開羅的 Emma 的關係,我認識了計劃前往摩洛哥一遊的 Asien,他去過埃及,因緣際會之下,我也問了他一些問題,極為自然地,讓我愈來愈清楚自己究竟要去埃及尋找什麼。

  最讓我開心的是,Asien 讓我發現原來前往埃及並在當地生活所需的花費可以那麼低!這一來,我整個信心大增!也更確信無論募款集資與申請計劃補助結果如何,今年十二月我絕對可以順利前往埃及!

  一旦信心增強了,前往埃及的樂觀與信念更為堅定了,更為正向的想法自然湧現!

  

  我想,我是真的快出發了……。

  我知道祂會以最好的方式,讓我走著自己的路,即便短時間看來,我似乎過得極為困頓辛苦。

  

  視訊裡,我告訴貝都因男人,我對埃及之行愈來愈有把握了!

  他想跟我走,卻又有所顧忌,畢竟一旦他不在,意指這貧困大家族少了一名可以掙錢的壯丁。

  然而我光是支付他前來埃及的來回機票與過程中的開銷,便已不是件容易的事,總不能還得要我連帶幫忙支付他不在摩洛哥掙錢那段時間,必須繳給家裡的收入吧?!

  依照 Asien 的建議,我在網上尋找廉價機票,跟貝都因男人說,我打算到了埃及之後,找時間去摩洛哥看他,再跟他一起回埃及,我知道他從來沒搭過飛機,也不識字,不放心讓他一個人前來。

  他聽了,很開心,也大大鬆了一口氣!說:「對呀,我不像你們,我根本看不懂任何告示,一個人在機場,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搭機。」

  想到他的家族經濟負擔,我心裡難免沉重,問:「如果我手上有一筆錢,剛好可以支付讓你來埃及陪我的機票與所有費用,也夠支付半頭駱駝的購買費。那你要什麼?來埃及陪我?還是想買駱駝?」

  他為難地說:「一定要二選一嘛?我兩個都想要!」

  我說:「不行!經費不夠,只能二選一!這就是人生!」

  他想了想,說:「那我要跟妳去埃及!我們很久沒見面,沒有好好相處了。買駱駝的錢,可以慢慢賺,沒關係。」

  我說:「好吧,如果我可以想辦法找到足夠的錢,到時你就跟我來埃及,等我在埃及的調查工作結束後,你就回摩洛哥,我就回台灣,之後再想辦法接你來台灣。」

  他急切地說:「我不能直接從埃及跟妳去台灣嗎?」

  我嘴角抽蓄地說:「我戶頭裡真的沒那麼多錢,可以馬上支付你來台灣的機票與各種費用,你也得給我時間賺錢、存錢哪!」

  他乖巧地點頭。

  

  我知道他想跟我天涯海角到處跑,但前提也得是我有能力賺足夠的錢,兩人才有常相廝守的可能,且若少了他這個可以掙錢的壯丁,家族經濟狀況難免受影響,讓他不可能毫無顧忌地跟我走。

  所以,這表示我有賺大錢的潛力,否則神不會為我安排這樣的一局棋,不是嘛?!

  呃……,我還真是個無可救藥的樂天派哪,呵呵!

  

  在網路上搜尋著擬訂埃及樂舞探索計劃所需的資訊時,愈來愈確定自己走的是該走的路,愈來愈確定自己要的就是去尋找在地傳統樂舞的痕跡。

  我不想管在台灣普遍存在的舞蹈營運與操作方式,總覺那根本與我無關!唯有在為自己真心所愛的藝術形式抑或讓自己有所觸動的理念戮力而為時,我才能感受到來自生命最底層也是最原初的本然力量!

  而且,我真的很鐵齒!

  偏不信人生非如何不可!

  偏不信非得違背己心地進行某些操作,才能得到自己所需的資源!

  我知道自己有些才華也很有力量,而且還很能堅持!更何況,我雖然生性孤僻又不善社交,卻同時很有些獨特魅力!所以我根本無法相信祂在給了我這些條件之後,還會讓我無法完成靈魂最深處的創作渴望!

  尤有甚之,我偏要走出一條屬於我自己的獨特道路!

  我無法改變這世界極度詭異的價值觀與操作方式,但只要我能夠走出一條路徑,勢必能夠鼓勵那些同樣不安於室的靈魂,勇敢地站起身,走出屬於自己的人生格局!這世界,將因愈來愈多勇敢活出自己的人,而有所改變!

  真的啊!我真的是這樣想的啊!

  如果我來這地球,不過活得跟這時代多數地球人同個模樣,那我又何必來這一遭呢?!更何況,這也不是為啥祂要我特地跑地球這一趟的原因吧!

  不知為啥,我就是有這份自信與自覺哩!

  

  這兩天,持續聽著這首【出塞曲】,眼淚一直掉。

  對大漠的思念吧,我想。

  

  看著網路上的埃及照片,矗立在尼羅河畔的棕櫚樹叢與金色沙丘,讓我有著極深的熟悉感,一份安心寧靜。

  我不懷疑自己在某個前世曾在那兒生活過,所以才有了「回埃及」這樣的「業力」。更詭異的是,我極可能帶著我的前世與今生的戀人一同回埃及。

  但,這不會是我的重點,我是真的沒那麼宿命。

  讓我更為關注的是:此生前往埃及,為的是發現與創造什麼?甚至是如何打破輪迴的鎖鏈?

  

  嗯嗯嗯,我愈來愈有信心可以在今年十二月順利前往埃及哦!

  看來這趟旅行真的不難呢,在時機成熟,因緣聚足時。

  所以為啥一年多前,當我是那樣渴望前往埃及,命運卻帶我去摩洛哥呢?

  嗯,或許是我必須先前往沙漠找回他,尋回我的愛,才能一同回前世的故鄉吧!

  聽起來粉浪漫吼,一場穿越生生世世的愛情故事呢!

  但說穿了,不就「業力」二字罷了,眾生都有的東西,有啥好稀奇的呢,實在是……。

  

  好幾個人問我,跟貝都因男人之間,是一種「靈魂伴侶」的關係嗎?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我相信每個人在一生中都有數個彼此刺激成長的「靈魂伴侶」,那可以是朋友或家人,甚至是師長與陌生人等。

  貝都因男人未必能懂我許多事,也讓我多了些經濟上的壓力,但兩人關係自然緊密到讓人不太有過多思慮,我對他有所付出,他同樣也默默為我處理許多事,當我還在沙漠時。

  更珍貴的是,我自己對這份關係不太有依戀、依賴或過多期望,我沒有啥空虛寂寞需要靠愛情來排遣,然而這份關係給我意想不到的力量,產生前所未有,正面而勇敢地面對我的生命議題的狀況。

  我曾想過,他會是我的 twin flame 嗎?

  可又覺我跟他似乎個性差很多,我很悍,但他本質上極度溫柔。

  有首詩,是這樣寫的:「君作女蘿草,妾作菟絲花,百丈託遠松,纏綿成一家。」

  基本上呢,若他是女蘿草,那我不太像菟絲花,而是那棵遠松啦!

  哇哈哈哈哈……!!!

  (無恥地狂笑中)

  

  

  

  

  

  

  

  

4 則留言:

雁玲 提到...

真的!用自己相信的方式授課
才能累積表演的能量
不被無謂的遷就消耗掉...

Jala 提到...

什麼 ???

iryab 提到...

媽媽快帶小枝枝去看醫生把刀開一開不要讓妹妹我擔心姊接的身體!

Jala 提到...

蔡枝枝表示,貓咪一點挨刀的意願都沒有,
只有媽媽了解貓咪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