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2012

強大的信心



  這幾天全然投入剪接中,雖說自己在外頭開的新課程即將在六月六日開張,然而我卻並未努力宣傳與招生,往往一旦上課專注,直到下課,全然忘記得告知班上學員我自己的課程的事情。

  呵,關於「賺錢」這件事,我確實不夠全然投入啊!

  

  我的作息愈來愈亂,累了倒頭就睡,該出門工作上班,才匆匆起床梳洗,毫無規律可言。

  昨晚毫無道理的地失眠,接近中午才睡。

  這一睡,竟然睡到下午三點十分,才突然醒來!趕緊起床梳洗,趕到台大上三點半的課!呼……,好嚇人喔!真的是媽祖有保佑,讓我在最後關鍵時刻突然醒來,否則若是睡過頭,豈不尷尬……。

  

  這陣子,認真思考「金錢」這事。

  斷斷續續與不同的人討論,也讓我學著從不同角度來思考金錢議題。有幾位本身經商的學員,跟我解釋「成本」與「利潤」之間的關係,讓我有機會以更接近地球實相的方式,來理解正在地球上發生中的事情。

  然而好些個實際操作的營運方式,卻遠在我的接受度之外,包括要我自己開舞蹈中心及培育師資等等。這些朋友們認為,我現在賺錢的方式就像在「作工」,賺得太辛苦了,應該想辦法讓他人為我賺錢,這樣賺錢才會快!

  可我就喜歡「老實賺錢」的人生,這有啥不對?

  更何況,我不是經營管理人才,實在不想免強自己去做那些事。加上若真要開舞蹈中心,也得有資金,可我寧願自己認真賺來的錢可以用在未來的沙漠創造上,而不是去開個舞蹈中心哪!

  

  心裡不時常有許多衝突,關於「地球的金錢之道」。

  好些個經營方式全都是資本主義底下的模式與思維,無論規模大小,這真的不是能夠讓我游刃有餘或滿心喜悅的賺錢方式,更不會是祂要我去走的方向,尤其這地球與人類早以為資本主義毫無節制的擴張,付出極大代價時。

  我最喜歡做同時也是我最擅長的,真的就是開創性作為,包括創作。這讓我歡喜,讓我活得像我自己,不斷成長蛻變著,以我如是的樣子。

  也因此,我幾乎無法接受「金錢富足與心靈喜悅往往成反比」的論調。

  我就是不信邪!

  不相信人得為了生存抑或獲得所需資源,不得不痛苦地做著違背己心、讓個人潛力難以發揮甚至傷害自己或他人的事情。

  我堅信祂不會為難人的!

 

  我最大的夢想,是靠我自己的創作維生,甚至在這地球上造成更廣泛大量的資源流通,老有所終,皆有所養。

  但,該如何做呢?

  

  直覺一直告訴我:答案藏在沙漠裡。

  而我的沙漠,一遇到資本主義掠奪擴張式的經營方式,很快便以一場死寂無聲回應。

  

  所以,我該怎麼做呢?

  

  我很快便感受到貝都因男人對我的信任與一份愈來愈深的眷戀及依賴,隱微中,我同樣感受到,我對他的重要性僅次於父母,遠高過家族中人,好些事,他只讓父母及我知道,對家族中人卻是隻字不提。

  他願意來台灣與我一起生活、工作,未來一同回沙漠。先前老說埃及在打仗,不肯跟我去,現在態度也軟化了,喜悅嬌羞地說,他願意跟我去埃及,也想來台灣。

  但事實擺明了就是兩人關係裡的經濟支柱只可能是我!

  幫他付機票錢,已不是件容易的事,若再加上銀行財力證明,對我來說,更是吃力!但,這筆錢除了靠我去賺,根本沒有其他任何可能性啊!

  我說:「所有掙錢的事情幾乎只能靠我,壓力真的很大。可你知道嗎?在大多數的傳統社會,賺錢是男人該做的事情!」

  他迅速而無奈地說:「但我跟妳的狀況不同,我是貧窮的摩洛哥男人,妳是在台灣可以較容易賺錢的女人!」

  哇咧……。

  

  面對金錢與經濟壓力時,我同樣不免想著,為什麼他會讓自己此世降生在一個家徒四壁的遊牧民族裡?且是在沙漠基本生存面臨嚴苛挑戰的世代。因著他的極度貧窮弱勢,幾乎只能賺取免強餬口的微薄收入,很自然地讓我不得不成為關係裡的經濟支柱。

  在靈魂層次,他對我真的很有信心哩!就這麼地出生在沙漠,確信我一定有辦法從島嶼走向沙漠地找到他,甚至一肩挑起經濟重擔,即便我根本不擅理財投資,與另個世界的連結遠比跟地球深切。

  

  直到現在,我依舊無法接受「財富擁有」與「心靈滿足無法共存的論調,反倒認為人必須重新思索地球資源流通與分享的方式,以及何謂「財富」。

  

  在這一生,我並未給自己選擇一條容易的道路,無論是舞蹈抑或沙漠返鄉之途。但我想,這正是為什麼我選擇來地球一遭吧!在不甚容易的人生旅途中,激發自身潛力,深化存在智慧,並將光與愛給出去。

  

  我總樂觀地想,每個靈魂來到地球,無不各自有著自己的生命功課與任務要完成,且在小小行囊裡,早已裝滿完成功課與任務之所需。

  若我今生功課是金錢,甚至是沙漠資源永續流通之道,若祂讓我有能力創作、樂在創作也持續創作,若我明明不善金錢之道,祂卻安排一個讓我必須成為經濟支柱的情感關係,便表示「金錢」與「創作」之間,未來將取得和諧完美的連結,便表示我所能承擔與所能創造的資源,遠在自我認知之上。

  所有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祂絕對不會給靈魂一個無力承擔的重擔。

  若祂相信了我,貝都因男人也將金錢議題信任地倚託在我身上,而我又有什麼好不信任自己的掙錢能力呢?

  更何況,若此世生命藍圖如此安排,更是因為這是我的靈魂所渴望的呀!

  呵,看來在本質上,我跟貝都因男人絕對都是樂觀、開朗又自信的靈魂,才會給自己如此不易的金錢議題哪!

  

  言語中,他透露愈來愈多跟著我前往天涯海角去流浪的意願。回想起才剛相戀旋即分離那段時光,在短暫的分開數天後,他便背起小包包,前往數百公里之外的另個綠洲聚落找我。那時我心裡雖有所感動,然而此時回想,才知這個動作之於我與他,意義有多麼重大。

  他雖然出身赤貧,我的金錢功課也才剛漸上軌道,在我與他之間流動著的,卻是一份極為深刻巨大且無庸置疑的情感能量。

  

  有時看著視訊裡的他,我也會碎念:「上天為啥要讓相愛的兩人偏偏相隔兩地啊?」卻也只得告訴自己: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待我與他終於相聚,便是常相廝守的最好時機。

  

  想著他就這樣心甘情願跟著我到處跑,想著我終於肯比以往更認真務實地處理地球的金錢之道,腦中竟浮現一首許久前的歌曲:【張三的歌】。

  雖然這首歌原本唱的是父子之間的關係,但似乎也頗為適用在我與他的狀況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