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2012

肩膀


  這幾天都在弄剪接,如果不是電腦太慢,片子應該早就弄完了吧?!

  嗯,好吧,我這人的好惡超級明顯的,就是喜歡文化跟藝術創作嘛!

  之前白天在辦公室打工,晚上社大舞蹈課程成了我喜悅與面對上班人生最大的力量來源。

  一旦開始進入創作狀態,自然而然地全然投入於其中。上週五,去大安上課前,我硬是從只睡了四、五個小時的床上爬起來,昏昏沉沉地出門,上課前,不得不給自己一丁點「轉換狀態與身分」的時間,否則我真的無法好好地帶完三小時舞蹈課程。

  我對教學很用心,我對學員很真心,但我最愛最愛最愛的,永遠是創作,無論以哪一種形式。

  不是舞蹈需要我,而是我需要舞蹈。

  不是創作需要我,而是我需要創作。

  從來不是自己有多厲害或是做了多麼了不起的作品,所以想創作,而是這是最能讓我活得快樂開心,讓內在喜樂能量源源不絕湧出的生命姿態。若不是創作,我幾乎是一刻都無法待在地球上。藝術與創作可說是將我拉住,不往外星際飄去的那根線吧!

  

  周日在天使花園的工作坊非常順利愉快!

  很感謝采茵老師的成全與筠霏的協助!

  上課前一晚,我減少剪接工作的時間,保留精力與體力給周日工作坊。

  提早到了天使花園,先是準備器材,隨即偷偷跑去躺在沙發上休息,才能有最大能量與專注力,用來帶領接下來六小時課程。

  事前備課時,我盡量讓課程內容豐富有趣,工作坊雖長達六小時,但根本不夠用,許多講解只能匆匆帶過,在動作教學與音樂解析上,也只能讓學員做到「體驗」的程度。

  還好天使花園的學員全都非常開放柔軟,對課程接受度頗高,讓課程在非常輕鬆愉悅的氛圍下進行!

  整整六小時,我幾乎可說馬不停蹄地朝學員拋東西!而我的授課風格似乎向來是這樣的:喜歡盡我所能地擺滿一桌子各式各樣的豐富內容,任憑來上課的人愛拿啥走,就拿啥走!

  

  很喜歡天使花園的空間。

  我雖不是個太有靈通之人,卻也可明顯感知在那空間裡流動中的能量,如此溫暖、潔淨而光亮。那是一個讓人一走進去,只想靜靜待著的地方。

  

  工作坊結束,拿到薪資,真的很開心!

  很感謝采茵老師與天使花園的善待!

  

  晚上跟貝都因男人視訊,終究忍不住告訴他,這周日,我多掙了點錢,要給他存來台灣的機票錢。

  他聽了,喜悅笑容裡,竟有一絲嬌羞靦腆。

  這回,他不再那麼懼怕「戰爭中的埃及」了,願意跟我去埃及抑或為我來台灣。好像打從我們相識那天起,他便這樣乖巧認命地跟著我前往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我不禁想,或許是在數個前世,他獨自在故鄉等待浪蕩在外的我回家,實在等得不耐煩了,也知道我性喜漂泊,決定今生決定改變作為,不再苦守寒窯,而是要揹著浪跡天涯小包包,啟程跟我一起去流浪吧,呵!

  

  好些事的定義與界線之於我,是那樣模糊。

  我雖非大富大貴之人,卻一直不乏做著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的機會,總有人愛我、善待我,給予我完成夢想的所需資源。

  就連「年齡」,對我都無法構成數字。

  偶爾思及與他這段關係,連自己都詫異!我竟可以在這把年紀,談一場這麼青春而真誠的愛情!為了終止這等兩地相思的日子,我可以心平氣和地默默存起他的機票錢,絲毫不覺委屈或辛苦,反倒感受到一種對關係負責的擔待與勇氣。

  有時我真的很佩服自己竟可以活得如此「有肩膀」,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