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2012

活在時間縫隙中


  收到宜嫻迅速寄來的錄音,超開心的!

  如果不是電腦太沒力,根本跑不動,今晚我早把紀錄片新添增的部分給完成初步剪接了!

  周三、週四晚上沒課。

  週三中午完成拍攝之後,下午幫亮亮做舞蹈家教。可怕的是,整整一個半小時,誰都沒閒著,竟然就只做了暖身哩!可亮亮說,這正是她想要的肢體課程──從仔細緩慢的律動中,來認識身體與自己。

  

  晚上,亮亮來家裡跟蔡小枝玩耍。

  我跟亮亮說,蔡小枝雖然很高興我回來了,但又很擔心,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又要不見了!

  亮亮竟然當著我的面,親密地挨著蔡枝枝的小鼻子,說:「小枝枝放心,妳媽媽教舞學費收太低,賺錢速度太慢,想要回沙漠,還有好一段時間呢!」

  吼!亮亮!不要以為妳暗自吐我槽,我就聽不懂啊!

  

  夜裡,與貝都因男人視訊,竟然連他都吐我槽!

  他不希望我去埃及,問:「妳去埃及幹啥?應該是摩洛哥優先,以後有機會再去埃及也不遲!更何況,埃及正在戰爭!」

  我說:「埃及沒在戰爭!總之,讓我先去一趟埃及,之後就會回沙漠了!所以,你要來埃及陪我工作嗎?」

  他問:「做啥工作?就跟妳之前在沙漠一樣,拍照、錄影、做訪談嗎?!」

  我點頭:「對呀!就是這樣!」

  他說:「妳之前在沙漠忙了老半天,又是錄影拍照,又是做訪談的,到現在,那些東西也沒能幫妳賺到一毛錢!那又為什麼要去埃及做一樣的事情呢?!所以妳真的應該好好賺錢,趕緊回沙漠的!」

  啊諾……,像我這樣熱愛眾人擁戴的虛榮傢伙,為啥老遇到愛吐我槽的人啊?!

  

  無需教舞掙錢的時間,要不休息,要不構思影片剪接,兩天過去了,只覺自己在時間的縫隙中滑著溜著,多數的心神與時間,全留在沙漠。

  

  有一股巨大力量正拉著我,朝著一個難以言喻的方向前進著,逼使自己不得不轉變,尤其是跟「金錢」與「信任」相關的許多事。

  很難解釋的,這。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