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2012

沉潛的原因


  這陣子在網路上銷聲匿跡(其實不過就幾天沒寫部落格罷了),是因正忙著更重要的事情(講得一付平常很閒,所以有時間可以寫部落格似的)。

  上週在社大的撒哈拉講座,獲得熱烈迴響,給我極大肯定!陸續收到朋友回饋,也讓我動念重新剪接本人生平第一支紀錄片【帶走沙丘】,工作雖然繁瑣耗時,但天性讓我向來熱血沸騰地極度享受創作過程!

  上週末,特地跑了博愛路一趟,想找那條「已然遺失的神秘傳輸線」,可惜毫無所獲。

  幸好我是個神經兮兮的傢伙,那時在沙漠,不僅用專業攝影機拍了該拍的東西,更不時用相機隨手錄影,就當備份。在此時DV 帶裡的影像不知如何才能順利取出的窘境中,幸好我還有相機捕捉的備份可使用!

  這兩天,邊重新構思片子架構與敘述流程,邊重新篩選那時以相機捕捉的影像,這才發現,呼……,好多影音可以整理啊,我幾乎是任何雞皮蒜毛的東西都神經兮兮地用相機錄下來,優點是不怕片子沒素材可使用!缺點是,呼!整理死我了……。光是一個檔案夾接著一個檔案夾、一則影音接著另一則地重新看過,再略為挑選,便花了我數個晚上的時間哪!

  令人悲傷的是,當我打開之前剪接的檔案,發現那時上的字幕全不見了!

  這表示我得重新逐句翻譯、上字幕!

  嗚嗚嗚……,我好想死喔……!!!

  最難的,依舊是如何重新說說我在撒哈拉看到的故事。

  講座結束,好幾位學員都跟我說,在這場講座與看到這部片子之前,她們完全不知道原來沙漠這麼美,且正面臨極大的生存危機,我改變了她們對撒哈拉的既定想像與認知,甚至挑戰並顛覆了許多事。然而她們覺得我在講座時,說了好多沙漠的美與故事,影片卻僅著重在沙漠問題,如果我可以讓片子裡也出現沙漠的美,應該更能喚醒觀眾對沙漠面臨困境的危機意識,讓觀者與我一樣渴望保護沙漠裡的生命。

  我將打算放入片中的影音一則則歸檔,稍微列出幾個分類,再將【帶走沙丘】的影音檔打開,回想片子架構,醞釀著靈感,發現自己很快樂!嗯……,啊我就喜歡創作,熱愛「美好事物」啊,要我剪接自己熱愛的撒哈拉影像,當然是樂在其中、熱血沸騰啊!

  

  整理影音時,還是忍不住掉了好幾次眼淚,因為沙漠正在死去,因為遊牧民族與沙漠動植物正在那一大片焦灼乾渴的大地上受著苦。

  不知道為什麼,撒哈拉給我極為強烈的歸屬感,我與那塊廣袤瑰麗大地有著極深的聯結,整理影音時,即便我知道在那兒生活有多麼不易,都無法動搖我想回撒哈拉定居的決心!

  我對於沙漠乾旱化如何讓遊牧民族一無所有,國界在撒哈拉建起,如何阻斷遊牧民族的生路,有著極強烈的憤怒與反抗慾望,那一份「感同身受」,已近乎本能性的反應,我無法解釋那原因,就像我不知道自己為何跳舞一樣。

  

  這幾天,還做了一個重大決定:要努力籌資,預計今年十二月去埃及,明年二月底回來,雖然只能去三個月,但至少是一個極為關鍵性的里程碑!我相信自己會在過程中,獲得意想不到的收穫!畢竟我的人生一直都是這樣走著的呀!永遠是依隨己心的決定,最能讓我走出最出奇不意的精彩人生!

  課程方面,一旦決定十二月可以順利啟程,我便跟社大商量,希望可以開十二週的課程;台大課程方面,我也跟妙芬老師說了,如果還有下學期,希望可以在十二月之前,把課上完,一來我需要工作、賺錢、攢點盤纏,二來,我也想繼續帶學生上課啊!

  一旦決定了,心不再混亂,腦袋愈形清楚,行動便開始出現了。

  接下來這幾個月,我便是專注地為實踐埃及傳統樂舞調查計劃的夢想而努力!無論寫企劃書、申請補助,亦或可能在夏天開始的募款集資活動,都得從現在開始動工!

  我將與一個網路集資平台 Flying V 合作,希望屆時能順利集資成功,讓我順利啟程前往埃及!

  接著,當然還得努力寫企劃書,申請其他補助就是了。

  然後還得再更認真工作、掙錢!

  呵呵!人真的是本性難移啊!雖然我常說要努力賺錢,然而在行動上,我真的不夠積極努力,又很容易滿足跟放空,就連說要自已開課的事情,都可以讓我拖上許久,都還沒個影兒!

  相對地,一旦清楚【帶走沙丘】這部片還有改進空間,我馬上付諸行動,即便要我全部重新剪接,我都甘之如飴!

  這時,突然很慶幸老是說自己要努力開課、用力賺錢的我,此時尚未有過多課程,否則我根本沒有時間與餘力好好剪片子、寫企劃書、找補助去埃及!

  

  啊諾……,雖然我才剛開始動工,但我幾乎不懷疑我可以如願地在十二月份時,出發前往埃及一趟呢!主要是我去埃及的意念夠堅定,心情是喜悅寧靜的,也知道時機到了,祂一定會成全的!

  所以啊,想在我去埃及之前,還想上我的課的所有人兒們,就趕緊把握這段時間吧!我相信等我從埃及回來,我整個人、我對埃及樂舞的認知與理解,包括我的教學,都將產生顯而易見的不同!

  

  我與貝都因男人依舊以視訊保持聯絡,我跟他說,或許今年十二月,我可以如願地去埃及,若屆時有時間、有機會,我會想辦法回摩洛哥看他。

  他先是仔細問了我回去的可能性時間,馬上就說:「妳幹啥去埃及?我還是覺得妳得趕快回摩洛哥,以後有時間再去埃及就好了。更何況,妳沒看電視嗎?埃及正在打仗呢!妳不怕嗎?」

  我只笑著說,埃及一點都不危險。又問:「如果我在埃及的工作需要你幫忙,例如翻譯等等,你願意來嗎?」

  他搖頭,說:「埃及在戰爭,太危險了,我不去!而且我家人也不會讓我去的!」

  我詫異地說:「你要讓我一個人在埃及冒著生命危險地獨自工作?」

  他不高興地說:「所以我才叫妳不要去埃及,妳應該回摩洛哥的啊!」

  我說:「那萬一我死在那裏,你怎麼辦?」

  他悲傷而緩慢地說:「那我就去埃及把妳帶回來,葬在沙漠,每天陪伴著妳,而且我會流很多很多眼淚,我會很悲傷……。」

  我嘴角抽蓄地說:「與其讓我死在那裏,你才悲傷地帶我回沙漠安葬,不如你就在我還活著時,來埃及陪我工作啊!」

  他固執地搖頭:「不行!埃及在戰爭,太危險了!而且我家人不會讓我去的!」

  

  話說……,我也才剛宣布今年十二月,我極有可能去埃及,iryab 竟然就迫不及待地跑來嘰嘰叫,說啥我在埃及那三個月,她才不要幫我帶蔡枝枝,因為蔡枝枝很「歹鬥陣」,尤其是前三個月……。

  天哪!她講這話,難道都不怕蔡枝枝哭泣嗎?

  蔡枝枝才不是「歹鬥陣」咧,就只是比較有自己的個性、能夠堅持自己的想法,會聰明地用各種方式,向人類表達小貓咪的情感與需求,以獲得更精準的滿足啊!

  

  此外,今天竟然有人問,iryab是不是我女兒?

  天哪!實在是太駭人了!

  我當年再怎麼趕進度,女兒都不可能這麼大了,好嘛!

  更何況,若我真要生,當然是要生一個像映君這麼聰明、乖巧、體貼又善良的小孩啊,沒事生一個愛跟我頂嘴的iryab幹啥?

  難道我的人生還不夠複雜嗎?實在是……。

  

  

  

  

  

  

  

  

2 則留言:

iryab 提到...

一定是我太年輕了他們才以為您是我媽,那以後我得稱小枝枝枝姊了耶,但我半夜沒辦法睡覺會精神崩潰,沒辦法好好照顧歹鬥陣的枝姊~

Jala 提到...

正解是, 說這話的那個女生太年輕了, 才會如此誤解 !!!

蔡枝枝表示, 她心裡還是喜歡iryab 妹妹, 就只是小貓咪需要時間適應媽媽不在家的事實. 有過上次經驗, 小枝枝已經愈來愈能熟能生巧了, 這次不會再吵到 iryab 妹妹的睡眠, iryab 妹妹還是收留小枝枝吧 .....
畢竟姊妹之間, 還是要相互照顧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