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2012

一個呈現方式的新構想


  我在台灣的作息向來很亂,白天睡到爬不起來,夜裡則精神奕奕,所以很有自知之明地晚上開始整理明天在文山社大撒哈啦講座要呈現的游牧民族相關物品,包括衣服、布料、鞋子與婦女手工藝品等。雖覺自己沒能從摩洛哥帶多少東西回來,然而晚上打包時,整理出來的東西竟也塞滿一個小型行李箱!

  呵,我還真的得說,這禮拜來社大參加公民週講座的學員真是有眼光、有福氣啊!上哪兒找這麼認真用心的講師,千里迢迢地從沙漠帶回一手影音與文物資料,慷慨熱情地與所有人分享呢!

  所以說,大夥兒記得招伴一同前來參加這場免費講座唷!

  

  白天,我老處於昏睡狀態,週一傍晚前往文山社大,協助公民週講座拍攝,整場活動裡,老師講得很精彩,帶動活絡氣氛,也讓我忙著捕捉值得呈現的畫面,兩個小時下來,竟也一身汗!

  最大心得是:天哪!我要爭取加薪!太辛苦且太花時間了,製作這些影音紀錄!哼哼!

  

  公民週一到,表示學期也過一半了,是也該想想期末成果展的呈現方式了。

  每學期社大成果展幾乎是我教學上的緊箍咒,我非常不認同「課堂教舞碼+期末上台跳一段」的呈現方式,因為之於我,學員在一學期舞蹈課程裡所能得到的收穫,遠遠不只那幾支舞碼,更何況,我個人並不喜歡社大期末成果展普遍混亂騷動的演出環境。

  然而上台跳一段舞,卻多數社大對肢體課程的期望與想像中的學習成果呈現方式,剛回台灣時,我曾極度痛苦地屈服在某社大團隊意志之下,違背個人理念與心的聲音地帶著學員上台,然而兩個學期過後,結局是我近乎撕裂性地離開該所社大且我不曾後悔過。

  若時光倒反,我仍會作一模一樣的決定,但會更圓滑委婉且自我隱藏一些,呵!

  

  這學期,文山社大與北投社大全都提供了讓班級自行辦理成果發表的可能性,而這同樣是我個人偏好的分享方式,唯一讓我尚不知該如何處理的,只有大安社大,我依舊抗拒在一學期舞蹈課程後,隨即帶著學員上台地跳著她們自己也不知道是啥東東的東東。

  一般而言,社大最能逼使我帶學員上台跳舞的最大理由,幾乎就是「辦理成果展,有助於課程招生」。

  所以,我該如何為自己解套呢?

  

  下午,昏昏沉沉中,突然在臉書看到朋友轉載一則新聞:【非典教職薪資低 高教工會教部陳情】,激發我好些想法與情緒!讓我更加慶幸自己當初勇敢地選擇傾聽心的聲音,試圖與舞蹈在台灣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雖然過程辛苦崎嶇,失敗與挫折不曾少過,然而種種與人交會以及試圖實踐夢想而來的經驗,卻也讓我對自己與社會更清楚許多事。

  若當初我軟弱了,亦或意志不堅地屈服在他人建議之下,試圖擠破頭地將自己塞進學院體制內,掙那一口所謂「穩定、有保障、有社會地位與種種附加價值」的大學教職,或許此時的我難保不在各所大學之間流浪,就為賺取那麼一丁點生活費。我這人向來任性,個人好惡極強,若要我委屈自己去做並非我真心想做的事情,我只會虛與委蛇,敷衍了事,毫無衝進與動力,處於這種狀態的我,外加毫無人脈背景且心繫舞蹈,恐怕很難讓自己在大學教職這條路上,召喚來更豐盛愉悅的機會。

  且那時我就知道:若我心裡對舞蹈明明還有理想與熱情,卻缺乏實踐夢想的勇氣與力量,未來無論能否獲得社會主流所認同的「成功」,當我看那些跳舞亦或勇敢逐夢的人,難保沒有忿妒怨念,心裡想著:「如果我當初繼續跳舞,此時的我肯定……。」

  我不想成為一個自我扭曲的人,所以做了個最任性的決定──繼續以我如是的樣子地坦然當個「逐夢獸」。

  人到了最後,永遠都得為自己當初決定的結果負責,即便不選擇,都是一種選擇,也得有能力承擔因不選擇而來的後果。勇敢選擇擁抱舞蹈以來,我不曾後悔過,雖然在現實中衝撞的過程,不時讓我常感挫敗、苦痛與茫然失措,卻也因此而有機會活過許多難得的經驗。我不是名人大師,更不信那套,沒有意願與能耐將自己變成「檯面上的名人」,就只是近乎孤僻地想專心把自己能做的事情給做好,因為伴隨實踐夢想而來的種種,足以讓我樂在其中,愈來愈不需要外在肯定。

  這些日子闖盪下來,我依舊兩手空空,身邊卻也慢慢聚集愛我的人兒們。

  一個念頭閃過腦海:我這人註定只能走自己的路,跟別人不一樣的作為,才能活得健康快樂,做出最出奇不易的展現!

  

  肚子裡隨即有了個構想與實行計畫:我依舊不想依循社大成果展慣常流程地帶學員上台跳舞,仍想獨自在班上辦理小型分享發表會,且是邀請學員自行決定分享成果的方式,無論是跳舞(舞碼或即興)、影片分享,亦或任何與這堂課有所關連的方式,都是很受歡迎的。我個人堅信,一個自由開放的分享空間,更能允許學員暢所欲言地自我表達,分享生命中的種種。

  但,我會額外地多做一件事:在學員同意之下,以影像紀錄成果分享過程,自行剪接整理之後,做成影音短片,上傳到網路上。網路影音的流傳速度與影響力早已不容忽視,對社大招生所能引發的影響,未必小於短暫性且是一次性的成果展。此外,這不僅能更細緻地呈現學員各種的成果分享,讓每個靈魂的差異與特色都更能凸顯出來,更可以更精準地記錄學員成長與學習成果。

  只是當然啦,這樣的選擇會增加我額外工作,但我相信自己對學員的用心與付出不會是白費,藉由影音流傳,不僅可以讓課堂學習與分享與課堂外的人們分享,對外造成更為廣泛的影響,不讓課堂上的喜悅與感動僅留在我與學員之間,若談到更為現實面的「招生」,效益應是更大的。

  事實擺明了就是:會喜歡我的課程與授課方式的學員,基本上就是那群有著特定訴求的族群,若我能找到這些人,讓她們看見我與我的課程,知道我能給的,正是她們想要的,自然朝我走近,如此一來,我將更能撐起一班,更能順利自由地帶出我想要的課程。更何況,我很清楚社大期末成果展的舞台根本無法凸顯我的課程特色,對招生能起的作用十分有限,反倒是藉由舊學員的的口碑宣傳與拉人來上課,以及我在網路(尤其以部落格文字為主),較能吸引到有類似理念與訴求的學員一同來上課。

  嗯,真的、真的!雖然自既定行為模式脫逃而出地向外闖蕩自己的道路,這讓人非常辛苦,但以我的人生來說,唯有勇敢地依隨己心上路,才能讓我「打從靈魂裡快樂起來」,激發更多創造力與無限可能!

  所以,下禮拜上課,就正式跟學員討論,有了定案,再上報社大團隊吧!

  基本上,文山社大給我極大尊重與自由(可能也是因為知道我這人根本管不住吧,哈哈),北投社大同樣給予不同的成果展選項,此時我只需說服大安社大,這學期就不用違背個人理念地做些為上台而做的準備了。且,若在班級內部自行辦理成果展,但開放他人前來參與,事後並進行影音記錄製作的提議行得通,甚至效果良好,以後就比照辦理!

  

  嗯,這真的是我的命哩!

  永遠是在依隨己心地試圖走出一條不同路徑的過程中,最能讓我的靈魂向上提升,做出最具長遠影響且具創造力的作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