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2012

難與易


  週六醒來,花了不少時間,為五月即將在天使花園舉辦的活動剪接一支小短片。

  很高興有機會到天使花園辦講座與工作坊,很謝謝采茵老師的尊重與信任,也很喜歡筠霏幫我寫的文宣,靈感一來,很快地以筠霏的文宣為草稿,動手製作小短片,希望有助於活動宣傳,吸引更多人前來參與!

  前兩天收到筠霏寫好的活動文宣時,看到「為沙漠跳舞的女人」這個標題,心裡很詫異!再仔細閱讀內文,不禁感嘆:「好吧,筠霏這傢伙確實看見我是誰,真是不容易啊……。」

  話說……,我這人這樣赤裸透明,一眼就被看穿,應該不是啥難事吧,哈哈!

  (無恥地傻笑中)

  

  我的筆電似乎處於垂死狀態,剪接時,很明顯地跑不動,耗了我不少時間,無法再更精細地檢查影像嫻接的方式。很免強地做完剪接之後,整個人好累!

  ㄆ幫我做的舞蹈教學網站愈形細膩具體,我想著可以在上頭逐漸放上教學心得,以及學員給我的上課心得等文字。我是個很幸運的講師,總有學生主動寫上課心得給我,據說這對於課程可以起著極大宣傳作用,是我之前不懂得運用。

  想了想,決定等自己有時間時,慢慢把之前學員給我的文字放進教學網站裡,除了可以起著宣傳課程的功效之外,相信我的學員寫出的心得感想,包括學舞經驗與對自己身體的感觸等,絕對呼應許多人的心聲!

  

  我一直說要自己開課,也很努力在找場地,但不知為啥,一直在鬼打牆!

  或許是祂要我緩一緩吧,將時間空出來,讓給更好的機會!

  這兩次舞蹈家教經驗,讓我愈來愈享受一對一教舞的感覺,畢竟當一個人願意付相對高昂的學費,專程找我上課,就表示這人有絕對的學習動機,也願意付出代價,就為了能得到我能給的。這樣的課程,在交流互動與知識傳承上,就「傳道」、「授業」與「解惑」的質與量,確實有獨到之處哪!

  此時就我個人感受來說,與其自行開班,我反而更希望有人主動找我開小班課,甚至是一對一家教!我的精力與時間並不多,在社大撒網一般地教學,已經讓我很累了,覺得夠了,格外希望可以遇到更多因著我的個人累積經驗與課程特色而特地前來上課的人!

  我相信這樣的人不少,只要能有辦法將這些人聚集起來上課,對我來說,生存便不再是問題!

  

  晚上視訊時,他特地拿了小茶壺跟瓦斯爐,就在電腦前示範如何烹煮沙漠遊牧民族具醫療效果的植物茶,邊煮邊說:「這個是肚子痛的時候喝的,妳要這樣煮,看見了沒?第一泡留下來,第二泡倒掉,再裝水,跟第一泡混合,加糖繼續煮,煮個五、六次……。」

  我整個人開始放空,心想,怎麼這麼麻煩哪?我哪來耐性這樣反覆煮茶?

  

  他真的是個溫柔又有耐性的人,每回無論我問什麼,他總是耐心十足地一再講解、示範;每回無論我要他為我做什麼,他總二話不說,馬上行動!

  然而當我在螢幕前,模模糊糊看著在他手上忙碌著的那個磨損破舊小茶壺,自然回想起他那同樣損毀簡陋的家族大屋,想起他那赤貧一家與艱鉅困苦的沙漠生存條件,重重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我的媽呀,這就是我以後要面對的人生與物質條件喔……。」

  待他示範完,問我:「妳懂了沒?知道怎麼煮了嘛?」

  我裝懂地猛點頭!接著趕緊改變話題:「那你今天做了什麼?」

  他說:「一樣啊!出去找觀光客賺錢!」

  我問:「賺了多少?」

  他說:「今天沒找到觀光客,一毛都沒賺到!觀光旺季很短,頂多一兩週,觀光客一走,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我說:「這樣怎麼養活我們兩個啊?」

  他無奈地說:「沙漠就是這樣啊!」

  我說:「如果我覺得你太窮,沙漠太難生存,決定不回去了,你會怎樣?」

  他很悲傷地說:「那我會很生氣!」

  我問:「然後呢?」

  他說:「那我就生氣一輩子!妳是我的愛,我是妳的愛,妳不可以不回來!」

  我挑挑眉毛,說:「但是這條路之於我,真的很難行啊!」

  忽然,他拿了一張卡片放在電腦螢幕前,要我看看上頭字眼,模糊中,我看出那是他的名片。開心得意地,他說:「妳看!這是我剛做好的,以後就可以發給觀光客,就比較有可能有收入了!」那表情,活似剛拿到獎狀,等著媽媽讚賞的小小孩。

  我笑而不答,心裡因他的單純努力與認真樂觀而感動,卻也不忍,因為我太清楚他是在多麼艱困的環境中求生存。

  

  雖然我會碎唸他的一無所有,雖然我常希望祂偶爾也能給我較不那樣艱鉅挑戰的安排,雖然對於將來在沙漠求生存的方法,我仍毫無概念,然而回沙漠的決心不曾動搖,且我不曾擔心回不去,很清楚我必須把自己給準備好。

  

  對於好些事,尤其關乎在地求生存的現實考量,我永遠慢半拍,不諳謀生之道的我,其實是在反覆思考與不斷尋找如何在沙漠立足的過程中,愈形具體細膩地感知沙漠生存有多麼不易!

  呃……,如果說「金錢之道」是我此生來到地球學習的議題之一,那我還真的選擇了一條極為不易且答案難以揭曉的道路呢!

  但我真的是個樂觀開朗又充滿自信的靈魂哪!我就是覺得我一定可以領悟這當中的道理,哈哈(真不知自己哪來的自信就是了……)!

  

  我一直覺得答案藏在沙漠中,我必須學會往沙漠裡走得更深更深,而那答案必須在寧靜中聆聽,水是我的指引,尋找有棕櫚樹的地方……。

  我時常想起 Louis Dument這位法國農學家,他在三十年前便大聲疾呼非洲土地絕對可以養活所有非洲人,出錯的是當代資本主義消費模式,是此時西方飲食模式讓土地變貧瘠了,也讓人挨餓了。

  沙漠不斷告訴著我,必須能夠跳脫此時市場行銷模式的思維,才能看見更高層次的希望與力量,「資源」與「生之循環」在那兒,還要我學著與市場模式和平共存,就像我明白地球實相不過一場幻相,眼前一切全都是真的,也全是假的,我不過是來地球體驗人生,從中學習罷了。

  

  沙漠的美與力量,難以被商品化。

  我不知道該如何轉述我在沙漠所聽聞的喜悅寧靜,我無法把我在沙漠所感受到的美麗感動與能量「賣」給妳,就像我無法將沙漠天空的瑰麗彩霞拿來裝飾妳家客廳,然而恰恰是這些難以言說且無法被販賣的種種,正是沙漠最獨到永恆的力量。

  我一直都還記得第一次看見如大海般波浪起伏,那一望無際的沙海,以及那股無法自制地哭倒在沙丘上的衝動。北非瑰麗狂野的大地,讓我回想起深藏在靈魂深處的古老記憶:這世界是在一場神巨大無盡的愛當中誕生,我曾目睹這瑰麗廣袤大地在愛中誕生那刻,因那一刻而狂喜,讚嘆這奇妙恩典。

  

  沙漠生存小徑不易行,然而要我不去走心渴望前往的路途,卻更艱難。

  仍深深相信,若祂安排了這樣的環境條件要讓我好好做功課,唯一原因就只是我能承擔得起,且這當中藏著生命的禮物。

  

  是回沙漠的想望與決心,讓我有勇氣與力量面對金錢課題,讓我心甘情願地在台灣做起這功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