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2012

南北往返


  上週三,忙完中午拍攝工作後,傍晚趕忙搭車回西螺,準備隔天晚上在斗六的演講活動。

  這場演講邀約早於我去摩洛哥之前,直到此時才有時間履行,只是當初答應時,沒想到這陣子工作不斷前來,難免打斷已漸上軌道的生活節奏。

  週三晚上回到西螺老家,已過九點,身心不可思議地疲憊,卻又難以放鬆歇息。

  隔天下午,搭公車前往斗六,準備演講事宜,整個人處於昏沉愛睏狀態。

  演講結束,再回到西螺老家,又近半夜。

  週五早上趕回台北,下午一場會議,緊接是晚上大安社大課程。

  

  這次南下,與人交談中,很意外地勾引起先前在社大教學不甚愉快的往日回憶,讓我帶著極為低落的情緒與能量回台北,在車上,我告訴自己:「那都是早已過去的事情了,若祂還會讓我與這些在我背後流傳的耳語相遇,不過就只是因我尚未把功課給作完,且若祂當初讓某些傷害發生,原因就只是因為我經受得起,這當中有著我的成長習題與生命好禮。」

  週五下午開會時,我問了鄭女士關於那件事的「人心人性」之種種,聽了她的解釋與分析,卻時讓我較為釋懷,較能從另個角度與高度來看待那件事情。

  過去,我曾因自覺受傷、受辱而感到憤怒、委屈,覺得自己是孤單一個人,面對一整個冷漠而沉默的「團隊」,以及某些躲在暗處攻擊我的人,那時,我很難過自己被當成箭靶,許多傷害不斷在過程中累積,也讓我在發覺自己已經燃燒殆盡時,什麼都不想要地獨自前往摩洛哥流浪。

  開完會,提早抵達大安社大,上課前,獨自在教室,我毫不猶豫地放了蘇非音樂,因為我真的非常需要一場「潔淨儀式」,把過去累積的傷害給放下,將負面能量與思維一一清除。接著,聽起一首能讓我在音樂纏繞裡看見一整座綠洲與游牧子民故事的傳統曲調,在旋律流轉中,我感覺到沙丘如何在我腳下蜿蜒無盡,我聽見棕櫚樹成長與椰棗落在沙丘上的聲音,以及頂著水罐從井邊打水回來的沙漠女子在風中的身形。

  我聽見音樂說著,沙漠裡,無處不是愛,但那一年,綠洲發生殺戮,多數人沒能來得及逃走。我沒問那時的我做了什麼?因我知道此世的我不需要知道。

  藉著傳統曲調,沙漠告訴我,我一定回得去,當時機成熟時,我與撒哈拉的連結不曾中斷,但祂要我學著祝福所有曾基於任何因素而在我生命中造成傷害的人們,祂要我一旦想到這些人與那些事,便在觀想中,朝他們送出光與愛,以及深深的祝福。當這些因感覺不被愛而對我造成傷害的人得到撫慰時,我的委屈將在過程中被化解,我內心的傷痛也將有機會得到療癒。當晦暗過往與負面能量自我生命底層清除,才能不再於未來生命裡召喚類似傷害,過去才能真的過去了。

  

  人在西螺過了兩夜,最大的靈感啟發,竟是在半夢半醒間看了一部部第四台播放的電影,腦中不斷衡量要不要想辦法讓貝都因男人先來台灣生活一段時間?我知道他來台灣,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尤其關乎「受教育」一事,但我不確定自己有能力獨自承擔過程中的種種。

  回到西螺老家當晚,第四台竟然重播金凱瑞許久前的作品【王牌天神】。

  第一次看那部片,人還在巴黎,那時這部片給了我不少樂觀正向力量。打開電視,轉到這部片時,已接近片尾,恰巧看見他被卡車撞到,見到上帝,上帝問他究竟要什麼的橋段,他先是如背劇本一般地說了對世界和平的渴望,爾後才說他多麼希望自己愛的人能夠幸福快樂。

  這橋段忽然給我一個靈感:還是想辦法讓貝都因男人來台灣吧!在人的一生中,能有幾次機會好好地去愛呢?就再給「愛」與「信任」一次機會吧!

  

  週四演講過後,回到西螺老家,夜都深了,躺在沙發上看第四台,無意間轉到【喜福會】,發現這部片好好看!故事好精采!慢慢地,原本因無意間聊到自己過去在社大那些恩恩怨怨而來的負面情緒,就這樣漸漸化解了。

  呵,若與大時代與傳統文化制約下的悲苦命運相比,自己過去所承受的苦實在算不了什麼啊!

  

  陸陸續續與幾位朋友商談讓貝都因男人來台灣的可能,多少詫異地發現朋友泰半支持讓他來台灣的想法!

  鄭女士說得尤其好,認為將來我回沙漠,仍不免面對與他相處上的問題,不如先讓他來台灣,兩人試著一起生活,雖然在台灣相處愉快與否,未必等同於未來在沙漠的生活,但至少這之於我來說,各方面的成本與風險都較少些,還提醒我,他到了台灣,有可能遇到歧視性對待與眼光,畢竟他是來自第三世界的阿拉伯人、貝都因人,我這個將來得讓他「依親」的人,可是得多做些準備啊!

  

  我請貞汝幫我查外國人申請台灣簽證與居留事宜,發現程序實在很麻煩!

  晚上,我問他的意見,他仍十分樂意來台灣,我說,若他真的來了,我們先試著一起生活一段時間,若無太大問題,為了長期居留,再考慮是否真的要辦結婚登記。萬一他來到台灣之後,經過密集相處,發現彼此不適合,那就終止關係,他隨時可以包袱款一款地回沙漠!

  他聽了,竟然笑得好開心!好像被我一腳踢回沙漠的場景讓他覺得很好笑似的!

  然而若要我同時獨力支付他的機票錢與銀行財力證明,對我來說,壓力極大!他說他會好好工作,慢慢在銀行存錢,自己想辦法處理財力證明,所以他不會是近期內就能夠來找我,要我給他時間賺錢、存錢,或許得等一、兩年之後吧!

  這話聽了,心裡多少感動,卻也知道要靠他自己存那筆錢,有多麼困難!

  視訊時,看著映在螢幕上那張美麗的臉,心裡好清楚,橫亙在我與他之間的,不過就只是「金錢」罷了,若能支付他的機票、銀行財力證明與簽證種種,他要從摩洛哥來台灣找我,根本不似想像中困難!

  我問了他這幾天收入狀況?

  果然不出我所料!往往是忙了大半天,卻幾乎毫無進帳,了不起一天賺個幾百塊台幣。

  我問:「亮亮的茶米色駱駝幫你賺到一點錢了嘛?」

  他一解釋,才知由於單隻駱駝確實較難掙錢,畢竟觀光客一來,往往三兩成群,需數隻以上的駱駝,才可能讓駱駝主人擁有較穩定豐厚的收入。也因此,他將亮亮的駱駝交給一位擁有數頭駱駝的朋友照顧,讓亮亮的駱駝與朋友的駱駝群生活在一起,那位朋友平時經營觀光團遊沙漠的生意,若遇顧客前來,亮亮的駱駝幫忙駝運,可以讓貝都因男人賺個三、四百塊台幣,有時他朋友則讓他當地陪,以提供工作機會作為交換。

  呼……,沙漠居,果真大不易!

  這一想,更覺該讓他來台灣,若我能夠將與他在台灣生活所需給撐起來,他在這兒、在我身邊,時間的運用上確實較能朝著對長遠發展更有效易的方向改善。

  畢竟,這種「耗上整天時間,了不起賺個幾百塊台幣」的生活困境,只會讓他的未來愈來愈少從貧困之處翻身的籌碼啊!

  

  話說……,我為什麼這麼會挑?一個不太有能力賺錢的人,偏偏挑上一個近乎一無所有的人!難道我還嫌人生不夠複雜,挑戰不夠有趣嘛?實在是……。

  

  神哪……,啊之前不是說好,我這趟來地球,是準備要當貴婦的?

  啊怎麼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任何當上貴婦的跡象啊……。

  我知道祢老是要我學著更有耐性,啊只是……,我等著當貴婦,已經等很久了說……。

  

  今晚視訊時,貝都因男人惹火我們家蔡枝了啦!

  看到我抱在懷裡的蔡枝,他問:「貓咪晚上都睡哪裡?跟妳睡床上嗎?」

  我說:「對呀!打從她小時候,就都跟媽媽一起睡啊!」

  他說:「等我去台灣,就不許她跟妳睡床上了!她佔的是我的位置!」

  原本趴在我肩上的蔡枝,一聽到這話,馬上轉頭,生氣地瞪著電腦螢幕上的他,接著臉很臭地瞇起眼睛,一付不是很想看到他的樣子,卻又不打算善罷甘休地乾脆從我身上下來,而是繼續半瞇著眼睛地瞪他,以臭臉進行無言的抗議……。

  

  

  

  

  

  

  

  

  

5 則留言:

蘇太 提到...

原來阿枝會講法文!

Jala 提到...

蔡枝畢竟是在法國出生長大的小貓啊 !!!
就只是法文無法用 "喵" 的而已....

香縈 提到...

老師是法文系的啊!
很佩服老師能以流利的法文在巴黎生活,又到摩洛哥去。好像不管到了那兒,都能溝通無礙,真是太厲害了。
是不是像講台語般自然練頓?

Jala 提到...

香縈, 那天撒哈拉講座看到妳, 超開心的啦 !
謝謝妳特地播空前來參加呢!

唉唷, 我法文不夠好, 只是在需要時,非講不可而已啦!

香縈 提到...

這是一場很有收穫的講座啊!
只因亞熱帶的我們,太不了解沙漠文化囉,真的很新奇~
老師講話的速度仍是追趕著....似的,
我很熟悉的啦。

By the way,你的法文挺好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