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2012

感觸一個……


  或許是週日連續與幾位朋友商談回沙漠定居諸等事宜,尤其關乎現實生存考量等,類似議題討論極度耗損我的精力,週一上午竟一睡不醒,迷迷糊糊中,聽見一個女生的聲音在我耳邊說:「老師,妳來不及了啦!」我驚醒,一看枕頭旁邊的鬧鐘,果然早已來不及前往淡水家教舞蹈,只好趕緊跟學生取消課程。

  瞧我累的呀!

  週一晚上是北投社大的課,順利趕上校車,進了教室,整個身體仍很愛睏,還有學員關心地問我:「老師,妳怎麼了?怎麼今天看起來好像比之前疲憊很多啊?」

  唉,我總不能老實說是地球金錢之道的探索讓我身心俱疲吧!

  

  剛開始上課,我整個人還在神遊,灰、熊、愛、睏……。

  暖身時,我隨機放起音樂,若遇不夠好聽的曲子,便換下一曲。我的音樂太多了,有時只得趁上課暖身時,聽聽我根本來不及聽的東西,讓大家陪我一起娛樂一下,呵呵!

  音樂聽著,身體動著,整個人才開始從昏昏沉沉的狀態中醒來,逐漸有了力氣與能量。呵,打從在巴黎第一次意外地踏進舞蹈教室那天起,埃及樂舞向來是我喜悅能量與愛的來源!

  

  今晚北投社大同樣開始教舞碼,該有的美感與細節,該解釋的音樂結構,我不曾少給,認真踏實而密集地上完一整晚的課程。

  舞碼練了一整晚,下課時,班代請我再把今晚舞碼進度複習一次,以免大夥兒回家馬上忘記!我彎身放了音樂,正打算要帶同學複習時,那位住天母的學員突然說:「老師,那妳就跳一次給我們看啦!很久沒看老師獨舞了!」既然有學員這樣要求,我也只好從善如流了。

  好笑的是,所有人都很專心地坐下來看,結論永遠都是:蔡阿任平常是一個人,跳舞的時候,會變成另外一個人!

  唉唷,這有啥稀奇,每個人都像一顆鑽石,有著多元多彩的不同切面哪!

  

  下課後,班上一位學員拿了她自己設計的產品與設計圖來給我看,或許接下來在我推動撒哈拉計畫時,她可以幫上一點忙,例如幫忙設計產品,讓當地婦女製作,幫助女性就業與收入等。

  她設計了一套精緻美麗的香組,參加比賽還得獎哩!先前曾找廠商洽談,卻因難以量產而無法商品化。

  匆匆看了一下她的產品設計圖,以及那盒精緻香組,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跟她說:「如果妳有時間也有意願,可以幫我想想看,如果我要把沙漠植物製成茶,可以怎麼包裝設計。」

  

  這段時間,不斷與不同的人商討撒哈拉計畫的執行方式,有時朋友意見相左,但總是憑添不同面向的思考與訊息。

  以植物茶為例,有學員建議可行,要我開始試水溫,有朋友認為難度與門檻都太高且市場接受度低。今天再與學員討論,發現還是有一絲希望!方法必須是從小額營業開始,例如從身邊的人開始推廣起,再藉由網路販賣等等。

  我很清楚自己不想把事業做大,沙漠更禁不起大量商品消費下的市場化機制的摧殘,但只要有一點水,就有生命,生之循環便能啟動且生生不息,我就只是很努力地尋找著可以在這個世代「白手起家」的那一丁點水的滋潤而已。

  呵,「資源」或說「金錢之道」這事真的很有趣!

  雖然我沒有龐大資本、沒有舞蹈教室或舞團,但我一直有資源與機會完成所有夢想中的事,包括在巴黎完成學業、徹底完整地學舞、在台舉辦個人舞展,甚至獨自前往沙漠流浪等等,此時進而熱血澎湃地渴望完成格局更為廣大的創造!

  社大學員是我極大的「人脈」與「資產」之一,我做不到自然而然地「求人」,就只會向外散發我所需協助的訊息,便自然有人呼應召喚前來。這幾個禮拜,在連續與學員討論之下,每個人給我一丁點回饋與意見,讓我得到許多自己想像不到的訊息,收穫頗豐!

  本身經商的學員更給了我一則則實用資訊,讓我可以不用親自走過經商之路,便可以從她們的分享中,獲取寶貴經驗!

  除了上週那位北投社大學員持續給我鼓勵與實用意見之外,另一位做設計的學員也感興趣地主動與我商談,若我啟動撒哈拉計畫,她願意當義工,協助產品設計。今晚一同搭捷運時,大夥兒一起聊著撒哈拉計畫該如何執行且必須能夠從「零」開始時,一位學員拎著壽司下車時,突然拋下一句:「老師,下回我再跟妳仔細聊,我家是做企劃的,我來幫妳!」

  聽了,我超級感動的!

  我沒有錢可以支付自己的團隊,所以上天讓我與一位位美好人兒相遇,讓她們願意主動地助我一臂之力!是啊,我沒有自己的舞蹈中心、舞團、公司或團隊,因為我不需要這些才能完成我的夢想,當我能夠召喚「夥伴」出現時。

  我確實沒有顯赫的舞蹈事業版圖可以亮出來嚇人,但我不需要這些才能快樂、才能創造!正因沒有家大業大的事業要我去經營甚至支出,所以我可以自由地遊走各地,單純愉快地與人相處交流。

  

  在捷運站,與鳳媖聊了許久,講到我想把所有我想做的事情給兜起來,朝「個人品牌」方向發展的念頭,回台灣以來,許多事情的發展也全都不太一樣了,我會主動去敲之前沒想過的門,而也有一些與先前不太一樣的人主動靠過來。

  我願意相信,這是內在的我產生極大轉變,自然吸引來相呼應的外在實相哪!

  說到我早該開始剪接的募款集資小短片,原本想在上頭放些埃及黑白歌舞片的片段,沒想到鳳媖竟然覺得與其放上「埃及老人片」,不如放我自己跳舞的片段,還比較吸引人!

  讓我很開心的是,雖然她是這學期才開始來上我的課,也不曾真的欣賞過我正式的舞台演出,但就平時上課時我的即興示範以及我放在 youtube 上頭的舞蹈影音,她可以看出我的舞細緻以及跟他人不一樣的地方!

  聊到我即將在五月份舉辦的工作坊,她還很認真地替我思考,該如何做,才更能推銷我這個人,為自己做宣傳!她說,我平時上課會配合學生,這反而讓人較不容易看到我真的很高超厲害且獨到精緻的部分,工作坊時,可以更依照我自己想要的方式去帶課,無需過度配合學生程度,反而較容易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呵,讓我很訝異的是,她竟然看得出來我其實一直都在配合學生狀況地上著課!尤其是在去摩洛哥之前,我都會刻意放慢課程進度,因為不想打擊學員的學習信心,只想一步步帶著學員打好根基。

  之前找 Teen SRT,談到我的金錢功課時,她曾說,我肚子裡很有料,這是我極大資本,若好好運用,是可以換成我需要的金錢,但基於某種因素,我却讓自己困在某種情境中,肚子裡的料倒不出來,他人也難以看出我的真材實料。所以祂要我在接下來的階段中,要放心地把自己肚子裡的料給倒出來,即使有些過度亮眼都無所謂,才能為我召喚來更多以實力及能力換取金錢的機會。

  從摩洛哥回來後,再度面對舞蹈教學,我不時把這些話拿來自我提醒,自然也影響了此時的授課風格。我相信所有這段時間再與我相處的人,都可以明顯感覺到我與之前的不同吧,呵呵!

  

  認真努力思索如何在沙漠好好活下去,甚至創造更多豐盛美好時,突然讓我了悟:好些個自身價值與美感已然具足的「資產」,根本難以化作市場消費底下的「商品」,從沙漠的寧靜喜悅與天邊瑰麗晚霞,到同學美感與創意獨具卻難以量化的設計品。

  啊……,地球的金錢之道真是威猛啊!

  我還真的是給自己挑了一個不甚容易的修行課題呢!

  太久沒來地球加上真的很少來,關於地球實相的普遍法則,我確實較生疏了點,時常處在搞不清楚狀況的震驚狀態中。

  但,也沒關係哪!我老當益壯,急起直追囉!

  人生,不過就一場體驗嘛,無所謂囉,呵呵……(極度詭異的樂天派是也)。

  

  說到難以販賣的諸等地球美好,讓我想到印地安酋長西雅圖寫給美國政府,極為知名永恆的那封信:

  

你怎能買賣天空,買賣大地呢?

在華盛頓的總統寫信給我,他表達要買我們土地的意願。

但是你怎麼能夠買賣天空?買賣大地呢?這種概念對我們而言是很陌生的。

我們並不擁有空氣的清新,也不擁有流水的亮麗。

因此,你怎麼能夠買他們呢?

地球的每一寸大地對我們人民而言,都是很神聖的,

每一根燦亮的松針,每一片海灘,黑森林中的薄霧,

每一片草地,每一隻嗡嗡作響的昆蟲,

所有的這些生物,一支草一點露,在我們人民的記憶及經驗中都是聖潔的。

我們可以感受到樹幹裡流動的樹液,就像自己感受到身體內流動的血液一樣。

地球和我們都是對方身體中的一部分,每一朵充滿香味的鮮花都是我們的姐妹。

熊、鹿、鷹都是我們的兄弟,岩石的尖峰,青草的汁液,小馬的體溫,

都和人類屬於同一個家庭。

小溪和大河內都流著閃爍的流水,那不只是水而已,那是祖先的血液。

如果我們把土地賣給你,盼你不要忘了他們都是神聖的。

清澈湖泊上朦朧的倒影,映照出我們民族生活中的每一樁事件及回憶。

潺潺的流水正是我們祖先的話語。

所有的河流都是我們的兄弟,他們滋潤了我們。

河水載負我們的獨木舟,河水餵食了我們的子孫。

你必須善待河流,如同善待自己的兄弟一樣。

如果我將土地賣給你,毋忘空氣是我們的珍寶,空氣與人類分享了它的靈魂。

我們的祖先從出生到死亡都是風看顧的,我們子孫的生命精髓也是和風給予的。

因此,在土地賣給你之後,你必須保留它的獨立和聖潔。

將它視為人們可以去品嚐那沾滿花香與和風的地方。

我們曾經教給我們的子孫一切,你願意繼續告訴你的子孫嗎?
你會教導他們說大地就是我們的母親,

會降臨到大地上的一切,也會發生在它的子孫身上。

這是我們已知的:人類並不擁有大地,人類屬於大地,

就像人類體內都流著鮮血,所有的生物都是密不可分的。

人類並不自己編織生命之網,人類只是碰巧擱淺在生命之網內,

人類試圖要去改變生命的所有行為,都會報應到自己身上。

有一件事是我們已知的:我們的神和你們的神是同一個。

大地對神而言是很珍貴的。對大地傷害越多,表示你輕視造物者的程度越深。

你們的目的對我們而言是一個謎,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如果所有的水牛都被屠殺了,所有的野馬都被馴服了,

當所有森林中秘密的小角落都被人類侵入,

當所有果實纍纍的山丘都插滿了電線桿時,世界會變的怎麼樣呢?

灌木叢要長到那裡呢?消失了。

老鷹會去那裡呢?消失了!

如果生活中沒有了飛奔的小馬及狩獵,會變成什麼情況?

那不是生活只是求生存。

如果最後一個紅種人的自然天性消失了,

如果他對過去的記憶只是一片飄過草地的雲所造成的陰影,

這時河岸和森林仍然存在嗎?這時我的子民仍能保有他們祖先的精神嗎?

我們看待這片大地的心情,如同新生兒敬愛母親的心情。

如果我將大地賣給你,請和我們一樣愛這片大地,像我們一樣的看顧它。

要在心中常保對大地的記憶,在你心中常存大地原貌,

並將大地的原貌保留下來給你的子孫,並像神愛護我們一樣的愛護大地。

你和我們一樣,是這片大地的一部分。

這片大地對我們是珍貴的,它對你也是珍貴的。

我們確知一件事:上帝只有一人,人類只有一種。

不論白人或紅人都不應被區分,我們畢竟應該是兄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