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2012

福氣……


  週日,完全是與朋友相會的時刻。

  中午與兩位事業有成的朋友見面,談到我的撒哈拉計畫時,兩人一聽到外國人在摩洛哥置產創業的種種法律上的限制,不約而同地要我千萬不能貿然行事!

  已成公司高階主管的阿民說,每個地方都有當地法律,往往是為了讓執政者能夠自謀私利而設定,我只要做任何違抗當地法令的事情,只會讓我日子不好過,事業上更是難以獲利,若摩洛哥當地法律不利於外國人投資,那我一定要繞道而行。

  他分析,既然法律規定外國人在摩洛哥的事業只能擁有四分之一產權,若資金需要一百萬,我就一定只能拿出廿五萬,再來則是要考量能不能找到足夠的摩洛哥人,集資高達七十五萬?若這些「摩洛哥合夥人」無法以金錢的方式加入營運,則要考量這些人的勞務費是否值得七十五萬?每年獲益多少?我是否可以拿到其中四分之一?這一切值得嗎?云云。

  接著又說到,以現代趨勢,賣得出去的商品,集中在最高價跟最低價,中間價位的商品乏人問津,我們這個時代做生意,已經與我們父母那個時代差距甚遠,所需要的資本愈來愈高,且能夠做的獲利行業,幾乎只有服務業。

  他一一詢問撒哈拉有哪些東西?

  我說,有一大群一無所有的人民,一望無際的沙漠,連綿不絕的沙丘,空氣清新,氛圍寧靜,但有垃圾與水資源問題,還有棕櫚樹……。

  他說:「聽到現在,我都還沒聽見撒哈拉有任何具有『產值』的東西。

  討論中,他一一推翻沙漠特產可以拿來賣錢的提議:遊牧民族婦女手工藝品市場太小,獲利不高;沙漠植物茶的商品化與推銷需要太高成本與資金投入;皮革手工鞋與手繪陶盤等,一般人嫌太貴、買不起,有錢人又看不上眼。

  說到沙漠玫瑰,他馬上上網查台灣一顆賣多少?若我有辦法找到更便宜的沙漠玫瑰,在台灣可以賣多少?一顆利潤多少?我在沙漠當地的基本生活費又是多少?這一算,發現我竟然每個月至少得賣出五百顆沙漠玫瑰,才能維持基本生存!

  我一聽,臉都綠了!

  最後,他的結論是,我只能走高單價商品,例如尋找昂貴稀有的撒哈拉化石,做博物館及建築設計師的生意,這幾乎是在當地謀生的唯一可能性。但這種生意是一次性的,一年賣個一、兩次,了不起一次賺個二十萬,假設我一年收入就只有這二十萬,月收入其實只有一萬多。他問:「妳為什麼要從台灣跑去沙漠賺這個錢?」

  聽了,除了嘴角抽蓄,我再無其他反應。

  

  他跟另外一位朋友全比我更有商業頭腦,叫我不要在摩洛哥置產,即便要開民宿,只需租房子並加以裝潢即可,還可以跟房東說:「我幫你裝潢房子,你房租算我便宜一點!」

  我說,我會想裝潢自己的房子,所以想買房子。

  他們一同搖頭,說:「買房子需要的資金更高,妳會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回本,當地經濟狀況又不穩定,風險太高!裝潢自己的房子是傳統台灣人的想法,妳要放掉這個想法,就當作是裝潢好之後,讓自己住得更舒服用的!」

  阿民甚至要我回到當地後,先不要做任何投資,就是在那兒生活,做市場調查,了解歐洲觀光客在那兒的消費偏好,再做自己民宿營運上的調整。

  

  說到貝都因男人,讓我非常詫異地的是,阿民竟然鼓勵我把他帶來台灣!

  阿民說:「妳既然都要娶人家了,就付這張機票錢了吧!他來台灣,可以學中文,了解台灣狀況跟文化,這對妳是比較好的,他才會更了解妳。更何況他在沙漠也賺不了什麼錢,來到台灣之後,可以去唸書,還可以打工賺錢。如果你們將來要回沙漠開民宿,那他就去餐廳或建築工地打工,對你們的長期發展是更好的。但這也有風險,因為有可能妳把機票錢匯給他之後,他就這樣跑了,不來了!即使如此,妳又有什麼好失去的呢?」

  我說我真的很詫異,他知道貝都因男人本身條件極差,知道沙漠生存不易,竟然沒要我打消念頭,還建議我讓他來台灣跟我一起生活!

  他說:「以往的生命經驗證實,妳是一個很靠直覺的人,妳想做的事情,朋友當然是鼓勵妳。更何況,我們都這個年紀了,要的又是什麼?像妳現在這樣的一場戀愛,人生還可以有幾次?因為經濟能力與條件上的懸殊,妳現在就是得扮演以前傳統男人的角色,一肩擔起許多事,也真的只能這樣了。」

  離別前,我說我真的不是個有商業頭腦的人,還好他提醒我很多事。

  他語帶玄機地說:「妳確實不是個經商的料,但如果妳真的想往沙漠走,朋友能幫多少,就幫多少了。」

  我說:「你真的是我的好朋友,講話好誠實!」

  他說:「我現在不對妳誠實,妳以後會恨我!」

  

  接續阿民的聚會,是與奕慧及欣儒碰面,同樣講了許多撒哈拉的事。

  她們兩個同樣認為回沙漠之後,租屋是較佳選擇,奕慧還說:「若有閃失,大不了賠了裝潢的錢,而不是連買房子的錢都賠進去!」而且她們也支持讓貝都因男人來台灣的想法,畢竟兩人長達兩、三年無法見面,實在太可怕了!他來了以後,可以去唸書、打工,時間是用在更有效益的地方,甚至可以償還機票錢。所以接下來我該做地,或許是必須努力尋找他在台灣的打工機會!

  我說,過去他就曾問我,有沒有可能讓他跟我來台灣?他很想回學校唸書,或許我可以讓他在台灣上學。那時他這個小小心願,讓我聽得很心酸!然而我勢必得幫他支付機票錢、簽證費與剛開始的生活開銷,壓力真的很大,也不知道為什麼根本不擅長賺錢的我,竟然要跟這麼弱勢且一無所有的人在一起!我是不是太過自不量力啊?

  奕慧竟然開朗地說:「太簡單的路,妳也不稀罕!」

  呃……,話是這樣講沒有錯,但我真的太過樂觀又太有自信了,永遠都要朝著一條明叫「不可能」的路,勇猛向前衝,邊瘋狂地搖旗吶喊:「啊天底下係沒蝦米不可能ㄟ代誌啦!」

  

  所以萬一我真的接他到台灣,接下來我得帶著他,在台北一家餐廳、一家餐廳地問,一處工地接著一處工地地幫他找工作機會嗎?

  然後,為了辦理他在台灣的居留,最方便的方式就是「依親」,不然就是得先幫他找到工作合約。所以,這表示我還得「順便」跟他把結婚辦一辦嗎?

  啊諾……,神哪……,祢知道他有多渴望待在我身邊,知道我娘有多希望我有個「歸宿」,還知道我很願意面對各種生命挑戰,所以乾脆安排了這樣的可能性,要讓我們三個同時「心想事成」嗎?但這種方式,會不會太「歸氣」了點啊……???

  結婚?

  我?

  拜、託……。

  

  晚上視訊的時候,他依舊開心喜悅地想跟我說說話,我的心情相對沉重混亂。

  我試探性地問他前來台灣的意願?也說了,一旦他來了台灣,剛開始能做的,就只有勞動性的苦工。

  他開心地表示自己早習慣體力操勞,沒問題的!只要我能夠幫他辦好證件,他隨時願意前來,家人也不會攔阻他。

  邊跟他說著,我邊在網上查詢外國人辦台灣簽證的事宜,毫不訝異地發現還是得出示銀行存款證明,對我造成更大壓力。我說,即便我能夠支付機票錢,還要幫他負責銀行存款證明裡的額度,這種種加起來,實在讓我吃不消!

  他難過地說,他郵局戶頭裡還有一點錢,也會繼續認真攢錢,如果我匯錢給他辦存款證明,等他到台灣,他會馬上領出來,還給我。

  感受到極大經濟壓力,我說:「這樣的狀況對兩人都太辛苦了,不如我們當朋友吧!

  他問:「妳做得到嗎?」

  我不說話。

  他說:「如果這是妳想要的,我也沒辦法,因為我真的沒有錢買機票去找妳,我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光蛋。」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他說:「我還是很愛妳,做不到說斷就斷。如果真的沒辦法讓我去台灣找妳,那我願意在沙漠等妳,兩年、三年,四年、五年,我都願意等!我真的可以等,沒有關係的……。」

  

  我不知道天底下是否有「純粹的愛情」?

  什麼又是「純粹的愛情」?

  阿民有技巧地提醒,貝都因男人對我的情感中,或許同樣夾帶著物質上的期許。我自己一直都知道這件事,在看了那麼多當地狀況也數度與他當街因金錢而吵架後,也愈來愈明白他的某些心態與回應何來,我並不怪他,就只是覺得沉重。

  有時面對他,常讓我想起那對小鷹,以及我曾在摩洛哥餵養過的生命們,往往因著一份「於心不忍」,順手拉了一把,然而當小鷹站上我的手臂的那刻起,我便也不曾放下我的手,即便痠痛沉重,都要將小鷹送到他們想要的那方去。

  接著,我還在天台上餵養過一隻隻貓咪,逐漸資助一個個貧困的摩洛哥人。

  此時面對貝都因男人,類似的心情與壓力再起。

  我知道他對我的愛,有一部分建立在我在經濟上能給他的安全感,讓飽受貧困摧殘的他,找到一個可以安歇的避風港,我是他可以信賴的人,遠比他的家人都親密。而我呢,我對於受苦受困且努力求生的人,容易有種「疼惜」與「悲憫」,我對他的愛同樣夾雜著一份「於心不忍」,不忍人之仁。

  

  呵,祂的安排就是這麼巧妙!一旦我的學習議題是金錢,即便是在愛情中,都讓我不得不做起這個功課!

  該學的,怎也逃不掉。

  即便我曾在數個前世對他許下某些讓我總來不及兌現的承諾,我一點都不認為這一世在這場關係中,我是在「還債」,「前世今生」之於我,並非如此廉價。卻是認真懇切地把他當珍貴的「業力夥伴」,約好一同來地球修行,讓彼此的生命課題得以浮現,從中學習。

  謝謝他,讓我必須面對、處理甚至從中超脫的「業力」,以最溫柔美麗的方式示現,也知道無論未來結局是什麼,我跟他都走得過。

  一段關係的「結局」,重要嗎?

  走入婚姻,才是「修成正果」嗎?

  對我來說,人生不過是由一個個階段所串連起,緊接在一個「結局」之後,是另一個新的「開始」,當我清楚自己不過是來地球體驗人生,偶爾困惑軟弱時,相對容易找回清明穩定的心。富裕一如貧困,不過是地球經驗之一,如實領受且不執著,便也就夠。

  

  我不知道未來該如何走,才能回到那塊讓我的靈魂得到最大寧靜喜悅的大地,甚至在那兒終老?

  但我感謝祂,讓我有機會經受這一切。

  謝謝祂,讓我今生有機會知道什麼叫「歸鄉」,什麼叫「與大地、與眾生」取得連結。

  

  若祂讓我不得不同時面對自己不善於賺錢、貝都因男人的一貧如洗以及沙漠的生存困境,唯一的原因就只是這樣的情況不僅是我能經受得起的,可以是我的成長所需養分,且有著生命禮物在當中含藏。

  

  有時我甚至覺得,祂給我的最大資本,是這份千錘百鍊、打死不退的樂觀信心!

  啊……,福氣啦……。

  

  

  

  

  

  

  

4 則留言:

JULIE ToT 提到...

這篇文的一開始讓人好踏實~XD
只是人心好飄忽阿~又怎是三言兩語能道盡呢~
解決問題的方法與背道而馳的想法無時無刻在打架~
就看你選擇了~

Jala 提到...

呵, 謝謝啦 .....

蘇太 提到...

有時走入婚姻會發現要"修"得更多呢!
他一開始可能只能上學連上工都不能,因為聽不懂基本的語言,前一年都要靠妳囉!有時剛來都會覺得處處新鮮,等一兩年過後一些"症頭"才會開始顯現出來!ㄎㄎ!

Jala 提到...

三更半夜, 蘇太又給倫家跳ㄘ來刻骨銘心地切身之痛中......

唉, 一段關係若想要有長遠發展, 不都是得面對一些挑戰的嗎 ?
走得過就走得過, 走不過就各自分飛囉 !
人生嘛, 沒什麼, 呼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