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2012

關係裡的信任與金錢


  強烈的沙漠風暴吹斷彼此聯繫,接連幾天,我與貝都因男人只能用電話簡短說上幾句。我要他使用網咖,雖然在眾人面前,難以情話綿綿,但總比從此音訊全無,要來得好些吧!

  前天,我下樓打電話給他,問他有無可能視訊?

  他說一收到我訊息,馬上衝到網咖,然而網咖關門,他很累,想明天再試。

  電話在我的不置可否態度中掛斷,我同樣覺得累了,這種保持聯繫的方式真的很沒效率,成本又高!如果他與我談話的需求及動機不夠高,我也不會花太多心神在這件事情上。

  回到家,手機馬上響了,自然是他打來,我傳簡訊,跟他說我等下再打給他,慢吞吞吃完消夜,再下樓打電話。

  匆忙混亂間,他說會去網咖看看,或是找其他辦法,要我等他一、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後,他確實接連到 Skype,解釋因為摩洛哥整個通訊系統調整,他之前使用的網路公司費用調漲,網咖因為不想使用高費用的線路,所以無法使用Skype,跟朋友問了半天,只好換家公司,付了較高價格,才能與我視訊。

  也才聊了不到一小時,他的線路再度中斷,過了一小時,才又接通,說他剛剛花了 10 DH (約台幣四十塊)的額度很快就用完了,趕緊跑到村子裡買額度,然而所有店家都關門了,他跑到很遠的地方,才終於找到一家還開著的店,再度花了 50 DH(約台幣兩百塊),也不知這次可以使用多久。若要使用廿四小時都可上網的線路,月租費要 200 DH,對他來說負擔很大,也得去問問如何安裝。

  我答應他,若真的需要安裝線路,我可以幫他付月租費,畢竟使用網路保持聯繫,遠比打電話要來得經濟實惠太多了!

  這時,我可以看到他明顯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昨晚視訊,又是他小姪子害羞地跑來打招呼,接著又是他媽媽、又是他爸爸,連他嫂嫂都揹著小嬰孩來湊熱鬧!所有人對於可以藉由電腦螢幕看到遠方的我,感到驚奇不已!他爸爸一邊熱情地跟我揮手,一邊跟他說:「這樣真的就可以看到在台灣的適任?這台倒底是什麼東西?」他媽媽則一再說著,我皮膚變得更白、更漂亮了!而不管是誰來到螢幕前,他都要他們用法文問我同樣一句:「妳會回沙漠來嗎?什麼時候要回來?」

  一陣家族式的熱鬧聚會後,才又回到我與他之間的私下對談。

  我問他:「今天賺了多少錢?」毫不意外地知道他已連續兩、三天無任何進帳了,畢竟觀光季真的就是那麼短呀!

  聊著聊著,他再度說起,如果我們可以早點開始在沙漠的計畫,無論建造露營區,亦或買一台吉普車讓他載客,都可以讓他多少賺一點錢,前兩個禮拜,沙漠觀光客絡繹不絕,若他那時有車,肯定可以賺上一筆。

  這話一聽,我又開始有了壓力,不動聲色地說:「我不是才剛想辦法讓你有一頭駱駝了嘛?」

  他說,駱駝這幾天才剛買,而且通常是要有四、五頭以上的駱駝,較有可能賺觀光客的錢,畢竟觀光客一來,通常都是結伴出遊,需要數頭以上的駱駝。

  我在心裡想,錢很早以前就匯給你了,是你自己太晚買,錯過上週的觀光季,更何況,你還真當我是有錢人,可以眉頭都不皺一下地買數頭駱駝或是吉普車給你?

  我不帶感情地說,我不是有錢人,一時之間拿不出一大筆錢投資露營區,更何況,無論是哪一筆款項,都得要我提供,那他呢?可以做什麼?為什麼被期望出錢的人永遠都是我?

  他無奈地說:「因為摩洛哥是很貧窮的國家,因為我是貧困的游牧民族,我一無所有。」

  我說:「跟你這種人在一起太辛苦了,我還要再考慮一下,乾脆去找個有錢一點的好了!」

  看得出來他很傷心,故做輕鬆地問:「那妳要找貝都因人嗎?」

  我聳聳肩,無所謂地說:「或許吧!」

  他信心飽滿地說:「所有沙漠裡的貝都因人都跟我一樣一無所有!妳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了!」

  我說:「亂講!總有比你有錢一點的!」

  他拍拍胸脯打包票地說:「真的真的!我沒有騙妳!」接著又問:「妳啥時才要回沙漠?分開三個月,我覺得已經好久了,好難過!」

  我挑挑眉頭,說:「你又要我拿出建造露營區的錢,我還得攢回沙漠買房子、蓋民宿的錢,總是得在台灣認真工作一段時間,才有足夠的創業基金,可以回去啊!」

  他很溫柔地說:「不用那麼久嘛!我們先從最簡單的露營區開始做起,再慢慢賺錢買房子。」

  我說:「等我回去,總是得有落腳的地方,總不能要我跟你家族一起住吧!」

  他說:「我們可以先租房子,等露營區營運穩定,就可以慢慢攢錢買房子,這樣比較好!所以,我到底還要等妳多久?」

  我說:「至少兩、三年吧!」

  他悲傷地說:「真的好久喔!我每天都很想妳!」

  我說:「那如果五年呢?」

  他搖頭,以一種經驗老道的口吻說:「五年太久了,感情會變!愛會變不見!」

  想起這週一跟北投社大學員討論賣沙漠茶的事情,我要他寄茶來給我,他說爸爸平時都會到沙漠裡摘採植物回來曬乾,家裡都有備茶,還問:「妳要哪一種?」

  我要他每種都寄給我,這樣才能在台灣請朋友試喝,嚐嚐味道,試試看有無可能在台灣有所銷路,將來等我回沙漠,或許真能多些生存方式,畢竟如果謀生之道就只能仰賴難以逆料的觀光客,實在太不牢靠了!

  他說:「每一種植物功效都不一樣,有的是肚子痛的時候喝的,有的是腳痛的時候喝的,有的是幫助睡眠的……。」

  我心想,天哪!這根本就是遊牧民族天然草藥嘛!便說:「你寄給我的時候,記得上面要註明功效。」

  他點頭。

  我順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撒拉威手鐲,說:「那你一併幫我寄手鐲吧!我要羚羊角做的鐲子!」

  他很開心地要我在鏡頭前仔細給他看是哪一種手鐲,問:「妳要幾個?」

  我說:「一個就夠了。」

  他說:「一個不夠,至少要兩三個!我去幫妳買!不過,妳要等我一段時間,因為我要等有工作,賺個幾百塊,才能幫妳買、寄給妳。」

  我問:「那我之前留給你的錢呢?」

  他有感而發地說:「我全都存在郵局了,不想領出來。還是存在郵局好,人就會忘了有這筆錢,如果留在身邊,不小心就花掉了。」我心想,你有郵局戶頭,還是我幫你開的咧!幹啥講得一副身經百戰,經驗老道的樣子!

  聊著聊著,他開始移動電腦,滿足地躺到床上視訊,說他累了,想睡覺了。我說那今天就聊到這裡,明天繼續吧!他不肯,很可愛地說還要再一下下,撒嬌地要我再陪他一會兒。

  忽地,Skype 又斷了,原因永遠是他那邊通訊不良。

  不一會兒,他打電話來,說似乎是因為額度又用完了,他之後再想辦法。

  

  這段關係讓我完全無法迴避自己的生命議題──金錢。

  我不僅不可能仰賴他替我擋掉來自生存壓力與挑戰,他本身條件與家庭,以及沙漠整體外在條件,更是讓我的金錢功課更形赤裸具體。

  這不是一個可以在生存上讓我「依靠」亦或「託付終身」的男人,相反地,因為他,我必須得更勇敢果決地面對地球上的生存挑戰。

  有時,我也會跟神抱怨:「神哪!我知道自己今生選了金錢作為來地球上修行的功課,但祢也沒必要把整體條件搞得這麼刻苦決絕嘛!這樣真的很戲劇性哩!我也是會累的呀!請問祢真的有考慮到我的感受嘛?」

  有時,我也會在心裡碎唸他:「好吧,我知道自己在數個前世都來不及對你好,還給你許下一堆有的、沒有的承諾,我這輩子的功課也確實是金錢,但你也沒有必要把自己給搞成這樣,幹啥選擇出生在這麼貧困的家庭,活在這樣艱鉅的環境裡?你這樣會牽連到我,因為我必須履行累世對你的承諾,我也會累耶!」

  但,碎唸之後,依舊是得保持樂觀信心與正向信念!

  總願意相信所有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當事情發生了,就是最好時機!

  

  讓我無法迴避的,同樣是我對他的「信任」問題。

  他總會希望我提供資金,讓他在沙漠開始建造我與他的家,但我真的無法做到全然信任地把我辛苦賺來的錢,投資在一個我完全看不到的地方。我甚至無法確定他真的幫亮亮買了一頭米白駱駝,那頭駱駝如他所說地正在沙丘旁,跟一大群駱駝吃著草。但,除了相信他,又能如何?!

  打從與他走入關係,便不斷浮現相同問題:信任與金錢。

  也因此而數度與他當街吵架,甚至說些讓他傷心打包,流著眼淚在路旁等車回家的話。

  對我,他雖不至於予取予求,但確實把諸多期望放我身上,我也確實會有壓力!

  雖然他很希望我趕快回去,一再說自從我離開,他一個人在沙漠很悲傷,但他從不跟其他人透露這份思念與悲傷,就只是希望我趕快回他身邊。

  我依舊願意相信祂的安排,讓我因為遇見這個人,再無法逃避我的金錢課題,甚至增生更多面對生存挑戰的勇氣與力量!也願意相信貝都因男人同樣有他的修行課題,若他此時必須在沙漠悲傷地獨自等待我的歸期,必定是在這樣的狀況裡,有著他必須學習的功課與領受的生命禮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