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2012

讓愛由課程中給出


  昨天寫完網誌,釐清好些事,更豐沛、清新、穩定而喜悅的能量自內底湧現,好像更清楚自己是誰,以及因著這份知曉而來的內在力量,讓我極度愉快地上床睡覺。

  呵,原來我竟已「進化」得愈來愈無懼而自由呀!看來地球這趟真的沒白來呀,哇哈哈哈哈哈哈!

  

  中午與宜嫻有約,感謝她用心地幫我寫了埃及樂舞調查計畫集資宣傳短片的「劇本」,真的幫了我好大的忙!這事若要我自己做,肯定拖很久,花很多時間又做不好。

  討論過後,宜嫻回家繼續修改,然後要幫我的宣傳短片錄口白(因為我時常過敏鼻塞,不想讓全世界的網友都聽到我的鼻音),之後我再自己剪輯成短片。

  

  回到家,趁著下午台大上課前,睡了一個小時回籠覺。

  我的房間沒有對外窗,不通風,陽光透不進來,卻神奇地形成一個近乎「與世隔絕」的空間,每天走回房間裡,就像回到自己的「星球」一樣,哪管外頭颳風下雨,在這「星球」上的日出日落,全由我一己信念幻化而成。

  夢中,回到撒哈拉,那樣寧靜瑰麗而遼闊無際,以愛全然擁抱著我的小小星球,與住在這星球上的我。

  醒來,精神飽滿,能量充足地去上課。

  

  我太習慣一堂課三小時的節奏,這學期台大的課才兩小時,發現練習時間永遠不夠且教學進度落後!

  今天不得不稍稍趕課,就只能點到為止地簡單解釋、示範與簡短練習後,要他們慢慢習慣聽鼓聲節奏,接著馬上帶入下一個練習。

  下半堂,開始帶起舞碼,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地組合,一再解釋編舞概念,隨後才放入音樂做練習。

  趕在下課前三分鐘,教了個稍難的新動作,讓同學手忙腳亂的!畢竟這個動作得同時顧到步伐、身體平衡感、手腳協調度、腰腹的力氣、柔軟度與姿態等細節。

  呵!我沒想到這個較屬於進階的動作對同學來說,真有這麼難!

  最後一次練習時,我聽到一個同學看著鏡子裡練習動作的自己,真情流露地說:「好醜!」

  我忍不住在心裡笑了出來!趕緊跟大夥兒詳細解釋手的位置該在哪裡等等。

  

  離開台大新體,前往文山社大途中,妙芬老師說她會來聽公民週的撒哈拉講座,我超高興的!

  沙漠是此時的我,最大的能量與力量來源,是我一心渴望歸去的那方,既便路艱難,我都只會要自己勇敢無懼地迎上前去,永遠選擇能讓自己打從靈魂裡快樂起來的路徑。

  一旦心做了選擇,便再也沒有任何退路。

  

  雨天中抵達文山社大,地板教室尚未開放,我坐在教室前的椅子上,睡了一會兒,接著戴上耳機,在樓梯間做自己的練習。教室門一開,我進去持續練習。

  原本想聽傳統或電影音樂,練自己的舞感,但不知怎地,突然對蘇非音樂有強烈的渴求。平時上課前,只要有學員在場,我很少聽蘇非音樂練習,因為這幾乎是我個人的「秘密儀式」,總不想有任何「觀者」,可今天感覺一來,我不加思索地放了蘇非音樂,練自己的東西。

  那蘇非音樂不是用來跳舞的,在無人時,即便我自己練習,都不算真的「跳舞」,而是讓身體自由地隨著音樂所進行的「儀式」。可今天真的不知為了什麼原因,我幾乎是用埃及舞蹈的動作,把這首曲子給跳了個泰半!

  是我個人一大突破,真的!

  這樣的突破,讓自己很開心!完全不是刻意追求而來,而是自然發生的轉變與自我突破!

  

  本週文山同樣開始舞碼教學,社大課程時間較長,較允許緩慢細緻地解釋、反覆練習。

  今晚運動量算大的吧,我教了個較困難的動作,沒想到學員需要花比我預期中還要多上許多的時間與力氣,才能跟得上。一再練習中,我不斷解釋這個動作該如何做,從簡單的步伐,到身體姿態的美感,一一加疊起來,讓學員對舞蹈的美有更深刻具體的感觸。

  

  今晚下課,都快十點了,心情很好,能量飽滿,即便連續上了台大與文山兩堂共五小時的肢體課程,感覺還有體力再做五十個伏地挺身!

  我知道台大學生與社大學員都不是為了成為舞者而來到我的課堂上,但我就是想盡辦法地要讓他們在我的課堂上如舞者一般地體會舞蹈之美!

  每一堂課,無論面對什麼樣的學員以及人數多少,我給得愈來愈穩定豐富,不僅是知識、舞藝,更是豐沛飽滿的內在能量與我對埃及樂舞的愛,以及我對舞蹈的信念與對生命的熱情。

  「愛」似乎真的就是這麼樣神奇!當人與那源頭取得連結,能量源源不絕地打從內底湧出,向外宣洩,當我給的愈多,愛的能量不僅不曾枯竭,卻是從人與祂那兒獲得更多喜悅能量與無盡的愛。

  

  回到家,持續與朋友討論著五月工作坊的細節,包括學費訂價。

  他們給了我非常寬厚的待遇,讓我很感恩!

  我一直都知道我的課程的獨特價值,尤其我在法國認真懇切學了那麼久的舞,在知識與文化累積上的種種,以及我自己的編舞創作及演出經驗等,這些無不豐富著我的課程,更何況我向來是那樣努力認真地想給出最好的課程。但我一直學不會如何「自我包裝」,為課程找到適合的「買家」。

  從摩洛哥回來,再度踏上島嶼,我開始向外散佈尋求更多掙錢與開課的訊息之後,宇宙也確實帶來一個個可能性,持續有人問著我私下開課與工作坊的費用,我發現自己說起跟摩洛哥人一樣的話:「妳可以出多少?」

  我心裡有個底限,且我很有彈性,只要鐘點費不過低到了讓我覺得自己好像很廉價的程度,我都可以接受。

  我很感謝那第一個找我私下一對一家教的學生,她幾乎是任我開價,我在問了一般舞蹈家教費用的行情之後,也知道她只拿一般上班族底薪,且很有心學習,便自動降價。

  那時我問她:「這個價格妳可以接受嗎?會不會有壓力?」

  她說:「老師,我知道妳值得!」

  直到現在,我都還記得這句話給我的肯定與感動有多大!

  這回某間身心靈中心願意給我這麼優渥的待遇以及全然的信任與支持,我心裡同樣有股很深的感動!

  我覺得我被珍惜了,無論是我的學識累積、舞蹈技藝與教學熱誠等。

  與朋友討論學費訂價時,她說:「真心想上的人,不會計較那幾百塊。」

  我心裡再度一陣感動!

  

  很感謝莉莉安,主動幫忙張羅,讓我在五月底可以前往中壢開辦工作坊,不僅讓我有機會認識更多人,也給了我一個很漂亮的價碼,讓我超開心的!

  

  每回只要能多那麼一點點收入,就讓我彷彿看見棕櫚樹一棵棵地在沙漠裡種了起來,帳篷也慢慢成形了,連水都開始從井底湧出來……。

  謝謝妳們,讓我的夢想一點一滴地在沙漠裡實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