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2012

究竟需要多少才夠?


  進入四月以來的神遊與放空,帶來最大也是最意想不到的收穫,竟是突然醒悟自己不自覺地緬懷著一個已然消逝的年代──埃及黑白歌舞片黃金時期,以及一個我甚至不知道曾在哪個時代百家爭鳴的埃及傳統音樂興盛期。

  或許,這才是為什麼埃及樂舞讓我無盡沉醉的底層原因。

  

  還在巴黎學舞時,我便曾意識到自己好像在「深深懷念」與「眷戀」著一個已然消逝的美好年代,那念頭隱隱約約,說不上來的,一轉身,逕自於埃及舞蹈課程與相關資料閱讀中執迷沉醉,無怨無悔。

  教舞時,每回在舞蹈文化介紹的講述中,不時在心底自問:「我到底在講述哪個年代的故事?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烈的個人情緒?我究竟想『平反』什麼?又是想『捍衛』什麼來著?」

  不久前,宜嫻曾跟我說,埃及音樂可以在我內底引發某種莫名呼喚,讓我輕易走進另個世界,但不是每個來上課的學員對埃及音樂都有著這樣的感觸,或許陌生的埃及音樂可以給她們一些不同文化感受,但畢竟淺嚐即止,不可能如我這般全然投入。

  這番話,彷彿讓我聽見不在我的世界裡的另種聲音──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早難以想像他人並非如我這般會被埃及音樂拉近某個空間裡。

  這幾天,當我發現自己竟是那樣緬懷著某個時代與某些曲式的埃及音樂,忽想起 Teen 幫我做 SRT 時,曾說,累生累世的我,向來喜歡文化與藝術,有著救世主情結,若遇到一個面臨毀滅的傳統文化,往往奮不顧身地想「拯救」,然而有時一個傳統與文化的消亡是自然循環,我可以試著用另種方式保留傳統文化的價值與美,而非自我燃燒地試圖力挽狂瀾。

  這時,我才突然意識到,我好像一直在重複相同的「輪迴」,不自覺地。

  呃……,果真「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啊……。

  所以,接下來呢?

  難不成是放下「無盡緬懷埃及傳統與經典樂舞」這個業力,走入「回沙漠履行與他前世的約定」這個業力中嗎?

  神哪……,難道這就是「正確解答」嘛?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說……。

  

  週四晚上是「八人私塾班」,我依舊上得盡心盡力,無論是在哪一堂課,總希望來上課的人能覺得這堂課「物超所值」。

  我愈來愈能理解並接受舞蹈課之於在學學生與上班族的休閒娛樂性質,甚至是結交新友的場合,但這不改變我依舊把舞蹈當藝術、文化以及認識自己的工具來授課。

  

  下課以後,我跟貞汝聊了很多,主要關於回沙漠的事情。

  她同樣感覺到沙漠改變我很大,現在可以談的議題更多、更廣也更有趣,而不再只是舞蹈。

  我說,對文化、人權、生態與土地議題的關注,是我長期以來都有的,卻是舞蹈無法給我的,這同樣是為什麼我一直都覺得舞蹈讓我割捨不下,卻也無法全然滿足我。

  差不多是前往摩洛哥之前那段時間,告別演出都尚未結束,我便已開始轉變,開始重拾無關舞蹈卻是我先前關注議題的相關書籍,密集而持續地閱讀。那時因著知道即將去塞內加爾參加世界社會論壇,所以閱讀許多與農業及土地相關的資料。沙漠大代改變我與地球、與土地的關係,回台灣後,集始重拾舞蹈教學,我整個人都不再一樣了!

  舞蹈從來無法全然滿足我,我既無資本創辦舞蹈中心,無意自組舞團、接商演,且從來都無擴大舞蹈事業版圖的野心,就只是單純愛著舞,熱愛創作。然而那場告別演出給了我很深的了悟:我不想投入這麼大比例的時間、精力、資源與生命,就為了成就一場演出,我的舞蹈創作不需要耗費這麼多資源的演出才得以成就,我不想一輩子都需要藉由資本如此雄厚的演出,才能進行創作。

  清楚了這些東西,我便可以毫無眷戀地走下舞台,隻身前往摩洛哥流浪,進而在沙漠尋獲我的「原鄉」

  這讓我極度感念所有成就 2010 年秋天那場告別演出的人兒們,尤其是文山社大團隊,感謝所有捐款者與贊助者,感謝那時前來看舞的觀眾們,若不是你們的支持與成全,我恐怕得耗上更久時間,才能了悟些許道理地將自己的靈魂自「舞台」這個牢籠裡解放出來,飛向更為寬廣的天地,追尋更大的自由。

  那樣的經驗與領悟,只需要一次就夠了,當我懂了,真的懂了,便不需要一再複製了。

  

  我時常思考著,一個人需要多少資源與條件,才能起身實踐夢想?

  例如航海環遊世界吧,有人選擇花十年賺錢,攢足一百萬,搭乘豪華郵輪環遊世界一年。有人只花一年在工作賺錢上頭,買了一艘小舢舨,用十年時間才將地球繞一週。相同的是完成環遊世界的夢想,不同的是「啟程所需條件」、「方式」與沿途經驗罷了。

  那麼我呢?我需要多少資本與條件,才能回沙漠,開啟下個人生階段的創造與挑戰?

  

  還在沙漠時,貝都因男人曾跟我說,六、七歲開始,他就得獨自在沙漠裡牧羊,一大清早,身上背著媽媽準備好的一大壺水與一袋椰棗,這就是一個孩子一整天的食物,卻要他獨自帶羊群步行到極遠的地方吃草,傍晚再趕羊群回紮營的地方。

  這話聽得我極為詫異,一壺水與一袋椰棗,竟是一個成長中的孩子一整天的食物,且還得在酷熱乾燥的沙漠裡步行、牧羊!

  

  我與他相識於M部落,兩人關係才剛開始,我便得離開他,獨自前往 H 部落做田野調查。

  臨行前,他說,如果這幾天他可以賺到一點觀光客的錢,一定要來H 部落找我!

  我心裡很清楚,以他的工作狀況,要能賺足從M部落前往H 部落這幾百公里的旅費,機率微乎其微,便直接給了他往來車資與食宿費,讓他有機會可以來找我,雖然我並不奢望他真能為愛走千里。

  分開不到一週,我便接到他電話,說他人已離H 部落不遠。

  一見面,才知他花了三天時間,才終於抵達我家門口。

  孝順的他,將我給他的一半車資拿給媽媽當家用,自己則以最簡單困苦的方式,沿途轉車、轉車再轉車地前來H 部落,除了基本交通費,當中只敢花台幣兩百塊,找戶人家過夜,餓到逼不得已,才簡單買個煎蛋與麵包餬口,否則整天只吃椰棗,喝點水,幾乎完全以遊牧民族的方式「徒步尋愛」。

  我既感動,也深深震懾於遊牧民族因所需物資不多而來的那份「自由」、「行動力」與「遷徙能力」。

  

  所以,一個人需要多少資源與條件,才能起身行動,無論實踐夢想亦或尋愛?

  

  沙漠給我最大的靈感與啟發,便是在於生命的無所不在與其堅韌強悍,只要還能有那麼一丁點水,就有生命,就有生命的循環。撒哈拉生存條件極為嚴苛,若我無法建構出全然不受沙漠影響的條件,便是得安然臣服在自然整體系統下,學習沙漠生命形態的運轉方式,才可能在那兒生存下去。

  

  我跟貞汝說起用沙漠特有植物來製茶一事。

  那時貝都因男人曾跟我說,每逢沙漠雨後,他父親總出門前往沙漠摘取七種植物,回來清洗、曬乾、碾碎後,以一定比例混合,賣給觀光客泡茶喝,且每一種植物都有特殊功效,例如有助消化、舒眠等等。

  我當時聽了,便覺這可以是外銷的特有沙漠產品──撒哈拉茶。

  然而,我該如何作呢?

  藉由「撒哈拉茶」的製作與銷售,我想在這個世界造成「流通」與「循環」的,更是沙漠生存模式與某種早為人所遺忘的「生命價值」──在雨後沙漠忽地冒出綠芽的植物,更能凸顯生命的堅韌強悍與無所不在,以及水之於生命不可或缺的意義。

  「愛護生命、珍惜地球資源」,更是「撒哈拉茶」試圖傳遞的訊息。

  人們常說,市場要做大、消費人口多,才能「賺錢」。

  然而「撒哈拉茶」不需也無法多量,沙漠植物如此珍貴,即便果真成為市場當紅產品,全球貿易公司紛紛前來沙漠摘採特有植物,沙漠只會更為迅速地乾枯,什麼都沒有了!

  

  很多事,我前前後後都想過了,因著摩洛哥法令與當地風土人情,在當地營業的艱難與各種門檻,甚至是取得「有機農產品」與「公平交易」的認證,同樣需要大筆資金,完全不是剛回沙漠的我所能承擔的,之於改善沙漠子民經濟生活,更不盡然是必須的,就只是為了取信於國外消費者罷了,今晚也跟貞汝仔細討論過了,她完全可以理解。

  所以,接下來可以怎麼做呢?

  

  這幾天,我與他近乎失聯,沙漠風暴狂捲,對外通訊近乎中斷。

  呵,這同樣是我很愛沙漠的原因之一吧,以迅速決絕的方式,將人類科技的驕矜傲慢打得七零八落,不得不臣服在大自然的威力底下!

  

  再說回人需要多少條件與資源,才能起身實踐夢想一事吧!

  我的貝都因男人身上只有不到台幣一千塊的旅費,花了三天時間,行經幾百公里地「尋愛」,有時一天只吃椰棗,喝點水,就為再見我一面。

  我同樣努力思考著如何以最少資源與最大能量,回沙漠定居、創造,甚至為當地人權與生態盡一份心力,抱著「種樹」而非「乘涼」的決心回去,且我知道我一定回得去!

  這陣子,陸陸續續有不同的人跟我說,她們也想更深入理解舞蹈背後的文化脈絡,知道我能給的,不是一般常見的舞蹈課程,同樣很想上我的課,甚至找我「私塾」、「一對一家教」等等。

  即便多數人都知道我的課程價值與特色何在,知道我心繫沙漠,不知何時又將溜走,然而截至目前為止,真的主動找我私下授課者,屈指可數。

  主動找我開課,真有那麼難嗎?

  我的價格很人性啊!這是可以討論的啊!

  更何況我是那樣願意配合學習者的狀況與需求,「量身打造」地設計課程,而且光是我在巴黎習舞的累積,包括從舞蹈課、博物館、圖書館、電影院、音樂會與各種表演所習得的知識與資訊,甚至是我個人的創作、表演與國際參賽經驗,再加上我在摩洛哥的生活見聞,還怕我能給的東西不夠多嗎?

  此外,只要是長期追蹤部落格的人,都知道我想回沙漠做的事情,也知道我正處在努力攢撒哈拉創業基金的階段,所有願意找我上課的學生們,以及那些願意直接以資金援助撒哈拉計畫的人兒們,全都參與了我的撒哈拉夢想計畫,全是我的「夥伴」呀!

  所以那些口口聲聲說想找我上課的人,究竟還在等什麼啊?

  

  話說回來,人到了最後,從來也就只能反省自己啦!

  或許等我真的準備好了,學生就會主動上門來找我了吧!

  

  撒哈拉我的母親哪,請為我帶來最為俱足的因緣,讓我早日回妳懷裡創造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