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2012

計畫似乎可行


  呃……,好吧,或許我真得承認,在人生中許多時刻,埃及樂舞根本是我逃避地球實相的「世外桃源」,只要音樂一放,我馬上可以讓自己「不在人間」而且速度愈來愈快……。

  一整天,該做的事還是沒做,依舊在埃及樂舞裡放空。

  同一首埃及黑白歌舞片的音樂反覆聽著,開始進入神遊狀態,恍惚間,眼前突然浮現一位身著紅色舞衣的舞者,整體打扮與造型以及舞的方式,與四、五○年代的埃及歌舞片如出一轍。我可以很清楚看到她舞衣的形式、臉上的妝以髮型,甚至是她的笑容,而且我很確定先前並未在任何埃及歌舞片裡見過她。

  呃……,我的放空能力已經愈來愈出神入化了,實在是……。

  

  如果不是晚上有「八人私塾班」,我應該會在家裡宅一整天吧!

  天微雨,趕忙前往善導寺附近的教室上課,東西才剛放下來,第一位同學就已經抵達教室,兩人聊了好些事。或許是因下雨吧,同學稍稍遲到,為了不浪費時間,只好在人數尚未到期的情況之下,開始上課。

  課程只有兩個小時,該上的,還是要上,包括即興與動作練習等等。

  因著人少,同學間泰半彼此認識,分享、交流與討論的時間及品質皆佳。

  趁著同學在,我拿出從撒哈拉帶回來的柏柏爾頭飾給同學看,問:「這東西在台灣會有市場嗎?」

  大夥兒很快討論了起來,我把頭巾拿給同學看,同學對頭巾的手工精緻度讚嘆不已,也看出上頭的綴飾不是亮片,而是「鐵片」,這正是柏柏爾典型的文化飾品呀!同學的反應讓我愈來愈後悔,若那時我多帶幾件回來,此時早賣光啦!

  

  下了課,忽忽的姐姐與貞汝留下來繼續討論,給了我許多寶貴建議,讓我對於未來回沙漠之後,究竟可以如何從極少資本開始經營,有了愈來愈具體的概念,例如因應當地環境、風俗民情以及我個人並無過多資本,屆時較適合的走向仍是走精品、少量的物件販賣,而非到當地興建工作坊之類。

  還在沙漠時,我已曾構思將沙漠游牧民族女性手工藝品給販售到其他國家,好改善當地經濟生活與婦女社會條件。礙於傳統風俗,沙漠女性極少走出家庭工作,而是在家裡進行手工藝品的製造,同時處理家務與小孩照養,我那時的構想是到處造訪各個家庭,收購女性手工藝品,藉由網路等管道,向外販售。

  忽忽的姐姐與貞汝都說,我還是可以試著朝「品牌」的方向發展,例如由我帶回來的婦女手工藝品,有一定的品質保證與風格等等,而且我可以書寫沙漠的故事,以及一個物件背後的文化與當地生活,這是任何人都無法「複製」或「抄襲」的。

  她們還說到,以我手上這條柏柏爾頭巾為例,若是光看照片,較難看出精緻度,但若現場看實物,則可明顯感覺出純手工藝品與工廠機械性產品的差異。

  我問:「到時候,我還是希望台灣有人或店家,可以幫忙處理販賣等等事宜,妳們覺得我人待在台灣,可以做的事情比較多,還是待在沙漠?我不可能時常兩邊跑,因為旅費機票實在是太貴了!」

  貞汝想了想,說:「妳還是待在沙漠,因為妳在那裏可以做的事情,沒有其他人可以做,包括尋找手工藝品與寫故事等等,但是銷售這樣的事情,在台灣有較多的人可以做。」

  

  貞汝陪我去搭公車,我們繼續聊,臨上車前,我靈機一動,問:「有沒有可能找到幾個人來『投資』未來我在沙漠的民宿?一個人只要出五萬塊就好了!多找幾個人,民宿就誕生了!」

  貞汝點頭,說:「有可能,但額度等確切事項還要想得更清楚一點。」

  這個念頭不全然是空穴來風。

  前幾天,我與貝都因男人討論,愈來愈清楚錢多有錢多的辦事方式,錢少,民宿經營依舊能緩慢動工。我一定會努力靠自己攢一筆創業基金,然而我能帶去沙漠的資金當然愈多愈好,也知道若我僅靠自己累積這筆金錢,是一件曠日廢時且極為吃力的事情。

  好幾位長期關注部落格動向的朋友私下跟我說,他們有意願贊助駱駝的購買,這讓我動了「集資」與「找朋友投資」的念頭。

  在沙漠經營觀光業,資本最少的方式莫過於經營露營區,我可以列出建造一座露營區所需的要件,包括駱駝、帳篷、寢具、鑿井、抽水馬達、太陽能發電板與棕櫚樹等等,並詳列所需金額,開放讓朋友自由「認購」,用這樣的方式來集資。

  棕櫚樹最便宜,一棵約莫幾千塊上下吧,我相信會有許多人願意出錢讓我去沙漠種樹!至於帳篷,要價低於駱駝,同樣是露營區不可或缺的要件哪!

  回台灣以來,我很明確感知許多朋友非常關心我、支持我的理想與理念,若我能夠提出具體方案,相信願意協助的人絕對不在少數!若能聚集眾人的力量,我想回沙漠從事的事情,很快就能開始動工了!

  至於我能給出資贊助我的朋友什麼樣的回饋呢?!

  呃,回沙漠把事情給好好完成,且我會持續在部落格更新動態,讓所有人都能看見民宿與露營區的經營狀況與走向,讓所有「投資者」(贊助者)知道自己的錢沒有白花。將來若這些朋友有機會到沙漠一遊,就可以親眼摸到自己投資的駱駝,睡在自己買的帳篷裡,或在出資購買的棕櫚樹下歇息等等。

  嗯,聽起來頗為吸引人吧,呵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