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2012

休息與否


  四月一日,靜靜在家,享受這兩個月來第一次可以整天不用出門或工作或看診的日子。

  三餐自行在廚房烹煮,伙食費確實較省。

  昨兒個與 iryab 碰面,她一見到我手上拎著在景美市場買的一袋苦瓜,竟然說:「妳的飲食習慣很老派,看苦瓜就知道!」

  今天煮飯時,邊切洗著苦瓜,邊思考著究竟該如何烹煮,才能說服年輕不懂事的女孩兒:苦瓜不僅不是老派的象徵,甚至是時尚潮流的代表呀……

  

  說是休息,仍是窩在電腦前,懇切地尋找埃及音樂與舞蹈相關資訊,唯一與非假日不同的地方,便是可以睡到自然醒了。

  就這樣在埃及樂舞中,沉浸一整天。

  這是一種「著迷」甚至是「執迷」嗎?

  坦白說,我也不清楚,就只知當我一有時間,最想做也是最快樂的事情,便是在網上搜尋埃及樂舞的相關資料與影音,以及聽著埃及音樂跳舞。

  基於我從來不懂的原因,埃及音樂很能在我內底引發一場莫名呼喚,讓我輕易沉盡在其中,不知今夕是何夕。還在巴黎學舞時,有回前往參加埃及經典歌舞片影展,一部 1957 年出品的經典老片裡的男主角唱到一個段落,雖然大腦知道我理應不曾聽聞這首歌,然而我的心卻彷彿知道下個樂音會是什麼,當音樂流瀉而出,一再證明那果真是我早在心中聽見的熟悉曲調,淚水撲簌而下且再無法止。

  而 1957 年,我甚至都還沒出生呢!

  今天,看著網路上的埃及沙漠時,我竟有著一股強烈到近乎可怕的熟悉感!

  人生繞了一大圈,我就是「回」不了埃及。

  其實,若我懂得賺錢,早已解決了旅費等問題。

  然而我好像真的給自己選了一條艱難崎嶇,精彩多變且充滿未知的「返鄉路」。若非那時把自己搞到精疲力盡地逃到摩洛哥,在什麼都拿不起,只能將自己淨空的狀態下,即便一腳踏入撒哈拉,果真能看見沙漠的美,進而將沙漠能量給吸個飽滿?

  老實說,我確實有些懷疑。

  在電腦前熬了一天,似乎又對埃及樂舞之間的關係有了更深刻細緻的理解。

  呃……,我又能說什麼呢?對於這樣的禮物與人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