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2012

思念讓人難受


  三月一整個月,我全然處在「無時無刻無地無處不可睡」的狀態,一上公車,昏昏醒來,才知自己已睡過好幾站;上班時,整個人陷入「電腦休眠」狀態;協助活動攝影時,我支撐不住地跑到廁所休息,坐在馬桶上,竟然也能打盹,昏睡片刻,走出廁所,這才較有清醒腦袋可以完成份內工作。

  然而在沙漠時,我可是身強體健,百病全消!一回到台灣,雖說得以享有豐富的醫療資源,然而我的健康狀況瞬間大幅下跌,不得不勤跑診所,用藥物與各種治療來維持生命狀態。

  連續兩個月每週前往同一間中醫診所看診,總覺呼吸過敏與氣喘症狀並無太大起色,開始考慮換醫生,iryab 提醒我:「妳疲憊操勞過度,睡眠不足,身體根本不可能好轉,不能怪醫生。」

  這週一,忙著開會,讓我無法在一週唯一可以看醫生的時間,前往診所報到,也無藥可吃,氣喘次數明顯增加,也讓擴張劑從之前的一天一次,暴增到一天兩、三次。由此判斷,或許那間診所的中醫開的藥,對我多少是有效的吧!

  還好這種一週工作七天,白天上班、晚上教舞的日子,只到這個月底,否則我絕對會過勞死啊!

  

  在前兩天的 skype 之後,他開始想以視訊跟我聯絡,想看看我。

  昨天,藉由視訊,是我們這兩個半月以來,首度可以「看見」對方的時刻。他還是同一個人,美麗善良,靦腆害羞,單純而直接,直說我皮膚變得更白皙、更漂亮了!接著還迫不及待地把掛在脖子上的水晶拿下來,含在嘴裡,示範給我看,我給他的水晶如何陪他度過夜晚。

  昨晚結束通話前,約了今天通話時間,顧慮到我晚上有課,將時間往後延,然而當我下課回到家,一打開電腦,發現他早已掛在那兒等著,一見我上網,馬上敲我。

  他說思念讓他悲傷,網路讓他終於可以看到我、跟我說話,然而我仍不在他身邊,他真的非常非常想我,不斷嘆氣。不一會兒,便說要去沙丘上走走,因為他真的好難過,也想順道找找看有沒有觀光客,好賣些化石。

  我叫住他,安慰他,不想讓他在極度悲傷的情況下,離開電腦與我的視線,在沙丘上逕自悲傷。

  他哀怨說,這種相隔兩地的日子,他無法過上個四、五年。

  我問,若真如此,那麼他有何打算?是否考慮找其他情感對象,免受相思之苦?

  他堅決地搖頭,說:「不要!我要等妳回來!妳要快點回來!」

  我問他,今天生意好不好?

  他說他一早就出門到沙丘上尋找觀光客,然而忙了一整天,一塊化石都沒賣出去,收入掛零。接著問我,是不是剛下班回家?還問我今天做什麼?賺了多少錢?

  我說我白天上班,晚上教舞,才剛回到家,都快半夜了,連晚餐還沒吃。

  他問:「一個晚上教舞可以賺多少錢?」

  我大致說了個數字。

  他說:「其實也不多嘛!妳還是趕快回沙漠吧!」

  我說:「你自己說你今天賺多少錢?根本是掛零啊!我在台灣可以賺的錢,遠比你在沙漠多上許多!」

  他咧嘴傻笑不說話。

  我說:「我知道要你在沙漠等我,真的很難過也很辛苦,我同樣不喜歡相隔地,但我暫時留在台灣掙錢,回去與你一同在沙漠創業,這才是較明智的決定。」

  他說:「我想去台灣,我可以在台灣跟妳一起工作,等賺夠錢,我們再回沙漠!」

  我說:「你在台灣很難找工作,即便找到,肯定也是出賣勞力,工時長但工資低的工作,不如留在沙漠,還可以跟家人在一起。而且你這麼愛沙漠,你在台灣不會快樂的。」

  他說:「辛苦沒關係,我習慣做粗活,我只是想跟妳在一起!」

  我說:「如果今年九月我可以順利去埃及,再想辦法轉去摩洛哥看你吧!」

  他開始用手指一根根數起日子來,不滿意地說出結論:「那也還要等到九月以後,還要等好久!我想現在就上飛機,去台灣找妳!」

  我說:「好哇!那你自己付機票錢跟旅費啊!這全部費用可是值得兩頭駱駝的身價呢!」

  這話讓他好難過,無奈地笑著說:「我沒有錢,這才是問題所在!」

  我不想讓他愈來愈悲傷,跟他說:「你如果理性想一想,就會知道,讓我在台灣好好工作賺錢,由你在沙漠開始進行我們的民宿建造計畫,這才是最明智的決定!再過幾年,等我回沙漠時,你可能已經把民宿跟露營區都慢慢建造起來,我們才更容易在那兒安居樂業呀!」

  他依舊悲傷,說:「可是我真的很想妳,我想去台灣跟妳一起生活,辛苦都沒關係,重要的是我們可以在一起。」

  或許真的是十分無奈與悲傷吧,他仍說要到沙丘上走走,順便尋找前來看夕陽的觀光客、賣化石。

  

  累了一天,回到家,我真的只想躺在床上,在爆肝之前。

  但我還是極有耐心地陪他說說話,安慰他一番。

  這是我在數個前世未能對他做的:陪伴。

  且,我幾乎可以完全想像與體會他此時的心情,混雜思念、無奈與悲傷的滋味。相處時,我不曾見過他臉上有過此時這等濃度的悲傷,籠罩著戀愛的喜悅與思念的深重。我不是不想他,而是我的翅膀似乎真的遠比他健壯高大,只想撐起一片讓我與他未來足以共同遮風避雨的屋簷,除此之外,不做其他想。

  這種相隔兩地的思念確實極度折騰人,但目前我無法想像自己可以切斷這段關係,也知道他比我更渴望真實地在生活中廝守在一起,然而因著種種客觀因素,短時間內,兩人也只能默默忍受這種情境了。

  我絲毫不覺遠距離會是這段關係的考驗,在情感上,我自己是個極為穩定的人,明顯感知他對我的情感特殊深刻,一份單純而全然的依戀,更何況,我們可是曾一起牽手走過好幾世哪!

  

  在金錢上,我對他向來不夠放心,並不是怕他拿著我的錢去花天酒地,或是從此好吃懶做,而是他太善良也太孝順了,家裡又太窮,讓我擔心他拿我給他的那一丁點「創業基金」與「保命錢」,幫忙家裡還債,或是支付大哥小孩的學費與那一整個大家族的生活支出等等。

  昨晚視訊時,我問起他如何處理我留給他的錢?還提醒他,若手邊有餘錢,一定要存到我幫他開的郵局帳戶裡。聽他的回答時,非常仔細地盯著他的眼睛,就怕他說謊。

  多少讓我驚訝的是,他一一細數我啥時給他多少錢,所有沒花完的,他全存到郵局裡了,只有這回我匯給他買駱駝的款項,他還留在身邊,因為那是要用來支付駱駝購買費的。

  看著他的眼睛,聽著他明確認真的回答,我知道他沒有騙我。

  說著說著,我這才知道,他把我這次匯給他的款項領出來後,交給媽媽保管,要媽媽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也只有跟媽媽說,錢是我從台灣匯給他買駱駝的,家裡其他人完全不知道。

  我問:「你為什麼不說?反正再不久,等你買了駱駝,哥哥們還是會問你吧!」

  他聳聳肩,說:「買駱駝是我自己的事情,與哥哥們無關,如果他們問,我會老實說是妳匯錢讓我買的,但我不需要主動跟他們報告。」

  聽了這話,我竟覺大大鬆了一口氣!

  在沙漠,我見過太多摩洛哥男人試圖對外國女人騙財騙色的例子,有些甚至是打「集體仗」,全家聯合起來欺騙外國女人,Soufane 一家就是最好的例子。

  剛開始與他走入關係時,我同樣曾經懷疑過他的心態,甚至毫不客氣地用言語傷害他,質疑他的誠信,讓他流著眼淚地整理衣物,想離我而去。隨著相處時間增加,我慢慢感覺到自己其實是他最親密親近的人,我對他的重要性遠勝過家族。此時發現他在財務上很自然地不跟哥哥有所交集,讓我對我與他在沙漠的未來更有信心!畢竟我同樣擔憂自己以後必須幫忙他養那一大家子人哪!

  當我一一問起在沙漠建造露營區所需的條件與資金時,他總能馬上詳細確實地回答我,包括報價與方法等等。討論中,我漸漸明白他早已不斷思索如何才能在沙漠安居樂業,脫離赤貧生活,然他雖有能力與意願,知道方法,卻苦於資金籌措,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光是餬口,便已相當疲憊,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機會與可能性去實踐讓未來更有希望的計畫啊!我的出現之於他,幾乎可說是讓他之前的規劃與藍圖慢慢出現實踐的曙光。

  

  人生中有太多事,完全不在一己掌控內,我同樣不想讓相愛的彼此過著相隔兩地,共嚐思念的生活,然而此時各種條件真的在短時間之內無法獲得改善,便也只能這般走著了。

  我會考慮接他來台灣一起生活,可以感覺得出來他一個人在沙漠,真的好難過!

  

  

  

  

  

  

  

  

2 則留言:

chenjuyeh 提到...

吃飯要正常呀!我爹娘說氣喘是腸胃引起的,應該是吃飯時間/吃的東西不正常造成的,快回想是不是在沙漠你都正常吃飯&沒有食用過多加工食品呀?!

Jala 提到...

天哪! 妳爹娘真是神準 !
快 ! 快請他們救我 !!!
在沙漠不僅飲食正常, 連作息都很規律!
食物方面, 也確實相對自然哪....
還好這種爆肝的教舞兼辦公室人生只到三月底,
再來我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撐不下去了, 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