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2012

更緊密的聯繫


  每隔幾天,打電話回沙漠給他,雖說用的是每日未花完的生活費,仍覺負擔沉重,每每說不到兩三句話,一張電話卡就用完了。

  還在沙漠時,便已想到分開後的聯絡方式,鼓勵他使用網咖,用網路保持聯絡,迅速又便宜。那時也想教他使用電腦,然而大字不識幾個的他,對電腦與網路有著莫名恐懼,總一再推託。

  三個禮拜前,我把亮亮的白駱駝款項匯給他,也多給他一些家用與生活費,他喜出望外地說要趕緊去找駱駝!然而這陣子,每回我打電話,問他正在做什麼?他的答案仍是上山挖化石,帶回來向在沙丘上的觀光客兜售。

  我問起駱駝的事,他說他已託大哥向遊牧民族詢問適恰的駱駝與價格,大哥較懂這些,很會殺價。

  前幾天,電話裡,我再度問:「你正在做什麼?」他的回答依舊是:「我正在沙丘上找觀光客,賣化石。」

  聽了這答案,雖已過了一整個月白天打工、晚上教舞,累到心臟都快停止的生活,當晚我仍睡不著,半夜爬起來打電話給他,啞著聲音,委婉明確地說:「若你這輩子只靠賣化石維生,未來是根本沒有任何出路的,這是為什麼我匯錢給你,有了駱駝,你賺錢會容易些。而且,你真的該去學讀書、寫字以及電腦的使用,否則我們無法擁有更美好的未來。我在台灣辛苦工作,努力掙錢,同樣希望你可以更積極地為我們的未來尋找更好的可能性。」

  他近乎委屈而急迫地說:「我同樣很努力工作賺錢!我今天賣出一顆化石,賺了一百塊!」

  我心想,一百塊摩洛哥幣,折合台幣不到四百塊,你想,在沙漠過著免強糊口的赤貧生活,會是我渴望的將來嗎?

  當下,我沒說什麼,就只一再強調:「你一定要去學讀書、寫字跟電腦,藉由網路,我們不僅不必花大筆電話費,就只為講上兩句,你可以寫 mail 給我,還可以用skype跟我通話,這樣我們才能一起構思更長遠的將來計劃。」

  他低聲地說:「我知道,我也很想跟妳好好說話,說久一點,也很想看看妳現在的樣子,我知道用電腦可以馬上看到妳……。」

  我說:「你表弟會用電腦,去找他教你吧!」

  他說:「好,我叫我表弟教我,然後我就寫 mail 給妳!」

  掛了電話,回到家,心裡難免沉重。我知道他有心學習,然而凡事到了摩洛哥,進展速度全部緩下,我是個性子急、動作迅速的人,努力要自己試著體諒他的狀況,不給他壓力,然而看著他的慢速度,知道他身邊的人教育程度皆不高,日日只求個溫飽,也可以理解體諒他對電腦的恐懼,心裡仍是無奈,不知遠在天邊的我,如何能鼓勵他,推他勇敢跨出第一步!

  

  前天,我竟在信箱裡收到他寄來的 mail,錯誤百出的法文拼字,大概只有我看得懂。呵,真不知他花了多少時間,才打完這僅為表達思念與愛意的短短幾句呢!

  我很開心,也很感動,覺得好像還是可以給他更多信任,他不是不做,而是很需要時間與鼓勵,才能慢慢往前走。也覺得或許他是真的很愛很愛我,正如他所說,他遠比我認知中還要想我,讓愛與思念成了督促他克服恐懼,學習上網的動力。

  Mail 裡,他跟我要 skype 帳號,我給了他。

  昨晚自文山社大下課,回到家,歷經上午加班、下午台大兩小時課程與晚上社大三小時課程,一整天的身心勞碌之後,我整個人彷彿被榨乾了,氣喘、呼吸過敏,讓我身體極度不適,洗完澡,躺到床上就不想動了,雖然他打了手機給我,我沒接到,仍不想下樓打電話給他。

  午夜後,昏昏沉沉、斷斷續續睡著,卻被蚊子叮咬給吵醒,癢得我睡不著,只好爬起來,無聊地上網。一打開信箱,竟收到他的 mail,給我他的skype 帳號,要我加他,我一看這封mail就在七分鐘之前發出,就知道他一定還掛在網上,趕緊打開skype

  半夜四點,我就這樣突然與沙漠取得連線。

  我問他人在哪兒?

  他說在家裡,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

  我問:「你哪來的電腦上網?」

  他說,前幾天,我打電話給他,要他學讀書、寫字與上網,當天他馬上跑去鄰近小城,花了四千塊台幣,買了一台二手電腦,用我之前留給他的modem上網,還叫我開視訊,說他想看看我。

  我笑著說,我披頭散髮,一臉疲憊倦容,不想讓他看到。

  昨晚是我離開摩洛哥這兩個半月以來,兩人聊得最久的一次。從聲音,可以聽得出來他真的好開心、好開心!一直說:「我好高興買了這台電腦,這樣我才能跟妳說話!我真的好想跟妳說說話!妳上飛機那天,我自己搭車回沙漠,一個人在車上哭了好久,真的好傷心、好捨不得妳走!」接著,他問我啥時才能回沙漠?說他真的很想我,等我一回去,他馬上就要跟我去辦結婚登記。

  我說我得在台灣賺足夠的創業基金才能回去,恐怕還得讓他再等上一段不短的時間。

  他說:「妳不需要賺很多錢,我們就可以在沙漠生活、工作,我只想要妳趕快回來,沒有錢都沒關係的!我們可以只用一點錢,蓋一間小小民宿,夠兩人生活就好了。如果短時間之內,妳沒辦法回來,那我就去台灣,我們兩個一起工作掙錢,再一起回沙漠!」

  我說:「你在台灣可以賺的錢有限,工作很辛苦,還是留在沙漠吧!更何況你不懂中文,沒有學歷文憑,在台灣又能做什麼呢?!」

  他說:「我可以去餐廳、去建築工地打工!」

  我說:「這種工作很辛苦,掙的錢也少,而且你那麼愛沙漠,若你來台灣,肯定不會開心的!我寧願你留在沙漠等我回去。」

  他說:「工作辛苦,錢賺得少,都沒關係!我只想要我們兩個人可以每天生活在一起!我一點都不想過這種相隔兩地的日子!」

  我說:「但我現在有其他可能性計畫,或許我會先去埃及一趟,許久以後,再回摩洛哥。」

  他篤定地說:「不行!妳要先回摩洛哥!以後有機會再去埃及!」

  我問:「為什麼你不要我去埃及?」

  他說:「埃及在打仗,很危險,我不要妳去,我要妳趕快回來摩洛哥!」

  我說:「但是若我有機會去埃及,就有可能想辦法回摩洛哥去看看你。」

  他勉為其難地接受了。

  我問:「萬一我在埃及遇到比你更好的對象,例如一個非常美麗的音樂家,怎麼辦?」

  他生氣地說:「那妳可以把我忘記!」

  我說:「幹啥不高興啊!萬一我不回去沙漠了,那你怎麼辦?」

  他說:「妳為什麼要說這種會讓我傷心的話?」

  我說:「未來很難預料啊!萬一我賺不到足夠的錢,而且路途遙遠,諸如此類的原因讓我回不去沙漠找你,你會很傷心嗎?」

  他說:「我現在就已經很傷心了。」

  我無言了好一會兒,說:「萬一我真的不回去,你會另尋對象嗎?」

  他斬釘截鐵地說:「我不要!我要等妳回來!我都已經找到我的真愛了,為什麼還要再找其他人?」

  我說:「我的意思是,萬一我不回去啊!」

  他說:「那我就一輩子單身。」

  我開始頭痛,後悔在沙漠時,跟他開那些無聊的玩笑,他竟然全當真了!

  他說:「我真的太想妳了,妳還記得妳給我的那顆水晶嗎?每天晚上睡覺時,我都把水晶像糖果一樣含在嘴裡,就會覺得比較開心。昨天,我去找沙漠清泉,照妳說的方式淨化水晶。當我把水晶放在水裡時,我覺得水晶看起來很開心,我也很開心!」

  我想起他總習慣在嘴裡咬一小塊頭巾地睡覺,此時則換成我給他的水晶,覺得他的愛好單純、好可愛,也很心疼讓他這樣在沙漠裡等我。

  他問:「妳的雙頭蛇手鐲呢?」

  我說:「我一回台灣,馬上就斷成兩截了!」

  他說:「妳給我住址,我去幫妳找傳統手鐲,寄去台灣給妳!」

  我笑著說:「如果我今年真有機會去埃及,就想辦法順道回摩洛哥見你,你就可以當面給我啦!」

  接著,我問起在沙漠建造露營區的事情,他很仔細地回答,說他已經找到一塊適恰的地方,可以找個朋友跟他一起鑿井,不花很多錢,只需要買抽水馬達,還需要購買幾頂帳篷、寢具與棕櫚樹,露營區就完工了!我也一一詳問每個項目所需的資金,知道這一切真的可以早日動工,緩慢建造,就像種了一棵樹,必須有耐心地等樹長大一般。

  我說:「等你買了駱駝,收入較好些,除了賺錢給家裡,也可以存點錢,做長期打算。」

  他急切地說:「我知道!我會努力工作,慢慢賺錢買第二頭駱駝,等我們有四、五頭駱駝,生活會好很多!」

  我笑著說:「對呀!如果你錢賺得不夠多,可是連我的防曬乳液都買不起呢!」

  他同樣笑著,說:「好,我會認真工作,等妳回來!我已經跟我媽媽說我要等妳回來結婚,我媽媽說我可以自由做主。家裡其他人也全知道我跟妳的關係,大家都看得出來自從妳離開以後,我一直很悲傷。那妳呢?妳跟妳媽媽說妳要回沙漠跟我結婚的事情了嗎?」

  我尷尬地傻笑,說:「我是提了一點,但我媽不想當真。」

  他說:「給妳媽媽看我的照片!」

  我笑而不語,心想,我沒事才不想做些會讓我娘心臟病發作的事情咧……。

  

  藉著 skype,我們聊了一個小時,感覺得出來他很開心!一直說:「我好高興可以跟妳說話,我真的好想妳,我好高興買了這台電腦!妳趕快回來!」

  讓我比較安心的是,他對我們的未來有著具體想像,也以他的速度與努力,緩慢進行中,且他具有一一完成這些計畫的能力,所以最明智的作法仍是我在台灣掙錢,讓他有點資本在沙漠緩慢建造我與他未來能夠遮風躲雨的地方。

  

  他對我有一份很深的依戀,好像只要我在,他就很開心一般。

  對他,我常覺得自己像個「長者」,以最不經意的方式呵護著他,必須耐著性子地推他慢慢往前走,鼓勵他去發展那些他因外在環境因素而未能被開發的潛能,甚至給他學習機會,補償他年幼即被剝奪的受教權。

  有時,我不知道這究竟算哪門子的「愛情」?就只知,打從我無意間將手放上他的腰際那一刻起,我與他之間突然建立起一份極為深刻的連結,相戀瞬間成為無法逆轉的宿命。他的狀況難免考驗我對人的「信任」,但他不經意的反應總讓我的直覺說著:「我依舊仍是可以相信這個人。」他的存在與這份關係,給我很大的穩定力量甚至是決心,認真勇敢而徹底全面地面對此時的生命功課──金錢議題。

  

  我的心,急切地渴望早日回撒哈拉,那兒有那樣多的事情讓我渴望一一完成,更何況,我的戀人在那兒殷切期盼著我的歸期。

  然而,我卻也同時計畫起前往埃及進行傳統樂舞的調查之旅。

  累得趴在床上,緊緊把握僅剩的兩個半小時睡眠,準備隔天一大早還要上班時,竟覺有三個截然不同的自己在交替轉換地面對這個世界與生命本身──在台灣認真工作、努力掙錢的我,在埃及樂舞裡無盡沉醉且進行無法言說的探索的我,以及在撒哈拉裡的我。

  我想要的,竟是一場巨大整合,與更高格局的創造。

  神哪,再一次地,祢已經接收到我的祈求了,萬事拜託了,3Q啊……。

  

  

  

  

  

  

  

  

5 則留言:

香縈 提到...

哪門子愛情?當然是
扣人心弦,感天動地,長長久久的
互信互愛的真愛情啊!

匿名 提到...

好感人喔!
沙漠阿郎衝去買電腦超有魄力&行動力的!
忍不住想為他鼓掌喝采ㄟ!

by choice

Jala 提到...

唉唷,還好啦!
妳們兩個講得也未免太誇張了!
談這種感情,真的不是很容易,
只是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就勇敢承擔吧!
不然是還能怎樣呢.....。

星砂 提到...

我看了也很感動,他真的很愛很愛你。^_^

Jala 提到...

嘿啊,一個能夠因為思念與愛,
勇敢戰勝內心恐懼,跨出第一步的人,
總是讓人願意對他的真心與未來抱持較樂觀的態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