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2012

用了好大的力氣

  每天都好想睡覺。


  還好這種白天打工、晚上教舞,一週工作七天的日子,就只到這月底。

  前天一早搭公車上班,累得在車上呼呼大睡,直睡到總站,才被司機給喚醒,尷尬地趕搭下一班車往回走,自然也上班遲到了。

  隔天,我警覺地提早出門,一上車,司機一看到我,竟然馬上當著全車的人的面,劈頭就說:「妳就是昨天睡到總站那個吼~!」

  吼,拜託,司機先生,本人最真實的身分與代號是「性感美豔」,而不是「睡到總站」,好嘛!

  

  週五上了一天的班,工作量並不大,還是累!主管的負面能量尤其讓人想躲,只要主管一進辦公室,所有人都開始進入警戒狀態,連我也不例外。

  即便如此,我仍有能耐在上班時做自己的事──聽音樂、編自己的舞。離開舞蹈一年多,很高興舞蹈創作能力都還在,哈哈!

  聽音樂、編舞時,感覺到自己對舞蹈的想像與感觸持續產生細微變化,我說不上來是什麼樣的不同,但似乎就只是把某些東西給看得再更細微些,少了些疑問困惑,多了些放鬆自在吧。

  此時,似乎又開始在「轉」,從先前只想自由跳即興的衝動,慢慢回到享受編舞樂趣的狀態。

  我這一整個人生,似乎真的就是處於不停變動與轉化中。

  

  下了班,匆忙趕到大安社大,身心疲憊地想睡,一直告訴自己:撐到月底吧!再來會較輕鬆些。

  本週是大安第三堂課,人數遠比預定中要來得多!幾乎已接近文山的程度了。

  上學期那位老師留下來的舊生其實是極少數,我帶了好幾個自己的舊生過來,Polly 同樣大力幫我招生,加上幾位「慕名而來」與「無意間踏入」的學員,一班就這樣撐起來了!其中有幾個其實是我請她們從文山「疏散」過來的學員,畢竟人多不好上課,而我也想同時撐起兩班。

  看著擠滿一間小教室的人兒,很是開心!在與舊生共同努力下,我竟然就這樣把大安這一班給撐起來了哩!更好玩的是,不斷有意想不到的人持續加入!

  例如有一位台大大氣系的同學,因為尋找基因改造作物的資料,發現我之前寫的一篇阿根廷大豆的文章,順道在網路上找起我的舞蹈影音,發現這學期我在文山社大上課,上週跑去旁聽,我請她考慮到大安上課,「疏散」一下文山擁擠的人潮,沒想到本週她不僅出現了,甚至還帶著自己的姐姐前來!

  

  昨晚在大安的課,花我很多力氣,除了人數較多,也因班上有些學員已經有基礎了,另外一些卻是才剛開始肢體律動課程,姿勢與動作全都不怎麼正確且每個人問題不同,讓我不得不一一巡視、糾正,一再講解,上到後來,真的很累!其中有幾位的習慣性身體使用方式很容易造成運動傷害,時常讓我看得膽顫心驚,必須一再提醒她們改變姿勢!

  一堂課過去了,雖然我已盡量提高課程密度,稍有進度,但整堂課真的很難再往前帶。每堂課若沒能多給點新的,我自己其實會很焦慮,若在動作上難以有所進展,我只好從音樂介紹來補足,多給些新東西。

  

  神奇的是,這學期有數位年輕女孩是因讀了我的書,也想藉由舞蹈來接受甚至喜歡自己的身體,勇敢地跨出第一步,鼓起勇氣地來上舞蹈課,這自然讓我對她們有更多的關注。

  另外還有一些,是想藉由這堂課,多認識舞蹈文化與音樂背景。

  此外,當然還有一些就只是下班單純來運動、流汗、動身體的人兒。

  學員程度與訴求不一,我也只能盡力達到某種平衡。

  

  三月份,天天工作的日子實在好累!

  昨晚在大安,我真的是用很大的力氣與能量在帶課。

  下課回到家,累到完全不想動,開始有暈眩感。

  台北氣候變異極大,同樣對我的身體造成很大負擔。

  下週,依舊忙碌。

  週一難得休假,然而我中午要跟出版社編輯與鄭女士開會,下午還有另外一場重要會談。週二上午得加班,下午台大的課,晚上文山社大,接著週三上班……。

  好累喔,累到我沒時間、體力想太多了。

  

  不久前,我向某團隊提了個案子,幾天後就收到通知,得知案子已經過關,再來就正式跑程序了。若這次計畫成功,我會比預定中更早去埃及探索,解開我的身世之謎。

  有時,我想好好上課,想在我離去前,多給學員一些什麼,還得努力掙錢,早日回撒哈拉。

  卻又覺祂為我的人生與將來做了更為適恰的安排,或許我真的會出其不意地有機會去埃及,對傳統樂舞及土地進行更大的統整,包括我自己的內在整合。

  這陣子,我不斷遇到與法律及農業相關的人,自己心裡則渴望回撒哈拉,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將明白自己為何與這些人相遇吧!

  

  天天工作,真的好累!

  累到完全沒時間、心力與靈感思考自己在外頭開課的事宜,進而設計進階班課程呀!

  

  上完大安的課,表示一整週舞蹈課程結束。

  然而週末我仍得在辦公室打工,好累喔……。

  身體與靈魂都想跳舞,但根本跳不動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