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2012

愉快的週六



  昨晚在大安社大上課極為開心的歡喜能量延續到今天,夜裡,睡眠時間雖不多,但今天精神狀況頗佳。

  上午,前往拍攝兒童印度舞工作坊。在前兩週家長反應不佳之後,老師調整課程,減少了舞蹈文化介紹,加重律動比重。呵,我好像真的在這等試圖符合他人期許的努力中,看見自己的影子。

  我很喜歡拍照,幫這些藉由身體律動在認識彼此的親子們拍照,試圖抓住小孩最最天真自然的展現與笑,以及發生在親子間的美麗溫馨互動。

  就一份「愛」吧,我想。

  

  親子活動參與者,多數為母親與小孩,偶有父親出現,但極為少數。

  在拍照中觀察,觀察眼前一對對「親子」,突然發現,笑容最活潑燦爛的小朋友,身後往往有個開心自在的家長,相對地,那些個神情凝重甚至心不在焉的母親們,孩子對週遭的反應往往相對遲緩、漠然,好奇心較低些。

  上課前,一個活潑俏皮的嬌小身影蹦蹦跳跳地進了教室,我的視線馬上被她活潑歡喜的姿態所吸引。小女孩身上穿著極為美麗的磚紅色服飾,綁著金色的寬大腰帶,戴著一大串白色珠珠手鍊與戒指,還特地用項鍊點綴頭髮,堪稱全場最為盛裝打扮的印度風小美女了!

  下課後,我好奇一問,才知那身衣服是工作坊前一晚,媽媽用自己的舊衣物趕工出來的。

  這活潑靈動的小女孩特別吸引我的注意,讓我不由自主為這對母女拍了極多照片,其中有幾張讓我自己好喜歡!想了想,終究主動跑去跟媽媽說,我為她們拍了不少照片,要不要我寄給她?媽媽當然受寵若驚地答應了!快下課時,爸爸帶著妹妹,拿著專業相機,來接媽媽跟姐姐下課了。

  這一聊,我才知道這小女孩非常古靈精怪,很有自己的想法且很固執,十分活潑好動,讓爸爸媽媽傷透了腦筋!媽媽說,因為小女孩太活潑,完全靜不下來,讓媽媽不敢帶小女孩去圖書館。

  看著小女孩穿著媽媽趕工出來的印度風服飾,活蹦亂跳地到處跑來跑去,面對鏡頭,又是擠眉弄眼,又是嘟嘴撒嬌的,我好深刻地感覺到,被深深愛著的孩子,渾身散發一種活潑自在的光芒,好幸福、好可愛!

  看著他們這一家,我這才對於何謂「幸福家庭」稍有理解。

  

  週日再上一天班,週一不用到辦公室,只有晚上北投社大的課。

  唉,我自己好想跳舞喔,實在是……。

  然而當我得準備教舞,其實是沒啥體力與精力可以保留給自己的舞蹈的。

  詭異的是,我對舞蹈的慾望愈來愈不是藉由身體來滿足,而是聽音樂與想像,即便當我真有機會練自己的舞,我時常只是開心專注地聽著蘇非音樂,跟著走路而已。

  心一直往蘇非那兒跑去,連我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

  

  上完週五晚上大安社大的課,心情超好的!

  每當我在台灣的路走得較順些,便似乎離沙漠更近了一點點。

  我很想盡快回去,尤其當我知道他是那樣殷切期盼我的歸期。

  對他,我有一份累生累世的承諾。

  而他,竟也這般生生世世靜靜等著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