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2012

在大安超開心的一堂課!


  今天晚上在大安的這堂課,我上得超開心的!

  下了班,隨即趕往大安社大,六點半前進教室,換衣服,微微燈光中,聽我的音樂,動身體,慢慢與屬於我的那個世界取得連結。

  這樣的「儀式」,約莫始於去摩洛哥前的最後一個學期,那時是為了準備告別演出曲目,同時也是我與我的身體開始自發性地在音樂與舞蹈中,建立自己的「儀式」,為了潔淨自身或空間。

  這次再回來,很自然地再度走進這樣的秘密儀式。

  

  上課前,心裡多少悲傷落寞,看著台北灰濛濛的天,與自己這四大不調的身軀,不知究竟何時才能回到撒哈拉我的母親懷裡?日日呼吸過敏、鼻塞又氣喘,還得為三餐及回摩洛哥創業的基金傷腦筋,我真的不確定自己可以撐到什麼時候。

  卻又非常感謝祂,讓我這樣確定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回撒哈拉創造一場更大的夢,還讓我在沙漠有個戀人殷切等著我的歸去,給了我極大的穩定力量來面對此時功課。

  聽著音樂,隨意動身體時,我的心開始靜定,感覺我與沙漠與祂的連結不曾中斷,然後我知道,今晚上課,我必須當回我自己,就這麼多了。

  

  快上課時,同學一個個進教室,大夥兒略微聊聊天。

  小鄧同學一走進教室,我馬上問:「妳去報名了沒?」

  她笑著白我一眼,說:「報名了啦,妳就只在乎這個!」

  今晚出現了個「嬌客」──亮亮同學!

  大夥兒不知聊到哪兒,我指著亮亮說:「她可是白駱駝的女主人呢!」

  Polly 詫異地說:「原來她就是亮亮喔!」

  所有人隨即轉頭看她!一副大夥兒都很了的樣子!

  呵!超好玩的!看來大家都有在注意部落格動向哦!

  還有就是,我們家珦如考上台大法律研究所囉!而且還是刑法哩!

  將來哪天我要是殺人放火,第一個接到我電話的人,就是珦如啦!

  

  今晚上課人數比預期得多,有兩、三位是因文山人數太多,從我部落格上看到我在大安也有課,便跑到這兒來,自動疏散,讓我超開心的!

  上課前,小鄧同學跟我說,她去辦公室報名繳費時,看見幾位先前舊學員退選,改修別堂課,也跟大安社大說,上我的課,運動量不夠。

  我一聽,彷彿吃了定心丸一般,決定今晚就是開開心心地照我的方式帶課,不再試圖說服任何人,不再努力解釋我為什麼要這樣帶課,而是坦然喜悅地當我自己,給出所有我能給也想給的那些。

  我預計今晚要看影片,進行肢體律動之後,隨即準備播放影片。

  無奈的是,光是搞定單槍,就耗掉至少半小時,多虧數位年輕女孩兒在旁邊幫忙處理。

  看完影片,繼續帶律動。

  愈到課程最後,我就愈像我自己本來的樣子。

  下課時,整個人超開心的!

  Polly 說,她直到今天晚上這堂課,才覺得「回到蔡適任課堂上」,在試教與第一週,都覺得我整個人不知道跑哪兒去了,有點不太認識我。

  一起搭公車時,我開心到整個人都快飛起來了!

  雖然大安社大找我來,當初目的主要是為了接先前那位老師的課程,讓已經報名的十三位舊生還有課可以上,怎知我的授課方式、理念與訴求全都與之前那位老師有著極大差距,舊生接受度不高,態度搖擺,不知要不要繼續上,連帶讓我十分緊張,很擔心這堂課將因先前舊生退選而開不成。

  仔細思考過後,隨即明白我不可能倚靠先前舊生來撐這一堂課,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教法與風格,這十多位舊生喜歡的是先前那位老師,若對我的課程難以接受,這同樣是非常合理的事情。

  想通之後,我隨即做一件事:不期望先前舊生能夠全部留下地撐起這堂課,更不奢望她們可以接受我的授課風格,卻是努力地將我已經累積起的舊生給拉到這班,還要她們幫忙宣傳課程!

  Polly 幫我超多忙的!前前後後拉了好幾個人來上課,認真努力地在臉書上寫上課心得,就為幫我找學生,讓我超感動的!

  在這學期大安這一班,有兩位學員是 Polly 找來的。好玩的是,今天一清點,唸心理的人,竟然高達四個!

  我很謝謝 Polly,不僅因為她努力幫我招生,讓這堂課終於可以漸漸撐起,更因為當學員是因性質與訴求接近而前來時,這讓我帶起課來,更能揮灑得開!

  

  離開教室,前往公車站牌搭車時,我開心地整個人都快飛起來了!

  呵,是的,我很知道先前這堂課的舊生泰半已經退選,願意留下來的並不多,然而神奇的是,在這個空間,竟自然而然聚集一群為我而來的人,這堂課,愈來愈是「給我的」,讓我能夠自由揮灑,好好去帶的課程!

  在試教與第一堂課時,我可以明顯感受到眼前聽者的質疑及打量眼光,先前在台灣受的傷害及委屈經驗一一浮現,讓我再度感受到恐懼如何動搖我的信心,讓我慌張失措。

  大安新生榮華在臉書上給我的一段話,給了我很大的穩定力量,讓我較不那樣懼怕「陌生人」,連帶也加強我對人的信任。

  接著,是小鄧在上課前讓我知道舊生已經去退選,我整個人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樣,知道我不需要再隱藏自己地試圖說服任何人,只需專注帶課,專心去愛我眼前的每個人兒便是,帶著一份對生命與自己更大的信任。

  我願意相信祂會為所有人做最好的安排,祂會讓適合這堂課的人自動聚集在這裡,也會讓那些選擇轉身離去的人,找到更符合她們需求的老師與空間。

  然後,我發現那些選擇離去的身影再無法傷害我,當我是那樣明顯感知自己身邊有這麼多人深深愛著我,支持著我的時候,當我是那樣明確地知道祂是那樣深深愛著我與所有人的時候。

  

  下了課,我整個人超 high

  謝謝今晚所有來上課的人兒們!

  是妳們的支持、理解與鼓勵,讓我覺得自己好像離沙漠又更近了些!

  

  回到住處,先去打電話回沙漠給他,無須跟他解釋社大開課狀況以及我與所有人的努力,就只跟他說,我工作量很大,正努力攢錢中,會盡快回去。

  他也生病了,咳嗽不斷,也正努力尋找觀光客,賺點吃飯錢。

  我提醒他,要趕緊去找亮亮的白駱駝。

  他說白駱駝在那一帶不常見,他要到沙丘後方,尋找遊牧民族還養著的白駱駝。

  

  嗯,謝謝所有支持我,這一路陪我走的人兒們。

  若不是妳們一路愛相隨,我的任何一個夢想都不可能被實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