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2012

兩堂課


  原來一週工作七天的日子就是這樣辛苦啊!

  每天都好累,永遠睡不飽。

  最讓我身體受苦的,依舊是台北濕冷天氣與汙濁空氣,讓我鎮日鼻塞,早晚氣喘。

  我想念讓我百病全消的撒哈拉我的母親,嗚嗚嗚……。

  神哪!請快快放我回沙漠,當那在沙丘與綠洲之間馳騁的游牧蕃仔吧!

  

  下午是台大的課,我提早抵達教室,心裡最想做的事情其實是睡覺,呃……。

  我們在台大體育館上課的那間教室並無播放器材,為了讓同學能有較佳的聽音設備,我特地帶了自已的喇叭過來,然而因為教室環境條件不佳,讓不同課程呈現彼此干擾的狀態,因為我不想聽見來自其他課程的雜音,上課時,便不斷播放音樂,不斷教動作,要同學自己練習!

  台大每期同學特質都不一樣,全都很好玩!

  這一期男同學較先前為多,其中一位高大威武的男同學還是打棒球的,我很好奇他為啥要來上這堂課啊?開發自己的女性特質嗎?有幾個男同學很好笑,平添不少上課趣味。

  其中有一位男同學特別神奇,往往我教完一個動作,放音樂讓他們練習時,他總會不由自主,自動自發地跳到更進一步的練習,臉上還帶著一抹快樂的笑!上禮拜,我特地請他出來示範,這禮拜依然!今天帶了一個新練習,他示範得很開心,沒想到他身邊那位女同學竟然噗哧地笑了出來!我問原因?她說:「他的笑容好猥褻!」啊諾……,妳怎麼這樣講人家啦!

  

  兩個小時的課,很快就上完了,我卻覺得自己的身心靈依然處在睡眠狀態,竟然還是有辦法把課程給上完!

  因為知道這學期時數與堂數都較先前較少,所以我特地提高上課密度,以免到了期末,無法帶完該教的東西。

  

  下課後,跟妙芬老師一起走路去搭捷運,晚上是文山的課。

  倫家妙芬老師說我現在變得沒以前憤世嫉俗而尖銳,啊這一點是一定要記下來的啦!

  呵,只能說,沙漠改變我很大……。

  

  到了文山社大,我還是好想睡……。

  默默走進辦公室,默默買了十元咖啡,帶著我的十元烤番薯,默默走進教室,吃我的晚餐。雖然跟社大說,我會提早進教室,因為要備課,但我唯一真的想做的事情,其實是睡覺……。

  烤番薯啃幾口,配一點文山社大有機咖啡,開始放音樂,而且是我的秘密音樂,那不是用來跳舞的,而是讓我在樂舞中,與屬於我的另個世界取得連結的方式。當我隨著那樣的音樂動身體,即便只是走路,都不僅是「舞」,卻是一場「儀式」,是「召喚」。

  然而只有要學員進教室,我就不會進行屬於我與祂之間的秘密對話。

  對我而言,這樣的「儀式」與「召喚」,誕生在舞蹈之前。

  我在那音樂當中,聽見輕輕吹過棕櫚樹的沙漠之風,與駱駝身上的鈴鐺聲,聽見風如何以改變女人身上長袍的線條來證實自身力量,然後,我在音樂裡的沙漠之風中,感受到自己的翅膀如何逐漸打開,聽見笛音輕柔地平順翅膀上一根根羽毛,然後,我伸手向祂,承接來自祂的愛,與屬於我的潔淨空間與純淨能量取得連結。

  這,就是我的備課。

  

  今晚在文山上課,跟在台大一樣順利!

  預計今晚要放影片,暖身過後,開始進行動作教學,也做空間走動的練習,看影片時,也趁機進行舞蹈文化的介紹。

  這是我對社大課程很深的心願吧!我不在乎學員到了學期末,可以把舞蹈跳到哪個程度,但我真的希望在這學期結束時,學員在觀舞時,能多些欣賞能力,在音樂與舞蹈實踐中,與未知的自己相遇,甚至激發創造潛能。

  

  我已有了屬於自己的帶課方式與授課理念,這套舞蹈教學法,奠基於我自己在巴黎的漫長學舞歷程,並在那兩年半的社大與台大舞蹈教學中,一堂堂磨練而出。此時再上課,確實是過往那套方式的再操練與更精緻靈活化,然而這當中改變最大的,應該是我自己的授課方式吧!

  以前,我非常仰賴極度詳實的事前備課,做為一堂課的架構。

  現在,我用最多的,其實是「內力」,用內在能量來撐起一堂課,腦中大致有幾個練習方案,但是專注觀察課程狀態,依據當下靈感與學員互動地挑選練習項目與音樂的使用。

  

  今晚在文山,我非常詫異地看見珦如走進教室,想都不想地朝她大叫:「啊妳來幹嘛啦?」隨即意識到自己反應過於直接,馬上改口,輕聲細語地說:「這位同學,妳不是要去上大安嗎?怎麼會來這裡呢?」

  下課後,珦如還說,她來上課前,心裡還想著,我會不會覺得一週見她兩次,很煩?!

  唉唷,同學不要這樣講嘛!我知道妳想我,想多見見我呀!

  

  上課前,與同學聊了聊,珦如問我有沒有可能開進階?另外一位同學也想上,我這才說我確實有計畫自己開課,其中一班會是進階,這兩個年輕女孩馬上說要報名!

  呵!我跟鳳媖討論時,曾說好,進階只要有五個就開班,時間訂在週六晚上,沒想到今晚就出現兩個報名者了呀,真好!

  

  下課後,珦如說我今天在文山帶的節奏感很好,上週在大安,是我太緊張。

  嗯……,無論如何,我真的很希望這學期能把大安給撐起來,因為真的必須先努力撐起一個空間,更為豐富多元的發展才有可能誕生哪!

  就在出門去台大上課之前,我才在臉書上跟 Lach 說,我感覺到自己與舞的事情尚未完成,也感覺到「教學」之於我,產生細緻的質變,這學期慢慢靠攏過來的人,當中不少是「慕名而來」,同質性也愈來愈高,想要的東西,愈來愈符合我的課程走向。

  今天在台大與文山的課堂上,我可以清楚感覺到自己愈來愈是用「內力」在帶課,用自己的內在能量,把一堂課給撐起來,帶著所有人往我要的方向前去,也愈來愈不害怕去說那些我真心想說的事情。

  

  珦如超好笑,今晚一聽我要幫台大學生開一班只有八人的小班課,問我那是什麼?

  我說,類似「私塾」的課程,是這幾個學生自己找我去開課,不是我開課,她們來報名。

  珦如竟然問我:「那我可不可以參加?!」

  我當場大叫:「妳上那個幹什麼啦?都已經八個人了……。」

  唉,我好兇喔,幹啥這樣啊……。人家年輕女孩兒也是有心學習,我幹啥兇人家啦!

  

  一週工作七天,身體真的好累!

  先來去睡,明早還要上班呢!

  還好這種日日工作的日子只到三月底,不然我真的撐不下去!

  

  

  

  

  

  

  

9 則留言:

流浪小野貓 提到...

我也要做第三個進階班學員!我也有想過跟珦如一樣...一週見到你兩次.....

Jala 提到...

哈哈!真是太好了!如此一來,進階班很快就要開課成功了!真沒想到這麼順利啊!

我預計五人以上就開,加上鳳媖,現在就有四個人報名了哩!
再找找看還有沒有人要上,當然是以之前的舊生為主,畢竟這是進階哪!
時間預計四月中開課,我跟鳳媖正在找場地,確定後,就要正式對外發布消息囉!

匿名 提到...

老師!你什麼時候要來臺中開課啊??(喔喔我是以前台大的學生,已經畢業了~)
我也想要把握老師還在台灣的時間,好好學舞,好好聆聽自己身體的聲音!
期待老師來台中開課啦!加油加油!!

Jala 提到...

同學......
妳這樣, 我很難接咧 !!!
要我去台中開工作坊, 很簡單哪 !
妳要是能多拉幾個人,
確定我特地下去一次, 不會虧本,
那我們就可以開始在台中找場地啦 !
一旦確定, 就正式對外宣傳與招生啦 !!!
這麼簡單的事情, 只要每個人多少都動一點, 事情就被成就了 !
好啦, 妳想一想, 身邊有沒有也想跳舞的朋友,
拉近來一起參加啦 !!!

匿名 提到...

好! 那我開始抓身邊的人!

Jala 提到...

加油!相信自己可以的!
台中場次就靠妳推廣了!
我們可以先辦體驗營之類,
例如一個周末整天或下午,
確定有一定人數以上,
再來考慮開定期的課程呀!

蘇太 提到...

台中場我也來湊一腳!(蔡老ㄙ會說你輪口以不用來,派"小朋友"來就口以了)哈!

Jala 提到...

妳們幾個"台中幫"的,要不要彼此聯絡一下?
只要人數夠,我就可以下去開課,
先從工作坊或體驗課程開始,
根本不是問題啊!
事情是真的可以很簡單說.....。

又:蘇太人還是要來啦,
帶著"小朋友們"來讓我玩一下,
之後就可以默默地回家休養。
然後要記得到前面櫃檯繳錢唷.....。

蘇太 提到...

所以我說咩"小朋友"才是重點!金猛跟他老弟只是跑跑龍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