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2012

漸聚



  週一不用上班,睡到中午起床,準備下午去看中醫時,才赫然想起:今晚北投社大有課!

  週二不用上班,下午是台大的課,晚上則是文山社大。

  
  週三開始上班,直到週日。

  這才發現,原來此時我一週工作七天哪!

  難怪我累得……。

  昨晚,他打了數通電話給我,像孩子一樣固執地說很想我,沒有辦法在天天想我的狀況下,過上四、五年,要我盡快回去。今天晚上,再度打電話來,就只為說一模一樣的話。

  而我呢,也只能傻笑地說:「我需要工作賺錢,才可能攢夠創業績金回沙漠,我真的已經盡力在加快回沙漠的速度了……。」

  

  蔡枝仍天天半夜哭鬧不休,還會尿床,我則日日鼻塞、流鼻水,睡得斷斷續續。

  下午去看醫生,診所滿是人,讓醫療品質遠不如先前好。

  離開診所,簡單吃過飯,隨即前往北投社大。

  今晚上課很開心!除了原先預定的動作教學之外,也看了影片,可惜後來時間不夠,不僅未能將事前準備好的影片給播放完畢,亦無法進行更多的討論,只好等下週再繼續了。

  下了課,與幾位學員一同搭車前往捷運站,聊天中,才知這學期北投社大有兩位學員遠自天母來這兒上課,而且還是「慕名而來」哩!

  天哪!我今天才知道原來我這麼紅喔!呵呵……。

  其中一位竟然是林詩齡老師以前的拼布學生,還說起,那時詩齡老師上課,還會很開心地說,她一直在想,要如何做舞衣,才能展現台灣特色!到後來,那件台灣花布做成,且是由詩齡老師親手縫製的舞衣,就是穿在在下我蔡某人身上啦,呵呵!2011 年,我不僅穿去巴黎跳給法國人看,也在九月底,穿著這件舞衣,完成我的告別演出,隨即前往摩洛哥。

  說到這件事,我對詩齡老師超級不好意思的啦!因為我那時狀態特殊,很失禮地就這樣跟詩齡老師失聯了,而一旦失聯,就更不好意思打電話給人家了,嗚嗚嗚……。

  今天同學很可愛地提到這件舞衣,我說網路上找得到我穿那件舞衣跳舞的影片,這會兒乾脆直接貼在這兒吧!

  

  回家前,依舊與鳳媖在捷運站裡談了好一會兒關於我自己開課的事情。實在很感謝她此時出現在我身邊,若不是她在旁鼓勵與幫忙,我肯定會拖很久,才有可能跨出第一步,在台大與社大架構外,自行開課。再來,關於課程規定等等,全交由她幫我設想了!

  我們聊了很多事,也討論一堂課該收多少錢。

  雖然知道若把價碼定高,似乎也是抬高身價的方式,也讓一堂課約莫兩三個人就能成班。然而我心裡那把道德的尺,就是無法接受這件事!當我在法國學舞時,身為留學生的我,得每天省吃儉用,才能去上舞蹈課。幾乎所有在巴黎的老師,我全都拜訪過了,陸陸續續也上了不少國際大師營的課程,學費之高,連我都記不住了。那時自己不過是個窮留學生,每回付那筆高昂學費,真的好心疼!

  偶爾遇到品質極佳且價格低廉的課程,真的好開心、好開心!那時就想,啊,若哪天我也教舞,一定也要給出這樣的課程,讓所有人都有能力來享受一堂品質優良的舞蹈課!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社大理念如此吸引我:因為學費低廉且無入學門檻,讓解放知識成了可能,也讓學費不再成為教育資源分享的阻礙。

  哪知因著種種因素,社大有時竟像個廉價補習班與才藝班,也讓我在教舞時,很難不去面對主流市場與開課門檻的壓力。

  所以,當初真的是我太傻、太天真地過度相信理想嗎?!

  然而鳳媖同樣指出一件重要的事情:學費高,只需兩三人即可開班,看似開課容易,卻也表示高學費的門檻將限制學員人數,會來報名上課的人,將只是少數族群,就長期發展來說,仍將受限。

  而我呢,我依舊是那個天真、樂觀又開朗的人哪!我依舊希望能有更多人到課堂上來一起玩,分享所有我在巴黎漫長學舞過程的累積,我毫無任何舞蹈事業版圖想拓展,更無開辦舞蹈教室或舞團的野心,但我真的很想藉由課程,將不同的樂舞喜悅給傳遞出去。

  

  今天上課前,一位學員拿了個袋子給我,說是一位志工託她拿給我,還說等一下志工會解釋。我打開帶子一看,發現裡面是手工餅乾,心裡馬上想起瓊文,因為只有她會在開學時,送來自己親手做的蛋糕餅乾,慶祝我開課成功!

  不等志工前來,我看見袋子上的小卡片,打開一看,果然是瓊文!她送了自己親手做的小西點給我,一共有三樣:香蕉巧克力奶酥、蜂蜜燕麥手工餅乾以及杏仁米香巧克力。

  全是她自己做的咧,超厲害的啦!

  收到她的禮物,我真的很感動!

  這同樣是社大極為珍貴可愛的地方吧!如果不是社大提供一個允許所有人在這兒學習與分享知識的空間,有怎麼可能讓我有機會與這樣美好的人兒相遇呢!雖然許多學員已不再出現在課堂上,然而我知道大夥兒彼此間的關懷與關心仍在!

  很感恩,真的!

  

  回到家,一上網,隨即收到一位這學期大安社大新生在臉書上的留言:「老師,我尊重您也尊重專業,只是我是喜歡而不努力的那種學生,我也想感覺您自己的方式和正統的埃及舞,台灣的滿街是我就不用大老遠從中和跑來了。」當下真的好感動!

  這學期,愈來愈多人是因著我的課程的特殊性,從不同地方前來,真的讓我好開心!也更慶幸先前即使遭受多大的挫折、摧殘與誤解,甚至被視為瘋子,我仍堅持說著我的心要我說的那些,用我認為最好的方式來帶課。

  我相信,很快地,將有愈來愈多像這樣的人聚集在課堂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