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2012

努力撐空間


  啊諾……,神的安排,肯定有祂的道理吧!

  這份打工工作演變至此時局面,遠在當初意料之外!

  我恰巧在最不忙的兩個月進來,又只是短期工,除了打雜,辦公室真的不需要我,更不可能交托重任。

  默默地,我整理起自己的書稿,幾天過去了,一百多頁的書稿不僅潤飾完畢,也將電腦裡的檔案給修改過,寄給出版社編輯了!

  然而辦公室裡,依舊無事可做啊……。

  昨天傍晚,調養身心中,我開始重新審視這學期課程內容與大綱,聽音樂、看影片、檢查學期舞碼,忽然間,發現自己竟然又無意間領悟了關於舞難以言說的某些秘密,體會愈深。

  我依舊是想跳舞的,身體依舊渴望依隨音樂,自由酣暢地舞著,但我不再需要舞台,卻是愈形回歸埃及樂舞所能給人的單純快樂,一份生之喜悅,與自由。

  然後,我覺得自己好像又朝埃及「樂舞合一」與「即興」形式走得更深了些

  

  今天上午,依舊閒人一個。

  不動聲色地戴上耳機,依據學期舞碼教的動作,慢慢挑選音樂,構思課程練習遊戲。備課過程中,在腦中自己跟音樂舞蹈玩得很開心!很快地,也大致備妥練習遊戲,放上相關音樂。

  先前全然放下舞蹈整整一年多,此時再度拾起,目前說不上來哪兒不同了?卻很深地感知更深刻的質變正在底層發生著,對教學的想法與理念愈來愈確信,更清楚地看見自己以前的堅持裡有什麼,也因此而更坦然,連帶地,來上課的人也開始不同了,就連我自己的即興舞蹈,也正轉變中。

  我整個人好像在即興舞蹈裡愈走愈深,一遇見舞,大抵就那樣的姿態、信念與教法,有時自己真的很在某種狀態,以至於我不知道怎麼用言語解釋關於舞蹈的那些理所當然與必然?不懂為什麼地球人難以理解這些根本不需要了解的即興快樂?

  很多時候,我其實聽不太懂地球人在問什麼,又是遲疑害怕著什麼?所以我時常無法用言語解釋,就只會放音樂、做練習、帶課程,甚至自己下去跳給地球人看。

  

  默默在辦公室備著自己的課時,聽音樂、想動作、構思練習遊戲,覺得好好玩!

  這回我好像真的又對音樂能量與舞蹈動作之間的關係,有了更深刻細緻的感受,即興舞蹈之於我,愈來愈是理所當然且無須解釋的事情哪!雖然我曾認真懇切地上著課,「學」著舞,但此時我竟無法理解為什麼舞蹈需要「學習」?當舞蹈是如此自發時。

  備著課,突然有個想法:除了完善清楚的事前備課,更需要講師具有掌握全場的能力,才能把課帶好。一種「臨在感」吧,我想。

  

  下了班,連晚餐都來不及吃,趕忙前往大安社大。

  身體很累,真的是靠意志力撐完三小時的課。

  大安的課讓我很緊張,除了報名人數不足,更因班上有上位老師累積的舊生,讓我不知該如何帶課,畢竟這已經不是新舊生混雜與程度差異,更是授課方式與舞蹈理念的問題。

  昨晚,雅雯一直跟我說,我很有東西可以給那些上學期舊生,然而對多數台灣人而言,即興是一件困難的事,如果一開始就嚇跑人家,真的很可惜。

  今天上課,我很努力地在我的授課方式與風格,以及班上學員狀況之間,取得一個折衷點。這一整晚,我是真的拿捏不住當中的平衡點,班上一半是與之前老師學過幾期課程的學員,另外有我自己的舊生,還有從來沒上過肢體課程的人,這到底該怎麼帶課呢?我乾脆放了一個自由練習,原因很單純:若是我自己的舊生,肯定做得來,所以只要是上過課的人,應該都知道這是要幹啥的吧?!

  中間休息時,幾個年輕女孩兒很好心地告訴我,我還是得必須重頭帶,好適應台灣多數人的學習習慣。

  我只好從善如流。

  上完課,真的很累,即使有學員要我跳即興,我都已經沒力氣動了。

  再一次地,我必須去面對自己的不足: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他人解釋對我來說是如此理所當然的「舞的自由」?!Polly 、珦如跟 Miru 等,很努力地讓我知道就不曾上過我的課的人,一時之間,真的很難理解我在說什麼。然後,我就是得再一次地努力了解他人的感受。

  下課後,幾個人很認真地跟我討論該如何讓他人知道我為什麼會如此帶課,我也很努力地試著讓自己的課程能夠讓更多的人可以接受,卻還能保有自己的授課初衷。

  

  今晚在大安社大課堂上,看到正心中學同學王小滿,我完全認不出她來!

  她好厲害喔,此時已經事業有成了哩!

  她竟然還說很佩服我,羨慕我的自由。

  吼!妳沒看到我一直在餐風露宿嗎?!

  下了課,她就趕著回林口了,臨走前,還丟一塊麵包給我當早餐咧!

  我特地謝謝她前來贊助課程,她說她是真的很想學,但實在是太忙了,未必每堂都可以來報到。

  呃,我超感動的,真的!

  

  小鄧竟然也出現了,還在雨中摔了腳踏車,腿還烏青咧。

  實在是太感人了!

  

  在此必須大力感謝 Polly,帶了同事跟學妹來上課!這回她真的是出了即大力氣在幫我宣傳課程與招生哪!

  這讓我很深刻地感受到,若我能借助認同我課程理念的舊生來幫我尋找新學員,不僅效果更好,且學員同質性與訴求會更高。

  

  也很謝謝今天所有來上課的學員,希望這學期有機會一起快樂地跳舞!

  

  快下課之前,看到 D 調同學默默地出現,孝感動天地前來關心我老人家,之後再默默地離去……。

  

  真的很希望把這學期大安社大課程給撐起來,撐出一個空間,讓我的舊生可以回來找我,也讓新的學員隨時可以加入,認識一堂不同教法的舞蹈課程。若這樣的空間不復存在,先前跳舞的快樂將很難延續,也讓不同的聲音難以傳遞出去。

  也因此,我更加感謝所有願意前來協助,一同撐出這個空間的人兒們!

  

  上完今天的課,異常疲憊,因為我真的愈來愈不知該跟他人解釋關於舞蹈的許許多多,好像當我自己在舞蹈當中的領悟愈是深層,就愈難以想像他人並不知道我所知道的,以至於我可說愈來愈倚賴舊生把我「拉回人間」……。

  

  今天他生日,我打了電話回沙漠,他想知道我過得好不好?我只說工作很累。

  思念讓兩人都悲傷,掛了電話,我知道自己必須更勇敢積極面對在台灣的挑戰,學會所有該學習的那些。

  因為心知道決意前往的方向,便要自己必須能夠承擔更大的承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