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2012

開學快樂!


  緊接著北投社大開學之後,就是台大第一堂正式肢體課程以及文山社大開學的日子了。

  今天台大課程改到體育館,為了避免迷失在路途上,以至於上課遲到,昨晚我趕緊問iryab ,前往台大體育館最方便適恰的路徑為何?

  這傢伙竟然犀利地說:「我覺得妳應該學著看地圖,就會發現事情其實很簡單!」

  天哪!這回答好傷我老人家的心喔,難道妳不怕我晚上抱著小枝枝,感傷地哭泣著嗎?實在是……。

  

  順利到了台大體育館,找到教室,發現播放器材不盡如人意,也稍微處理場地與加簽等問題,這才正式上課。

  班上有幾位同學在唸大學時,已經上過這門課,此時升上研究所,竟然又回來上了!

  我問:「幹啥回來?妳們不是都上過了嗎」年輕女孩兒們幾乎全都只是靦腆地笑著說,還是很想回來上課,要我教些新的,至少舞碼要跟之前不一樣!

  吼!拜託,舞碼當然要不一樣!妳們不怕無聊,我怕無聊呀!

  看到這幾個熟悉面孔,心裡有一份難以言喻的感動!好像看著自己某層次的「家人」一般,彷彿深深沉入自己的心境與內在轉變當中,再抬頭,看到他人的成長與不同,雖然在課堂上,我的身分是「老師」,她們是「學生」,但我深深覺得我們是彼此的成長夥伴,好像在出生之前,靈魂便已經彼此約定,今生要一起快樂地舞著!

  看到葉同學,我伺機問了一下可愛男孩的近況,不知他現在人在何方?

  她說可愛男孩當兵去了,在嘉義當替代役。

  嗯,什麼樣的替代役呢?種芭樂嗎?

  葉同學好可愛,說她想每堂課都寫心得感想,問我可不可以?

  吼!當然歡迎哪!這位同學……。

  

  今天是第一堂課,且只有兩個小時,我縮短暖身時間,也迅速帶過基礎動作教學,盡量放入不同練習。

  我其實是個沒有耐性的人,有時我真的很想加快速度地帶入不同練習!但又覺得囫圇吞棗不是件好事,只好在不自覺地向前衝撞的時刻,再提醒自己得慢慢煞車……。

  台大「性別與肢體開發」兩個小時的課,很快又就過去了,快結束時,妙芬老師提議要我跳一段即興!

  我真的覺得超好玩的!好像這是開學第一堂課必備處方似的。

  所以,我就當場跳一段即興囉!

  說句真心話,離開舞台,不再「非舞不可」之後,當我跳舞時,感覺到愈來愈多的坦然、自由與沉穩,即便我是為他人而舞,舞蹈對我而言,愈來愈不是「表演」,而是「分享」,因為我根本不在乎自己有無「舞者」這身份,就只是與眼前觀者分享像我這樣的靈魂與我這樣的身體,隨著讓我歡喜的樂音,在舞中所活過的每個當下。

  

  下課前,我誠摯邀請同學一起快樂地上著這學期的課,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會教舞教到啥時候,等時機成熟,我就會勇敢地前往撒哈拉,做我更想做的事,也真情流露地說了我在沙漠看到的事情。

  教學以來,這是我第一次這麼直接大膽地在剛開學,就跟同學說了這麼「個人理想」的事情。我深深地感受到,不在沙漠生活的人,根本難以想像那兒的場景,我必須把訊息傳遞出去,讓更多人知道,才有可能匯聚更多力量,一起改變這個生了病的,貧富差異過渡懸殊,生產與消費活動不斷傷害地球的世界。

  我可以看到眼前年輕學子的眼睛開始亮了起來,然後我知道,所有我想替沙漠發出的聲音,一定會被愈來愈多人聽見,一定會有愈來愈多人前來加入,因為淑世理想的火光並不是只在我身上燃燒,我只需將自己內在的光放大,便將能引燃他人內底的光,一同照亮世界。

  

  我超級感謝妙芬老師的啦!讓我有機會上這麼樣可愛的一堂課,面對這麼樣可愛的一群學生,她還跟同學宣傳我之前出過的那本書,甚至事先預告下一本書的出版,還建議同學上網看之前公視獨立特派員的報導【偏不叫她肚皮舞】,讓我好感動喔!

  嗯……,我對這學期的課超有信心的!我們一定會一起玩的很開心!

  

  一年多不見,我覺得妙芬老師變得比較沉穩哩,說不上來是哪種沉穩,但絕對與之前不同!

  口素妙芬老師竟然說倫家小小地變胖了……。

  嗚嗚嗚……,妙芬老師,倫家小小地受傷了啦……。

  

  趕到景美,隨即前往文山社大,準備下一堂課。

  走進教室,真的嚇了一大跳!還沒上課,竟然已經有數個陌生臉孔深情款款地等著我。當然還有幾位回鍋的舊生,看到她們,真是令人開心!對我來說,每一位舊生都愈來愈像「朋友」與「家人」了。

  社大一堂課三小時,我把第一個小時用來解釋課程理念、走向與原因,也讓同學聽音樂,並做解釋。

  之後,才正式帶入肢體律動。

  暖身時間不長,畢竟這是第一週課程,開放旁聽,我希望將重點放在課程介紹與體驗上,好讓學員自由決定是否加入這學期課程。接著,正式帶入基礎動作教學,也放入音樂作練習,以及空間走動等等。

  呃……,我自己愈上愈 high,愈來愈原形畢露,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我說了很多舞蹈之於我是什麼之類的相關概念,也非常用力鼓勵學員自己跳舞,努力說服大家:跳舞真的不難,創作是一件快樂的事情,且所有靈魂無不渴望自由……。

  啊諾……,我承認自己的本質真的是個天真、樂觀、愛玩又極度渴望自由的靈魂,規範在我身上能夠待的時間通常不會太長,很快我就變回自己了。課愈是上著,我愈沒有能力思考原形畢露的自己是否會嚇到旁聽生,大家全部跑光光!畢竟我已經決定這堂課非開不可,不管多少人,我都要上!一旦不讓報名人數是否過了開課門檻來決定這堂課是否開得成,一旦將開課與否的決定權拿回自己手中,我就有那勇氣與膽量,在第一堂課開宗明義地說明這堂課究竟要上什麼、怎麼上,以及眼前這位老師是個什麼樣的人。

  自由會因為勇敢承擔而無限擴大,喜悅與自在亦隨之而來。

  

  我在文山社大一共上過五個學期,此時是第六學期了,今晚來上課的人數,真的是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現場至少有三十個人吧,真的是破紀錄之高!熊熊之間,我的自信心就這樣建立起來了!

  今晚我確實說了很多我通常在舊生之間才會說的話,因為我感覺到來聽課的人的質地與之前不同,愈來愈是能夠接受我的舞蹈理念與教學法的人,當下,我有極度強烈的自信,知道這學期的課可以開得很好玩,質地不同以往!

  每一堂肢體課程之於我,無不是一場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我很讓上課者的性質、需求與彼此間的互動來影響課堂走向,當同質性的人愈來愈高,我便愈能夠給出自己真心想給的,而不再像之前那樣,不時嘶力竭地宣揚什麼,或是孤軍奮鬥地對抗著什麼。

  我真的得說,祂聽見我的呼喚,開始將會喜歡我的課程的人給帶到課堂上。

  嗯!從今晚旁聽生人數之多,讓我知道當初決定文山社大這學期無論多少人都要開課,是個極度正確的決定!我就是有預感,前兩週旁聽,一定會有人想來看看,我如果因為開學前的報名人數不足,決定收掉這堂課,等同關掉一個讓他人可以認識我與我的課程的空間,這不僅只是一堂課是否開辦而已,而是熄滅希望的火苗,更讓未知的可能性永遠只是可能性,無法被具體實現。

  即使就只有那麼一丁點光亮,我都要讓希望的火光永遠燃燒著,不盡如人意的現實才有可能被改變,才有可能更加美好燦爛的未來。

  

  文山社大開學第一週下課前,我跳了一段即興,因為我知道,當我現場很真實地展現一次什麼叫「即興舞蹈」,同學就會知道我為什麼時常在課堂上碎碎念、嘰嘰叫地堅持著好多有的沒有的事情。

  跳完,我還真情流露地說,對我來說,即興是最接近生命本質的舞蹈形式,因為即興是非常當下的,生命裡的時時刻刻是那樣不同,當人在音樂與生命中起舞,自然時時刻刻都不同呀!

  所以,又為什麼要身體臣服在舞碼制約之下,剝奪身體自由舞動的快樂,以及坦然當自己的自由呢?

  

  下課前,我同樣誠摯邀請同學來上課,趁我還在的時候,因為當時機成熟,我就要回沙漠,進行下個篇章的冒險生命了。

  我說了我在沙漠看到的事情,因為我真的想把訊息傳遞出去,也知道這樣勢必會讓更多有可能與我共同合作的個人與組織,慢慢匯聚過來,一同為人權、沙漠與地球做些事。

  我是極度樂觀的,仍是那樣深深相信著在每個人內底的善,以及人民的力量。

  會的,事情肯定會被成就的!

  

  然後啊,現場肯定有人是看部落格才跑來的啦!

  不然,怎麼會知道我要去沙漠呢……。

  下課時,還有同學說我是第二個三毛,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囉嗦啥,還是要狡辯一下,說哪裡不一樣之類的。啊諾……,我怎麼還是這麼好辯啊?實在是……。

  

  上完文山的課,我好開心喔!真的覺得是新的局面即將展開!

  舊生佔的比例相對不高,但這些人其實都已經是我的朋友,也努力幫我宣傳課程,讓更多人加入。新生倒是比預期中多上許多,但整個質,以及對這堂課的想像與期望,確實是更接近我想給的那些。

  所以我同樣上得很開心哪!

  

  下課後,雖然很想跟每個舊生打招呼,問候近況,但時間太趕,只好下週再續前緣了。

  看到珦如,超高興的!上課時,問了同學問題,時常在心裡默默地期望她接話,以免我唱獨角戲,尷尬啊!

  Iryab 真是性情中人哪!姍姍來遲,見到我,還說:「好想睡覺喔,真想直接回家睡覺!」

  身為「良師益友」且是生生世世照顧著她的人,我也很坦白地說:「沒關係啊,想睡就回家睡啊,反正妳已經報名繳錢了。」事實上,她當初還被我給硬壓來文山報名的咧!那時很怕報名人數太少,課開不成哪!

  

  文山社大第一週課程結束前,倒是有個意外驚喜:上課時,一位從廣東前來台灣考察NGO的中國女孩在旁靜靜旁聽、做筆記,下課後,她前來跟我打招呼,說我的課程與我所說的沙漠的事情讓她極度感興趣,也跟我要了聯絡方式。

  嗯……,好神奇喔……!

  我真的覺得宇宙聽到我的召喚,不斷將一些我意想不到的人給帶到我身邊呢!

  我真的好開心,也好感動喔……。

  這位中國女孩離去前,還跟我說,希望我回沙漠一路平安順利。

  我很真心地說,我知道這條路有多危險難行,但我就是已經下定決心非回去做我更想做的事情不可,我相信當我一直走著心要我走的路,祂就會讓我平安走過。

  

  珦如說,我這學期講解比之前好,比較有主軸,讓她更清楚我想要傳遞什麼。

  我嘴硬地說:「哪有!我一直很清楚!是我的話太深奧難懂了!所以需要妳上了好幾個學期,才能理解箇中奧妙!」

  呵,但我心裡知道,那是因為曾以全部生命來擁抱舞蹈卻又毅然決然放下所有,什麼都不想要地遠走摩洛哥的我,整個內底能量已極度不同,因我曾那樣真切地祈求撒哈拉我的母親,換掉舊有的我,將我變成一場沙漠。

  此時再度回到舞蹈教學,我發現自己愈來愈不畏懼去說我真心想說的關於舞的那些,愈來愈自在也愈來愈堅定,堅定而喜悅。

  沙漠是那樣瑰麗寧靜,沙漠生命是那樣強悍絕美,走過沙漠也誓言再回沙漠定居的我,怕什麼!!!

  

  總之,台大與社大都開學了唷!

  讓身體跟著音樂跳舞真開心!

  開學快樂!

  另外一個好消息是,八個台大學生私下找我去開的小班課,也即將開始了!

  天哪!我人生第一堂「私塾」課即將開始哩,好感人,好震撼人心喔!

  

  我真的好感謝祂,不斷不斷呼應我的召喚,愈來愈將我期望中的人給帶到課堂上,讓我遇著愈來愈多彼此有所交集與共鳴的靈魂。

  雖仍不知未來走向,但我知一切只會更好!

  啊……,福氣啦……!

  

  我花在舞蹈的時間、精神與資源,為舞付出的代價,真的是他人難以想像,此時在舞蹈教學這條路上,似乎遠比之前順,我卻已決意終將放下這一切,未來非回沙漠不可。

  在某些個當下,我會稍稍猶豫遲疑,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多少也覺得可惜,好像並未善用先前的累積與付出似的。

  然而我這人真的活得很任性也很當下,當我是那樣確定沙漠才是新的我更為渴望創造的地方,便是奮不顧身地朝那兒前去,即便代價看似全然放下先前所有累積,走向一場更為巨大的未知裡。

  我很深地感受到,當我可以燃燒全部熱情地深深擁抱過舞蹈,之後還能不依附、不眷戀地全然放下,當我再度走向她,我與舞的關係更為深刻、內底而自由,我對舞蹈愈是一份自然而然且近乎無所求的「愛」,舞蹈也更允許我享受坦然當自己的自由。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恭喜恭喜,文山社大第一堂課真是「人滿為患」、「盛況空前」啊!^^

聽適任講課,比起以前覺得有點不一樣,但是又說不太出來,看著台上侃侃而談的妳,好認真喔,只能說:「歡迎回來地球」XD

另外,可以偷偷地說嗎?我覺得第一堂的進度,比起以前快很多嚕~沒辦法嘛,倫家只是上過幾堂的暑期班而已啊(而且偶爾還會翹課),不過,我會努力跟上低!(握拳)

小插曲:下課休息的空檔,我去川堂看額滿的課程有哪些,有一位男士問我上什麼課,我老實地跟他說,他問:「教室有男生嗎?」我:「呃...好像沒有,不過,你要來上也可以啊!」他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也有可能是嚇到了,哈哈!

開學快樂!^___________^

by choice

Jala 提到...

Choice :

上過幾堂暑期班...吼,那我知道妳是哪個了哦..,昨天竟然沒來"自首",實在是...

呵呵,妳也覺得這學期很不一樣,我在文山的課可從來不曾如此盛況空前哪...。除了人數,來的人的訴求似乎也更接近我想給的,所以我真的很開心哪!

唉唷,妳放心啦,反正我們的課就是快樂地跳舞,沒啥壓力的!

開學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