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2012

學習再學習


  週六還是得上班。

  上頭慢慢派遣工作下來,或許也是不想讓其他同事說話吧!

  上午有親子活動,恰巧是舞蹈律動課程,我被派前往支援,做的大抵是之前欣儒在社大工作的一部分:準備器材、拍照、撕票並全程待在現場以作支援。

  心裡有一種很奇怪的「放空」,知道自己不屬於這裡,就只是路過,多些理解地球生活的機會。

  帶著器材,提早半小時走入那窗明几淨的肢體教室,真的好想躺在地板上睡覺……。

  今天課程主題為印度舞,共有十一對家長與小朋友前來,老師與兩位助教準備了相當有趣的教材與帶課方式,讓我獲得不少學習養份與思想上的刺激。

  老師是個有想法的人,雖說是印度舞,但試圖在舞蹈課程中,帶入不同的肢體律動練習,讓爸爸、媽媽與小朋友一起動身體,不僅有服裝打扮等遊戲,還有印度文化介紹,課程流程相當完整。

  絲毫不令人意外的是,現場多半是媽媽帶著小朋友前來,就只有一組家庭檔:爸爸、媽媽、哥哥與妹妹。進行肢體律動與親子互動時,完全可見這一家子和樂融融,兩小朋友賴在爸爸懷裡,時而活蹦亂跳地到處走動,還會趴在爸爸身上,要玩騎馬打仗的遊戲!爸爸也很樂在家庭氛圍中,整個畫面真的很感人!

  小朋友很活潑,到處走跳,或許是舞蹈課吧,小小女孩兒們全打扮得像公主似的,又是蓬篷裙、又是小短裙的,其中一位約莫四歲的混血小美女還精心打扮,穿著極為美麗的印度風兒童裝前來。

  現場有一位小男孩似乎是過動兒,老師講課時,他極度不安分地跑來跑去,有時難免打斷課程節奏,我覺詭異,為什麼媽媽從來不制止?爾後發現那位媽媽非常沉默寡言且畏縮,眼神憂傷地不知想著些什麼,臉上極少出現笑容,總覺這是一位悲傷而缺乏自信的媽媽。

  兩個小時的課,我一直在現場支援,認真拍照,努力認識這台辦公室的相機。不解的是,這台相機功能極佳,然鏡頭無法調得夠遠或夠近,十分可惜!據說若要換鏡頭,得花上五萬塊!由此可見,這台相機本身肯定不止這個錢。這正是荒謬之處:一台機能可以相當卓越的昂貴相機,若缺乏適恰配備,能發揮的功用甚至遠不如一台較便宜陽春但實用的相機呀!

  因著鏡頭限制,讓我今天拍照時,難以盡情發揮,實在可惜!畢竟我不可能為了抓到好鏡頭而過度接近上課者,以免打斷課程節奏呀!

  即便如此,兩個小時當中,我仍拍了將近一千張照片,主要為了是相機,也努力學著在混亂變動且人數極多的場景裡,還能拍出幾張好照片。拍完之後,開始刪除無趣照片,約莫剩下一百多張。

  愈是拍著,愈是刪著照片,我愈想學著拍出「有張力」的圖。

  除此之外,觀看老師如何現場帶領親子律動,如何設計課程,同樣給了自己在帶課想法上的刺激!或許再讓我多看個幾場,將可讓我對「親子活動」的設計更有概念吧,呵!

  拍照與觀察親子律動課程,思緒不時回到沙漠,想著,未來我要是也能為沙漠兒童辦些像這樣的活動,該有多好哇!或許就只簡單肢體律動,或許是美勞剪貼,也或許是……。幫忙整理這兒過去累積的活動檔案時,讓我看見兒童啟蒙遊戲可以那樣多樣,素材又是如此簡單,愛玩愛笑是孩子的天性,只要素材給他,加上一點引導,孩子們自然玩了起來,在遊戲中創造。

  想起那時在沙漠見到的小朋友,只有沙子跟廢棄寶特瓶可以玩,至少我希望自己未來可以帶些剪刀、色紙、彩色筆跟水彩啥的,給孩子們玩玩美勞遊戲呀!

  

  兩個小時的印度舞課程,在全場跑跑跳跳、熱熱鬧鬧與小孩尖叫聲中結束,當下,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來參加的人,會不會覺得律動比例不夠高?畢竟就表象來說,「印度舞」佔的比例似乎不夠高,且沒有電視上那些寶萊塢花俏華麗動作等等。

  課程結束,從問卷中,確實發現這回參與者反應並不佳。

  會後短短討論,讓我愈來愈清楚地知道,來報名參加課程的家長,往往對舞蹈課程有個既定印象,認定要用肢體律動來填滿兩個小時的時間,一旦課程內容並非如此,便覺期望落空。

  我多少覺得惋惜!因老師精心設計了課程,有親子肢體律動、文化介紹與各種遊戲,但參與者似乎較難放下既定期待地欣賞這些不在預期內的課程安排。

  這自然讓我想起自己先前在社大的授課經驗,在不少學員眼裡,我的授課方式同樣是奇怪且令人難以接受的。

  參與者不盡滿意的反應自然也讓承辦人員心裡多了些壓力!

  老師與助教還安慰她說,既然是推廣活動,就是要把不同的聲音給傳遞出去呀!

  

  課程休息時,其中一位助教竟然也是留法,且她還看過我先前那本書,知道我的名字!還說我那本書同樣啟發了不少人哩!轉過頭,還跑去跟老師介紹,說我同樣是個傳奇人物,先前在法國唸人類學,後來跑去跳中東舞等等。

  呵!看來先前那本書的銷售量雖不盡如人意,仍是讓一些人因而認識了我呀!

  

  下午,有一場兒童劇演出,這兒剎時湧進兩百多名小朋友,真的好嚇人!其中一百多人是某個幼稚園包了兩輛遊覽車載過來的,進場與散場時,大廳熱鬧滾滾!

  我同樣負責前台與拍照,這一切,就當練習、遊戲與體驗不同的地球經驗。

  手上拿著相機,我幾乎可說死命地拍!不停觀察著、感受著,尋找值得留下影像紀錄的畫面與觸動,不知這能不能算是一種「於每個當下臨在」,呵!雖然我可以不必工作得這麼認真,總覺反正我就是得在這兒耗上幾個小時,與其發呆與放空,不如多些學習與磨練機會,例如拍照。

  三月份,有好幾個活動都交由我負責現場執行與拍照,或許密集磨練到我離開這工作時,我的攝影技巧也將大幅提高吧!而且主題都圍繞著兒童唷!呵!

  除了多了些磨練攝影技巧的機會,前台工作也讓我學了不少事,增加些許新經驗與知識,還蠻開心的!

  

  正式來這兒上班之前,執行長曾交代我,上班不可談下班以後的事,我點頭允諾,不曾跟這兒任何人說過我其實在社大教舞。

  辦公室裡,有一位同仁是文山社大老學員,那天她們聊起文山社大,我回了幾句,馬上讓那位文山老學員知道我一定跟社大走得很近!

  昨天她再度問,我這才承認自己其實在文山社大教舞,但沒多做解釋。

  今天,她再度提到這件事,直接了當地問:「之前有一個教『偏不叫她肚皮舞』的人,就是妳嗎?」

  我很不好意思地點頭。

  連這位文山老學員都知道我之前出過一本書!

  話題就這樣說開了,似乎當我承認自己之前做過什麼事,他人便真的開始對我感興趣。淺淺聊了些事,總覺此時的自己較能體會他人些什麼。

  

  認真負責拍完照,開始整理那將近一千張的照片,進行篩選,延後下班時間,也因此收到宜嫻的來信。

  呵!宜嫻!真是太感謝妳盡心盡力地為我設想各種可能性方案!是的,現實社會畢竟錦上添花甚過雪中送炭,當計畫仍只是計畫而非確切事功時,是最難獲得外來援助的階段,這也是為什麼我老早放棄希冀媒體、企業或大老板的協助,只想自己更努力,也知道可以讓我寄予希望的,是如我一般的尋常百姓。

  許多力量開始匯聚,我一直感覺到好些靈魂開始「動」了起來,慢慢朝我聚集,然後我們將走往靈魂降生前,早已彼此約定今生將一同前往的那個方向。

  無論宜嫻的提議是否真能達到預期的目標,但至少都是一個聲音與一個力量的出去,無形中,都將召喚來更多實質協助!

  我如此深琛相信著。

  

  除了宜嫻,我還收到一位國小同學與一位中學同學的來信,同樣是善意地問我是否需要幫忙?

  呵!這些善緣在我準備好時,便在最適恰的時機顯現。

  我相信這一切都正朝向讓夢想實現的方向!

  因為這是我們在靈魂層次對彼此的約定!

  

  上班一整天,學到不少事,還蠻開心的唷!

  我是個沒耐心又超級熱愛新挑戰與新鮮事物的人,單調固定、反覆操作的工作流程很快就會讓我失去興趣,所幸我只在這兒兩個月,反而較能珍惜這可以深入理解親子遊戲、兒童教育推廣活動與藝文活動的舉辦。

  然而,為什麼祂會安排讓奕慧帶我到這兒來,在這地方好好地「見習」整整兩個月呢?祂是要我在這當中學些什麼、看見什麼?

  

  約莫再兩週,便要跟開學出版社編輯討論下一本書正式出版的事情,真的很期待,也很開心呢!

  雖覺自己與社大的關係已經改變,然而這三所接受我的課程的社大都非常禮遇、支持我,新書內容更是我在社大的實驗性舞蹈教學日誌,且明年是社大十五年,直覺說著,我跟社大、我在社大還有些事要完成。

  總覺社大十五年時,我會有一些事要做。

  嗯,也好吧,若能讓自己與舞的工作告個段落,便更能了無罣礙、身輕如燕地前往撒哈拉,安安心心、老老實實地當一棵棕櫚樹,化做捍衛沙漠生命的最後一道防線。

  今天巧遇一位前來帶親子律動的老師與兩位助教,全程參與她們的課程,理解她們的教學法與課程架構,更確定自己對舞蹈教學方式的走向是正確的!例如在音樂與舞中玩耍,例如藉由即興舞蹈來激發創作潛能,這些概念其實都是共通的,就只是當這樣的上課方式不同於多數人的既定認知與學習習慣時,自然面對不少挑戰。

  最讓我詫異的是,其中一位助教竟然聽過我的名字!還知道我在社大教舞!也讀過我上一本書。這讓我覺得自己做過的努力其實已經讓某些人看見,還蠻開心的!

  也因此,我對下一本書的出版意義與價值更加有信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