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2012

慢慢匯聚


  自從我大聲堅定地向宇宙請求協助之後,陸陸續續有人呼應我的召喚前來,也更讓我看見原來有那樣多人在各個角落默默關心著我,支持著,用自己的方式在幫忙,不要求我什麼,就只因欣賞與認同。

  昨天跟欣儒以及奕慧碰面,這才知她們兩個不斷努力幫我尋找更好出路,希望我能更順利地實踐夢想。欣儒甚至主動寫信到某個「又高又貴」的單位,替我詢問在那兒開課可能,真是令我感動哪!

  或許是比較意識到自己「身在地球」也相對較接受這個事實,讓我整個人慢慢較清楚,少了些紊亂,也才在不盡如人意地現實環境中,看到可以施力的地方,且是相對心平氣和的。

  我真得說,奕慧超厲害的!她很清楚理想是什麼,現實又是什麼,不疾不徐地在現實環境的限制中,找出靈活方式,拉近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我承認自己真的缺乏這樣的器度與擔待,很容易在受了現實摧殘與衝擊的情況下,一時「氣急攻心」!然後就當場陣亡了……。

  好多她想得到的,我完全毫無概念哩!該跟她學習的,實在是太多了!

  她的肚量、沉穩與應變能力,是我很想學習的!不僅可以協助我目前在謀生方面的考量,相信將來等我回到沙漠,同樣需要像奕慧這樣的能力!務實地拉近現實與理想之間的距離,沉穩卓絕地持續前進,很清楚組織與環境有什麼,自己要的是什麼,安安靜靜地為地球與人做好多事且不居功。

  

  下禮拜,社大開學,台大課程亦正式上軌道。

  雖然知道社大前兩週是旁聽週,學員可自由加退選,身為講師的我,好像應該努力衝刺一下招生人數!然而三月是我最忙的一個月,白天繼續打工上班,掙點房租與吃飯錢,晚上教舞,肯定很累人!

  

  這兩天,因為陸續知道社大招生狀況不佳,我跟好幾個朋友討論:愛我的人這麼多,為什麼沒有人要來社大上我的課?我是不是該改行呢?

  我問已經報名文山的 iryab,為何我在社大招生狀況不佳?

  她說:「問我不準啦!我不是個喜歡動身體的人,而且我只想去社大的地板滾來滾去。」

  呃……,這表示我的課程適合只想滾動的懶人嗎?

  

  奕慧覺得很多人是喜歡我這個人,認同我的理念,但這些人都是用頭腦在愛我,未必會想來上課、動身體,還問我要不要考慮開個由我來講、讓學員來聽的課程,例如文化人類學之類。

  呃……,如果要靠動一張嘴來吃飯,基本上我更想當「名嘴」,從外星人到籃球,所有最夯的題材,我都可以談唷!

  

  在我一聲令下,好幾個朋友與學生正默默地為我宣傳課程,有時在臉書看到她們為宣傳我的課程而寫下的文字,真的超感動的!讓我覺得她們是真心喜歡我這個人跟我的課程,喜歡我給的音樂、舞蹈與自由跳舞的喜悅快樂,一段段既溫暖又窩心的文字哪!

  我非常確信自己課程的價值,也知道自由舞動的課程絕對是有人要的,只是這一群人,到底在哪裡?

  

  臉書真的很神奇,讓我與一些人慢慢連結起來。

  上午一進辦公室,收到一位事業有成的中學同學的留言,留了祕書電話,要我約個時間見面,看他能否幫上什麼忙。

  呵!我超開心的!

  我相信在所有人大大小小協助下,事情終將遠比預想中要來得迅速圓滿地成就!

  

  自從 Lach 告訴我,那一世之為「勇士」的我做了什麼,讓我更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在這一世不斷過著什麼樣的人生,以及內底渴望與呼喚究竟為何,一旦意識更清楚,行動也更迅速確實,也更明確快速地看見宇宙給我的呼應。

  以前的我,真的很抗拒與人連結,對地球生活非常恐懼,決絕地走著「心高氣傲」的孤僻路線。經過這段歲月的磨練、反省與蛻變,漸漸放下遲疑、焦慮與恐懼,很自然地,與人之間的連結緩緩建起,我也不再那樣抗拒走入人群,同時也有愈來愈多的人聽見我的呼喚而前來。

  此時的我,其實是以另種方式,做著我在那一世就做過的事情:將物資、資源與協助帶到需要的地方。因為知道這是一件我之前就已經做過的事,此時在闖盪並尋求協助時,心裡多了坦然、自信與篤定。

  

  前幾天,一位朋友在臉書上關於的留言,同樣給了我很大的思想刺激,面對接受他人好意與協助,也較不像之前那樣尷尬:「這些周遭顯現給妳的援助和回應,並不是為了妳個人,而是受到妳的感召,想要一起完成一個美好的願景。而在這當中,妳是一個媒介、一個召集人、一個經手人,職責就是將這些愛的能量傳遞給需要的人,讓美善得以流動循環。所以不需要用世俗眼光來衡量這些援助,敞開心胸心安自在的接受,然後好好去做事情,宇宙會給予妳的,都是妳適合而且應得的。」

  

  下午開工作會報,還蠻好玩的!本來還有點擔心自己剛來,做的事不多,還把上班當調養,會被長官發現我在混!

  多少有點意外的是,來巡視的長官人還蠻好的,問了所有該問的事,也試著避過種種明文規定的限制,為能提升這個演出場地尋找更適恰的解決之道!

  這次會議,我學到許多,知道表演藝術圈各個部門的人,站在不同位置,各自有著不同考量,有些人或許看似不近人情或迂腐八股,但若再往更深層探究,不過是因彼此位置不同,卻共同在表演藝術圈這個領域做著自己認為該做的事情。

  簡單報告完我的工作內容,聽著會議間的討論,才知光是設備採買、維修等,就是一門專業大學問!如何規劃活動內容與流程,如何與劇團接洽協商,又如何才能讓觀眾滿意,又是另一門深厚大學問了!

  在這社會,擁有進步思想的人並不多,而能夠將不同思想價值給化作具體行動地在社會上搬演,要求的更是務實懇切的執行能力了!

  

  我是個很懶惰的人,之前在社大教舞,面對招生,確實不夠積極,因我做不到「強迫推銷」,就只會「願者上鉤」。一旦開學,確定學員名單,我就只乖乖上課,將力氣與時間全部用在舞蹈教學實驗上,也以每年個人舞展為重心,不再對外宣傳課程或者是我這個人。

  此時,我很明確地感覺到自己想要不同作為與風格!

  我依舊做不到「強迫推銷」,但我會開始動員我的學生,幫我宣傳課程。

  現在我大致知道會喜歡我的課程的人,約莫是哪個族群與哪一種人,我與其期望在社大撈到這種性質的人,不如讓認同我的課程的學生去幫我聚集更多類似的人,如此一來,更容易把一堂課給撐起來吧!

  這回社大招生門檻給我不小衝擊,我不想再像先前那樣,活在「過不了最低門檻,也不知能否順利開課」的恐懼中,我想試著減輕內心不安焦慮,創造更多的合諧靜定,並以此為起點,穩穩地向外拓展。

  作風上,我想試著做一個微小而關鍵性的改變:不再讓難以預料的學員報名人數來決定是否能成功開課,而是篤定課一定會開,讓社大課程成為一個開放空間,每個禮拜,我就是認真地上課、上課、上課,再邀請學員為這堂課做宣傳,吸引更多想藉由音樂、舞蹈與自由律動來解放身心靈的人,隨時加入這堂課!

  我想試著讓課程愈來愈開放,由一個個多元自由的肢體練習所串起,自然降低因學員程度而造成的門檻,方便讓不同的人隨時可以加入這個空間,嘗試自由舞動的快樂!

  也就是說,我的「招生」與「課程宣傳」並非短視近利地只在乎能否在開學時,將報名人數給衝過開課門檻,而是讓這堂課成為「聚集點」,一個開放的交流空間,讓任何有興趣的人可以隨時加入,將這堂課給「撐大」!

  一旦認同我的人愈來愈多,知道我在做什麼以及教什麼,自然聚集愈來愈多同性質的人。

  怎摸樣,這個想法粉讚、粉聰明吼!格局又大吼……。

  看來我已經愈來愈瞭解地球的運作模式,在外星人當中,我同樣堪稱「奇葩」啊……,吼吼吼……(自我感覺極度良好地傻笑中)。

  

  今天辦公室工作不多,我趁機調養休息。

  下週開始上舞蹈課,超級開心的啦!

  在這方盒子裡,都快悶出病來了,實在是……。

  上週辦肢體工作坊時,我同樣感覺到自己因為一年多來疏於跳舞,筋骨開始僵硬,肌肉鬆弛,同樣需要鍛鍊呀!然而此時的我,確實以更為友善的方式,對待我的身體,我只想在讓自己舒服的情況之下,慢慢把身體舞動的能力給帶回來,而不再像之前那樣,願意忍受痛苦地練舞、練身體,因為我是真的已經離開舞台了,我不再需要舞台、燈光與觀眾來證實我是個可以跳舞且有能力創作的人了,先前那段歲月,我已經嚐夠了,飽足了,而且我可以放下,不執著,因內底愈形自由豐厚。

  

  仔細回想,我還真的是很好命咧!這輩子全都在做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愈活愈自由開心!就連貧窮動盪都愈來愈難以讓我緊張焦慮或棄甲投降。

  

  想到我的撒哈拉計畫,一整個開心!

  渾身充滿了力量,精、氣、神十足啦……!!!

  我有個非常好的預感,知道我不僅回得去沙漠,而且可以把事情做得比原先想像中要來得好!前來支援呼應的人會非常多!我不是一個人孤軍奮戰地為延續沙漠生命而奮鬥!我不需要「逆流而上」地抵抗著些什麼,卻是愉快恣意地「順著流走」,事情終將成就。

  不知為什麼,我就是有這份篤定確信!

  甚至覺得實踐撒哈拉計畫,是用一種美麗奇妙的方式,讓我將先前累積給結合起來,完成更大格局的創造與運用!

  當我回顧自己在社大的所見所聞與種種累積,前往塞內加爾參加世界社會論壇的經驗,以及在摩洛哥人權組織的小小磨練,發現對人權與生態保育的關注,不過是我這人很內底的一部分,一份淑世理想,好像我確實走在自己應走的路途上,即便我很可能更換生命藍圖,也換了不同展現方式。

  就像昨天我跟奕慧及欣儒說的,撒哈拉讓我我想創作,我想呈現自己在沙漠與游牧民族之間所看到的種種,這樣的一件事,是我有能力也渴望完成的,同樣是極少人有機會實踐的,一如當初在社大實驗性舞蹈教學之於我。

  我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這一份篤定與確信!

  

  真是感謝昨天請我吃飯的三位人兒,讓我省下整整兩餐的錢,可以打電話回沙漠──我阿母要是看到這一段,應該會心疼地飆淚吧,呵呵……(無恥地傻笑中)。

  晚上打電話給他,告訴他亮亮跟白駱駝的事,他笑得好開心!純真、自然而歡喜的笑意。我一再強調:「亮亮要的是白駱駝,你要為她找一頭最美麗的白駱駝哦!」

  他一口答應,說會好好地去找!

  我說:「你要好好照顧亮亮的白駱駝,跟白駱駝一起做點觀光客的生意,給家裡賺點錢,還可以慢慢存錢,買第二頭、第三頭駱駝!」

  他笑著說他知道!還說最近開始有觀光客到沙漠旅遊,他會認真打拼!

  早在一個多月前剛回到台灣,我便希望可以在他今年生日時,為他買下第一頭駱駝,萬萬沒想到,亮亮不預期地降臨,宇宙便也讓這個願望以極為美麗的方式實現了!

  愈是往前行,我愈清楚看見有多少人兒願意同行,與我共同成就在我心中與腦中的撒哈拉計畫。

  感恩哪……。

  

  晚上得知文山報名人數略增,離開課門檻不遠矣──無論如何,這堂課我是一定會開的!仍希望人數可以過門檻,自己會比較開心些。

  看來這陣子有這麼多人努力幫我宣傳課程、拉人來報名上課,多少還是起了作用啦!太感人了,實在是……。

  收到文山已報名學員名單,高掛在上頭第一名之人,竟是化氫!

  那時當我決定暫時離開台灣,前往摩洛哥流浪時,化氫很可愛地說:「等老師回來,我還要再來上課!」沒想到,她真的依約前來,且是第一個報名!

  Polly 說,化氫甚至想同時上大安社大的課。

  天哪……,真的好感人喔!

  我好感動喔……,謝謝妳們不離不棄地陪我一起走啦……。

  

  

  

  

  

  

  

  

8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看樣子,我也是受「宇宙」感召而來的,原本我報的課停了,退了兩堂課,來投奔埃及舞啦!

猶豫了這麼久,還是被「推了一把。」
因為人家對舞動自己的身體是很膽怯地>///<

ps.可素我問工作人員文山社大的報名人數,得到的回答卻是「快額滿」耶,真是無言...。
by choice

Jala 提到...

呵呵,真是太好了!歡迎妳加入唷!
唉唷,這就是命啦,時候到了,擋都擋不住唷!

晃心啦,這堂課就是強調"肢體開發",
尤其適合不會跳舞
甚至對身體律動有畏懼感的人一起來玩啦!
像那鍋iryab,她也是平常不跳舞的人,
只想來社大地板滾來滾去.....
(所以到時候妳要是看到有一個人,詭異地在地上滾,
不要害怕,那就是她,
任由她自身邊輕輕滾過即可)

蝦米咧快額滿,真是亂亂講!
正確解答是"即將跨過開課門檻"啦!
吼!是誰回答的?會被我鞭打,真的!

總之,下週二見囉!
終於可以一起跳舞了,真好!耶......

iryab 提到...

對阿~大家好~請容許我抱著小枝枝一起滾過...紅塵俗世阿,歡迎大家一起!!!

匿名 提到...

哈,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海裡不斷浮現一個人抱著貓在地上滾來滾去的模樣,每想到此就忍不住想笑,好逗趣的畫面啊XD

對我來說,那已經是另外一個境界了!

by突然莫名期待課程到來的choice^^

Jala 提到...

iryab :
請問一下哦,"滾過紅塵俗世"之後,啊是怎樣呢?
直接"滾到彼岸"嘛?
這樣會不會太快?!

Jala 提到...

Choice :
哈哈!真高興我們就要一起上課了哩!
我真的覺得是時候到了,緣份到了,擋都擋不住啦!
相信對妳而言,這是跨出另一步,
對我而言,也是新階段的開始呀!
總之,我愈來愈快樂,也依然愛玩!
我相信這學期的課程肯定好玩的啦!
連我自己都很期待呢,呵呵!

iryab 提到...

本來我是很期待滾滾,但是小枝枝沒來,我也沒心情幫忙擦地板,而且上面有蔥油餅的蔥...

Jala 提到...

啊妳真的很可怕, 很會嫌咧!
全世界一定只有妳看到地板上有蔥油餅的蔥!
那妳知道那是哪一攤跟哪一年份的蔥油餅嘛 ....
小枝枝預感到旁聽的人會很多,
決定第一週先不出現, 要當壓軸, 晚一點出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