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2012

重逢非敘舊


  今天接連見了三位老友哩!

  中午與女士碰面,晚上則是領了許久號碼牌的奕慧與欣儒。

  相隔一年多,所有人都變了!

  我在某些部分反應很遲鈍,今天才突然很深刻地發現,天哪!人能夠因工作而認識關係可以長久持續的好友,實在是太幸福了呀!

  

  女士氣色很好,想必日子頗為喜悅愉快!

  聊了很多事,也談了工作的事,我對女士的提議頗感興趣,也很高興她看得起我,邀請我來幫忙作影音紀錄!光聽她講內容與訴求,總覺應不難製作,影片能抓到重點就好,我覺得自己該多學習的,是用影像思考、用影像表達這樣的事吧!

  我問女士:「有沒有覺得我哪裡變了?」

  嘻!她說我「轉型成功」哩!說她現在比較覺得自己在跟「地球人」說話,還說我以前很神經質。

  吼!哪有!那才不是「神經質」,而是纖細敏感啦!

  午餐間,聊了不少事,但不方便在部落格透露呀!

  

  晚上則是奕慧與欣儒約在師大夜市碰面。

  也才隔了一年多,大家都變了!欣儒少了點青春稚氣,但內底仍是當年那個小女孩。

  奕慧呢,覺得她現在整個人比較「順」,比較有朝氣!相信她現在過得也很開心吧!

  三個人天南地北地聊,分享這一年近況。我這才知道原來奕慧默默為我做了許多事,從來不需要我知道,真的好感恩喔!奕慧也覺得我現在「比較在人間」,這樣才可以「好好地活下去」,若是以前那個樣子,一半以上懸在半空中,就長期發展與生存來說,確實不妙呀!

  也聊到我即將出版的下一本書,了解整個局勢與背後運作狀況後,我很深地感覺到自己確實是躬逢其盛!上次我回來時,恰巧社大十年,辦了不少研討會與論壇,那時也一直在炒「生活藝能課程公共化」等議題,被視為樣板教師的我,多了好些受邀參加活動的機會,不僅讓他人認識我,更讓我有極為難得的機會,密集廣泛地在各個社大跑,迅速地知道社大究竟在做什麼,認識其他社大極為優秀特出的講師,帶給自己極為豐富的衝擊與滋養!這一切,仍留在自己的生命底哪!此時我再回來,很清楚地感覺到某種「整體氣勢」與「機緣」已經結束了。

  在書的出版方面,我同樣在最關鍵的時間點回來,若再延遲,很可能就錯過一個重要的出版時機,而這一錯過,下次因緣再現,極可能是五年、十年之後了。

  我不知道接下來即將出版的這本書銷售量將如何?又是否能獲得什麼樣的迴響?然而有件事我非常確定,這本書有她的特殊性與價值,有一天,絕對會被看見!而且,是有特殊地位的。

  真的唷!我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這份確定與自信!

  不久,就是社大十五年。

  我的這本與社大舞蹈教學相關的書籍會不會被拿出來討論?

  當然會呀!

  呃……,真的!真的!即便這一路崎嶇坎坷,但我很確信自己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因為我時常有意無意地做著「這件事只有我能做,而且我可以做得非常好」的特殊事件,我這人徹頭徹尾地深受神的眷顧呀!

  今晚,我也跟欣儒與奕慧說到我想回沙漠做得事情,除了人權與環保,還有創作。即便書市不佳,我就是這樣偏執地深深相信「書」、「藝術」與「出版品」的力量,期望藉由美好的藝術創造力量,長遠深刻地改變社會與人心!

  呵!很偏執吧,樂觀自信地偏執著,呵呵!

  接下來,等第二本書正式出版,也結束宣傳工作後,我要專心地寫小鷹,再找出版社,還有與沙漠有關的書寫。

  這是為長遠以後鋪路,而且我知道這個聲音一定要傳遞出去!等我人真的到了沙漠,才能有更多機會,號召更多加入捍衛沙漠的行列。

  

  晚上聊很多,卻又覺話永遠說不完!

  我真的覺得自己超幸運的!可以認識這樣的朋友!

  很感恩,真的……。

  

  我跟奕慧提到女士關於影音工作的提議,奕慧竟然非常篤定地說,我一定可以做得非常好!因為我知道社大到底在幹什麼以及為什麼,有什麼該抓等等。當下,我除了訝異,還有一份很深的感動吧!奕慧竟然對我這麼有信心哪!

  

  工作一整天,超累的!要趕快去睡。

  今天見了三位朋友,很開心!

  久未再見,朋友間聊著彼此近況,以及熱情理想。

  每個人心裡都有些個小小心願待完成,呵!只希望所有人都能心想事成啦!

  

  三月份的部落格肯定簡短,因為白天打工,晚上要教舞,沒時間寫東西哪!

  

  太晚了,來去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