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2012

放下與清理


  這回上班,再度過著辦公室人生,突然很清楚地發現,人必須學著在下班後,將關於辦公室與工作的種種「放下」,才有可能過著更健全完整的人生。

  然而「放下」是那樣不容易啊!

  

  打工生活至今已過了一半,再一個月就結束了,我只想在引起最少注意的情況下,安安靜靜地離開。有時不免覺得自己混,但工作本身真的沒什麼,不太需要動腦,也捉摸不定上頭到底要我做什麼,剛開始派遣了工作,後來又否決,只要我做極度簡單的事情,此時又似乎有所期待。

  我很懶,懶得揣摩再多,或是付出更多,懶得隨著上司不停變動的想法走。除了因為我只剩一個月,短期工真的起不了什麼大作用,更因為這兒實在不太有可以讓我使力的地方。

  工作真的很簡單輕鬆,我自然釋放更多力氣與時間,在做自己的事情。畢竟在一個月後,我便也沒了這份工作與收入,此時就得開始努力規劃,尋找其他謀生方式哪!

  

  每回被叫去與主管談話之後,心情與能量都十分低落,疲憊沮喪。

  雖然主管沒說重話,但主管不喜歡我上班做自己的事,還說萬一沒處理好,接下來後果將多麼不堪設想,她會很慘等等,也說了些辦公室裡的事情。

  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態度非常隔著距離觀望,總覺她是個疲憊、受傷,心裡有很多委屈、擔憂與恐懼的人,也一直懷疑她所說的,究竟是真實的狀況,亦或只是在她心裡上演的「戲碼」?我相信她所說的現實困境與壓力確實存在,也絕對相信同事在我不在時,問了她我的工作內容,但我總覺事情並無她想像中嚴重,這世界遠比我們所知道的,還要來得安全且有希望!

  她的行事作風與那份焦慮,讓我想起摩洛哥人權組織的高級主管,然而這間辦公室裡的能量與人的特質,並不像摩洛哥人權組織辦公室那樣混亂躁動,不至於讓我不安,所以我一直深信情況與事情並不如她所想的那樣糟糕。

  好幾次,我都好想建議她去做身心靈的療癒,總覺她是真的需要!但我畢竟與這人私交不深,過度關心甚至給予建議,有時反而成了一種僭越,便也只是保持沉默。

  還有些事,實在不是我的錯,更不是我可以控制的,雖然感受到她的恐懼焦慮,但我也莫可奈何。

  

  這陣子,我較能清晰地看見每個人似乎都真的有一套「心理腳本」以及與之相呼應的行為模式,當人在腦中已經自行構想出自己的樣子、他人可能性對待以及更實際的發展狀況等,外顯於外的行為、選擇以及與人的應對,自然也將形塑腦中已然存在的現實樣本。

  到後來,這同樣是一場「心想事成」。

  

  或許是之前主管已跟我說了些辦公室裡的事情,因著我不過是短期打工,更因著我愈來愈能看見每個人所擁抱的人生劇本以及給自己設定的角色,關於眼前上演中的一切,我確實近乎置身事外,隔著距離地觀看著,甚至不想被拉入其中,一起演戲,包括主管的恐懼擔憂,包括不時扮演糾察隊的少數人,與所有所有,很自然地,我完全只是在旁觀看著,完全無法跟著入戲。

  或許是所處位置與個人信念不同,我與主管看人的方式有極大差異,主管常說誰與誰很愛嚼舌根,所以必須如何如何,才能減少紛爭。或許是因我不過是個短暫過客,反而只看見這些人善良可愛之處。

  在這辦公室,我只想安靜來去,不引起任何注意。

  

  他人的心理腳本,與我無關,但我多少有些開心自己的進步!不僅較能覺察到那是別人的劇本,我可以不被拉入其中,陪著一起演,也愈來愈能保持距離地觀看。

  到了最後,仍得回到自身。

  我為什麼會讓自己身處這樣的工作環境呢?這裡頭,有什麼是我該學習的功課?

  這位主管真的讓我想起之前在摩洛哥那位高級主管,同樣擔憂、焦慮、忙碌、類似受害者情結且散發讓人疲憊的不安能量。

  或許我自己該清理的能量與負面思維仍在,才會召喚來這樣的處境吧!

  是該為自己腦中思維與恐懼負責囉,我說。

  

  主管找我去談了幾次,每次都讓我極度疲憊、情緒低落,短短約談,就能讓我能量大幅下!

  我仍不打算再更努力地做些什麼,因為主管可以給我的工作就這些,我可以在這裡做的事情就這些,並非我真的疏忽怠惰哪!仔細想想,或許是因我很真實地覺得好些事情不過是主管自己腦中的恐懼與想像,便難以跟著起舞、回應吧!

  好幾次,當她反覆說著:「我會很慘!我會很慘!」

  我真的好想跟她說:「當妳不斷這樣想,事情就會『如妳所願』地發生,因為宇宙向來讓人心想事成呀!不要再讓這句話變成妳的咒語了,多些正向思考吧,或許轉機便也因此而來了!」

  但,我不能這樣當面跟她說哪!就只能默默祝福她,在心裡傳遞愛的能量給她。

  

  三月份,會是我最忙的時候,白天要繼續打工,晚上則要教舞,我多少會擔心自己的身體挺不過,這也是為什麼二月份,我很認命地不斷調養身體。

  然而,我是得更努力尋找其他工作機會呀!

  今天被主管一說,反而刺激我更積極地尋找其他工作,即便仍會擔憂、害怕被拒絕等等,都知道我不能躲在牆角,必須勇敢地踏出去!我相信只要自己過了某個關卡,尤其是在心裡上能夠放下那些連自己都說不清楚的種種,未來的路,將會愈來愈開闊,充滿無限可能。

  聽完長官訓斥,我默默回到座位,更加堅決地要尋找另個出路。

  從 Lach 給我的建議出發,我找了另個類似的中心,上網查看有無到那兒開課的可能,恰巧與 iryab 有約,便直接約那兒碰面,順道當場問問租借場地狀況。老闆娘很酷,跟她講話,真的會害怕、有壓力,加上我又是臉皮很薄的人,要我問開課與租借場地,真的是要我的命哪!

  但,我終究鼓起勇氣,問了相關事宜。

  第一次,老闆娘很酷地隨便回答我,轉身做她自己的事情。

  與iryab 逛了一會兒,我買了天使療癒卡,再度鼓起勇氣,問了老闆娘合開課程的事宜,她很酷地要我自己投件,上頭有老闆會「憑感應決定」!

  問完之後,我開心多了!很高興自己鼓起勇氣,問了這些事!

  就一個尋找出路的過程吧!

  有時未必一個動作可以在短時間內,給自己帶來多大效益,而是在磨練中,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清理負面思維與能量,朝光亮美善的方向發展。一旦能力與力氣磨練出來了,路只會愈來愈寬闊!

  

  自己的起心動念同樣起起伏伏,有時充滿樂觀希望!有時卻又恐懼遲疑。還好身邊一直有朋友陪伴、支持著,每天努力一點點,前進一點點,都是一種成長與進步。

  晚上,迅速地將信件與課程介紹寄給了這個中心,便是靜待消息了。

  我知道自己不會停留在這裡,有了第一個動作、第二個動作之後,自然會有第三個、第四個……。恐懼,便也隨著勇敢作為的累積而減少影響力。

  鳳媖認真務實地幫我想了開課的事情,此時我仍抓不到要領,總覺還有一個環節我沒弄清,但我感覺到自己的行動力就快出現了,一旦累積足夠能量,很自然地,我的動作就會出來,一扇門便也這樣打開了,這時我將知道,事情真的不如自己當初想像中那樣艱難。

  而且我很真實地感覺到,此時離那一天已經不遠了,當我愈能保持正向信念與樂觀力量地尋找出路、設想方法,甚至享受這過程,心願只會提早實現!

  

  此刻,我突然更清楚地看見,做 SRT 讓我更快地修改了生命藍圖且持續修改中,似乎也較能在混亂無章、隱晦模糊且千變萬化的「現象」裡,發現在後頭牽引一切的那根線。修改生命藍圖的力量與方式,主要來自於更清明的覺察吧,我想,因為當意念轉變,行為與能量自然不同,外在環境與人對自己的呼應,自然也不同啦!

  

  帶著負面能量與低落情緒,走出辦公室,走進某個我希望未來有機會在那兒開辦工作坊的中心,望著架上琳瑯滿目的身心靈書籍,情緒自動獲得撫平,愈形歡喜,一股深刻熟悉的渴望隨即湧上:「啊!多希望自己也能寫出這等可以安慰人心,帶給人正向喜悅力量的書哪!而且,我想說好聽的故事!」

  

  在下班之後,要能放下辦公室的事情,甚至清理因此而累積的負面情緒與能量,還真的是一場不容易的修行哪!

  

  那天跳完舞,身體雖然疲憊,但心裡滿是喜悅能量!

  呵,好希望自己可以開課順利,藉由進行最能讓自己歡喜同時也是最擅長的工作,既可養活自己,還能攢沙漠創業基金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