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2012

就來大安試試看!


  啊諾……,有些事,好像不應該透露,好留點給別人探聽。

  但我這人就真的心裡藏不住話啊……。

  

  事情真的串聯得非常巧妙。

  昨天深夜,突然有個剛加入臉書的朋友,邀我去「佔領台北電台」談基因改造作物,我非常詫異!因為這根本不是我的專長哪!

  一早,我才又跟這位人士取得聯繫,對方很客氣地說,可以用輕鬆的方式來談這議題。單純的我,不想太多地說:「我可以多給一些不同的東西,例如跟法國農民運動做扣連,這部份是台灣比較陌生的。但我必須做功課、另外找資料,而且現在我正在打工,佔用很多時間,可能要過一陣子,才有辦法談。」

  然後啊,我這個永遠是自告奮勇給自己找事做的人,熊熊之間,又多了一個功課!

  我到底……,在搞啥啊……。

  

  昨天傍晚,我在臉書上說道,有周刊記者跟我聯絡,說要專訪,Lach 馬上問:「會不會問到妳的沙漠之戀?」

  我說:「如果妳沒跟記者講,記者應該就不知道,那他就不會問。除非……,除非他有看部落格……。嗯……,應該不會吧……。」

  一位朋友馬上說:「在google只要打妳的名字,就會出現妳的部落格,很容易的!只要記者稍稍用功,不難知道。」

  今天一早,收到周刊記者的來信,因會議時的長官意見,目前暫時不以我為專題。我覺得這樣也好,因為事情還真的被 Lach 給料中!記者感興趣的問題中,果然還真的包括了我跟貝都因男人的愛情!感情是私事,我不知道幹啥講給記者聽?我當然知道雜誌讀者想看什麼,也時常有人跟我說,好些事,不要那麼在意或堅持,甚至要能適度讓自己「商品化」。

  但有些東西我絕對無法進行「販售」,無論舞蹈、理想或感情。

  拜託!當年我要是能夠以「異國風情」包裝自己的舞蹈課程,哪管「中東」、「埃及」,甚至是「法國」與「巴黎」意象,我後來有可能淪落到窮破潦倒甚至遠走他鄉的境地嗎?

  但,我就真的是沒辦法,也不想那樣玩哪!

  生命的意義與價值,絕對不是只有檯面上光鮮亮麗亦或財富權勢而已,真的!

  

  接著,我又收到欣儒的來信,她跟奕慧要抽號碼牌,約我見面啦!呵呵!

  我馬上跟欣儒說了「佔領台北電台」的事,她說她知道,還給我這個聯結:經濟發展下的冤魂,我一看,下巴都掉下來了……。

  但,心裡很高興哪!

  或許我的腳步很慢,有時候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可以走到哪裡去,又到底是在做什麼?但腳下每一步都很實。

  這次回來,一直有一種感覺:台灣整體環境改變不大,但我整個人的內在能量與追求都已不同,連帶地,因此而召喚來的因緣也產生質變,有些人已然離我而去,卻空出更大的位置,給新來的人。

  我好像慢慢地在與另個領域的人取得聯繫,隱隱約約地。

  這一切,都將慢慢織起不同的未來發展。

  是好事,我知,呵!

  

  嗯,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很堅持也很勇敢地走我自己的路!

  我很愛在部落格嘰嘰叫,幾乎啥都很敢講,打從我與他相遇那天起,就沒打算隱藏我漸漸走進情感關係這件事──幹啥隱藏呢?我又沒殺人、放火、幹壞事,更何況,這是一件人間極為美麗動人的情感關係哪!我的心,面對所有發生在生命裡的事,可是向來熱情如火又坦蕩蕩哪!

  然而卻不表示在面對他人詢問時,我會有問必答,甚至去滿足他人那些我甚至無法理解的想像與慾望。

  重點不僅是「說與不說」,更是「如何述說」。

  有一天,我會用文字敘訴我的愛情,但不是現在。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這輩子可以擁有這麼澄澈寧靜的情感關係,當我想到自己與他的相遇、相戀與那份信任,連我自己都很感動!純度很高,真的!

  我相信這樣的關係可遇不可求,我看得見這份關係裡的深度與力道,若能以溫柔適恰的方式呈現,可以成就動人作品。

  一旦廉價販售,就真的是蹧蹋上天給我的這份恩寵了。

  

  持續上班中,打雜過人生。

  主管很忙,我默默地繼續做自己的分內事──挑選照片。

  為了避免進行不用動腦的工作會讓自己變笨,更因為若無法從一天勞動中,學習些新知,會讓我心靈非常空虛,便試著讓工作成為讓自己學習與成長的契機。這一大批堆積如山的檔案照片真的拍得不好,實在難以成為影音短片的素材。總覺若真想製作短片,勢必得找專人重拍。

  篩選照片時,一張張地瀏覽著,就當磨練自己的定性與耐心,一旦決定刪除一張照片,便問自己:這張照片哪裡拍得不好?問題出在哪裡?若是我在那場景拍攝,可以怎麼處理,好拍出一張成功可用的照片?

  有機會一一瀏覽這堆積如山的活動檔案照片、公文、宣傳、計畫書與成果報告書等,好像也讓我對「如何辦活動」多了那麼一些概念。

  之前在各個社大辦工作坊,不時聽見來自工作人員類似:「老師,能不能請您現場帶些可以帶動氣氛的體驗活動,讓學員也可以跟著動一動!」的建議,那時我其實不懂,為什麼會有「帶動氣氛」跟「體驗」這樣的要求?總覺在這樣的訴求下,多少帶有「休閒娛樂」的元素。

  接連瀏覽數個這組織的活動照片與企劃書,讓我較能從另個角度理解「熱鬧氣氛」與「體驗」之於台灣人的意義何在。說穿了,這幾乎是在台灣辦活動必須具備的要件吧!以前的我,只想跟這樣的文化特質保持距離;現在的我,較能理解與接納,也較明白為什麼台灣社會會有這樣的「需求」。

  

  晚上大安試教,我的心情是緊張忐忑的。

  教舞之於我,是一整個身心靈的付出給予,為了確保晚上還有力氣上課,工作時,我不疾不徐,邊挑選照片,邊休息。

  

  即將離開辦公室,前往大安社大,忽然接到文山社大電話,下學期報名人數離開課門檻還很遠,社大問我是不是還願意開課,也告知鐘點費計算方式。

  很無奈地,我還是願意開課。

  心情當然稱不上愉快,但我現在很清楚地知道,我不能將注意力與焦點放在負面能量與情緒上,面對我無法改變的事實與規定,就放下吧!專注在正向能量的創造,才是更重要的。

  在這當中,我接收到祂的訊息,不斷說著:「走出去吧!帶著妳的舞蹈與課程,出去尋找那些與妳契合的人!尋找那些會喜歡妳、也需要妳的人!走出去吧!去尋找妳的徒弟,而不再是在社大,等著被發現。

  面對嘗試先前未曾有過的新挑戰與新經驗,我當然也會緊張、遲疑、不知所措,甚至手忙腳亂。然而在關鍵時刻,我總是能接收到極為明確的訊息,要我勇敢啟程出發,掀開下個生命篇章。沒耐性的我,懶得花時間在眷戀過往,雖然我依舊會緊張、焦慮、沒信心,然而當時機來臨,我知道自己是該勇敢啟程,再向前行!

  

  人來到大安社大,早在金甌女中校門口,我便看見香縈在那兒等著,貼心地帶了一杯拿鐵前來,而且還不加糖喔!我不知道是她真的知道我喝不加糖的拿鐵,還是巧巧?當我啜了一口咖啡,心裡滿是感動!很深深的感動!

  

  今晚約有廿幾人前來參與試教,人數算多吧!

  裡頭有些上學期的舊學員,有些生面孔,還有些「自己人」特地前來捧場。

  很謝謝今天特地前來捧場的人兒們!看著妳們的笑臉,讓我較有勇氣說著我是那樣深深相信著的那些。

  緊張忐忑地,將一小時的試教給帶完,我知道自己盡力了,雖然真的太緊張!同學陸續提問題,我也很認真地回答。我依舊是個沒辦法「推銷自己課程的人,我從來就只會「邀請」。

  關於即興舞蹈,有人覺得這個很好玩!也有人畏懼或不感興趣,我沒有能力說服所有人,從來就只能認真誠懇地解釋我為什麼會堅持這樣帶課。

  課程結束前,我也稍稍「示範」何謂即興舞蹈。

  

  今晚試教,見到好多人!

  很開心見到促成這一切的 Miru,真是太謝謝她了!剛開始,我還真的是認不出她來呢!頭髮變長了,整個人的氣質與感覺也都不同了!

  雖無法預期開學後的狀況,但我心裡有很好的預感!

  就像大安社大那間肢體教室一樣,明亮澄淨。

   

  然後,我看到鄧同學,開心地想把她踢到文山社大去!

  然後,我今天還看到未來北投社大的「班花」哦!

  唉唷,我不管啦!就是指定要她當「班花」啦!

  然後,這位「班花」告訴我北投社大如何處理我的課,我真的感動到……,當場都快哭了!神……,真的對我很好!一直有人這樣堅定地支持著我!感恩哪!

  

  深夜回到家,在臉書上遇著一位不願具名,但今晚有來試教的人兒。

  我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但我知道她心裡的猶豫與恐懼,以及對自由舞動的渴望。

  我不知道到了最後,她會不會來上課?

  很深很深地,我祝福著她,想給她很多很多愛的能量,願她可以有那力氣,讓自己內在那歡喜的小孩也有機會讓她認識她。

  

  謝謝所有今天前來試教的人兒們!

  願能一同成就人間的一場善緣!

  

  今晚,Lach 帶著一位朋友亮亮前來找我。

  剛見到 Lach ,我完全沒認出她來!原因是她跟小枝枝一樣地……,但我不好說那原因,畢竟還是要顧慮到漫畫美少女的感受哪!嗯……。

  

  亮亮是一位極為美麗善心的好女孩,吃飯聊天中,她說了很多事,也一直說,我希望買第一頭駱駝的夢想很可愛,她好想幫忙。

  我也說了自己心裡有一把很嚴苛的道德的尺在衡量、在把關,除非我很確定對方的贊助可以達到對方的期望,否則我不願接受,這也是為什麼我寧願靠自己的力氣掙錢,來買駱駝、建造未來的民宿,將來等我在沙漠的根基打穩了,真的要實行那一系列的人權與生態計畫時,我才真的會有那強烈意願與動機,尋求贊助。

  她說:「當我想將錢給出去的時候,並不期望真的看到這筆錢可以為我換得什麼,就只是資助他人夢想,讓我很歡喜。我沒有辦法幫妳找可以掙錢的工作機會,我能力可以做的,就是直接買駱駝。」

  聽到她這段話,我真的感動到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或許是討論方式吧,也或許是整個時機都不同了,當亮亮很可愛地提議:「妳可以幫我在沙漠買一隻駱駝,然後請人照顧嗎?」

  我說:「妳幹啥在沙漠買駱駝?妳根本看不到!」

  她說:「沒關係呀!我知道駱駝真的在那兒!」

  我賊賊地說:「可是妳的駱駝會被我的男人拿去當生財工具!」

  她說:「沒關係呀!這也是買駱駝的原因一呀!」

  我想都沒想地問:「那妳會想要白色的駱駝嘛?白駱駝比較漂亮!」而今晚,她恰巧穿了件白色外套。

  討論聊天中,我心裡那道嚴格把關的門檻很自然地漸漸下降,願意去接受他人的協助與好意,也看到亮亮在這樣的提議中,她的歡喜與開心,與這份喜悅中的美麗!

  隱微中,我感受到這不是一場單純的「贈與」,而是彼此成全。

  我跟亮亮說:「好奇怪喔,以前當人家提議說要幫我們買第一頭駱駝時,我一直無法接受,然而當妳跟我提議,我竟然覺得可行,而且蠻開心的!」

  她很可愛地說:「因為駱駝不是買給你們,那是我的駱駝呀!」

  我說:「也對!這樣妳在沙漠就有親人了!」

  離別前,亮亮很可愛地問:「那妳願意幫我在沙漠買一頭駱駝,然後請人幫我照顧牠嘛?」

  當下,我真的覺得:有天使來敲門……。

  

  太晚了,我得睡了,即使還有千言萬語,都必須躺到床上睡覺了,明天還要上班哪!

  

  呼!上完大安試教,我好開心喔!

  雖然文山社大報名人數讓我很無奈,也只能要自己學著從中接收祂的訊息,再更往前走。鐘點費雖低,我知道文山這堂課還是得開,才能保有一絲希望,雖然我不知住這地方將來能長出什麼。詭異的是,我的心情幾乎就只「無所謂」三個字,因為我非常專注地要把精力與時間用在創造美好與更大格局上,也不斷醞釀下一場冒險與新經驗。

  真的,我知道祂要我去嘗試更多可能性。

  但,我還是想大聲呼籲:快來文山社大報名吧!

  

  我人生中第一堂自己開辦的小班課程,即將開展囉!

  最令我開心的是,這是之前我在台大教過的學生,口耳相傳之下,聚集幾個人,主動找我私下開課,因為她們知道我有什麼、能給什麼、想要什麼,知道這是她們想要的,找我開課時,態度非常積極主動,讓我倍受鼓勵!

  今晚匆匆見到了其中幾個人,所有人臉上滿是笑意,我就知道,未來課程肯定會很好玩!因為教學者與學習者之間是有共識的,是有共同訴求的!

  謝謝妳們,我親愛的學生們,我從妳們身上得到的溫暖與鼓勵,遠在妳們的認知之上哪!我是真的很感動哪!

  

  看到 Polly,同樣開心!而且她還真的拉了兩個同事與一位學妹跑來參加試教!據說映君也快被她拉來這班了!感恩哪!

  

  生命一直在走,時間不曾停留。

  再回來教舞,我發現自己遠比之前都開心!

  也真的很喜歡跳舞!

  

  我真的很謝謝祂,讓我走過這一切。

  也很謝謝所有一路陪我走過的人兒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