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2012

等下班


  做了一整天不用動腦的工作。

  上班等下班的心情,是否正與當兵數饅頭一樣?

  為什麼要把人生用在「等待解放」,而不是站起身來,尋求更大的自由呢?

  若不是先前台灣那三年的耗損與摧殘,天生反骨的我,絕不可能疲憊、倦怠、乖巧而放空地在摩洛哥人權辦公室待了那些個日子。

  若不是摩洛哥人權辦公室那幾個月的調養、休息與磨練,此時的我,不可能靜靜跟著辦公室節奏走。

  似乎愈來愈懂上班族的生活──若不想太多,日子似乎還真能如此順順地過,久了,就被「馴服」了,即便對自己的生活稍有不滿,即便似乎還渴望著些不同的什麼,若無強烈動機亦或更具體熱烈的興趣與專長,很容易變眷戀著辦公室方盒裡的安穩日子,一旦稍有出走念頭,竟也開始害怕起外頭的風風雨雨了。

  

  神……,真的很愛我……,知道以前的我根本不可能忍受辦公室生活,給了我在法國唸書求學的機會,讓我可以接觸藝術與文學,讓我跳舞,還讓舞蹈教學這份工作,將我從遙遠那方,拉近地球,一旦雙腳踏上撒哈拉,我竟也跟土地取得連結。

  我很高興自己在尚未走進固定人生軌道之前,有機會四處飄泊浪蕩,見著世間不同風光,知道人生選擇與答案並非二選一,卻是任由自己去開創。

  就這麼樣地走著、走著、走著,愈來愈清楚,原來祂真的從來就只給我真心渴望的,原來我一直都活在「心想事成」中,包括挫折、磨難與驚喜不斷。

  

  此時主管交代下來的工作,就只是將過去檔案照片整理分類罷了,一個完全不用動腦的差事,好讓接替的人能夠繼續整理這些照片,做成影音檔案。

  我卻深深懷疑著,懷疑自己不過是在做毫無意義的白工,因為就一個要做影音的人來說,與其使用他人挑選過的照片,不如自己來挑影音要用的素材哪!即便我將所有照片挑選過,後續都未必真有人會使用這些照片來做影音短片。

  但,我是無所謂的,領一份可以免強糊口的微薄薪水,就只這兩個月,很快就過去了。

  卻仍忍不住思考著,「工作」的意義,究竟在哪裡?一份工作究竟該拿多少薪資,才是合理?

  這種重複單調的工作若持續下去,成長速度近乎停頓,人也開始變得不靈活、不聰明,很快地,便也這般老去了吧。

  當然,或許也跟我只待兩個月有關。

  畢竟誰會交代重要工作或是培訓一個兩個月短期工呢?

  除了打雜,我還能做什麼?

  

  收到女士訊息,呵,有可能讓我多一個與影音有關的工作唷!

  真是太好了!

  女士啊,妳真是我個人「人生必備良品」哪!

  晚上,一位在摩洛哥的朋友的姐姐在臉書上敲我,問我人還在不在摩洛哥?是不是一直在做影音工作?

  我說我已經離開了,她說哪天等我回去,再去找她吧。

  這位朋友的姐姐專門為摩洛哥上流社會辦活動與宴會,之前曾邀我去幫他們的活動錄影,而且是付費的。可惜消息來得太慢,等我得知,我早跑到沙漠浪蕩去了!

  這輩子,我連一堂影音相關課程都沒上過!一切全靠自己摸索,頂多就是從網路上尋找相關資料,接著全靠自己動手實踐,慢慢玩花樣。像我這種從讓自己覺得好玩的遊戲,慢慢摸索出一丁點訣竅的人,有時其實不太知道怎麼樣「教學」,因太多時候,錄影與剪接時,憑得全是靈感與直覺。

  舞蹈之於我,亦然。

  

  雖然女士不嫌棄我的「欠缺專業背景」,但我自己倒是很有心,想把作品給做好。也一直有個心願,想趁這次回來,好好地學些更「專業」的東西,總覺得未來絕對用得到。

  

  然後……,嘿!今天有時報週刊記者跟我聯絡,想做專訪哩!

  吼!如此一來,婆婆媽媽們在理髮店洗頭時,就可以知道我的故事了……。

  嗯……,希望這群婆婆媽媽中,不包含我阿母啦!否則萬一當她在洗頭時,隨手拿起一本時報週刊,突然看到我的名字,驚嚇指數應該會破表吧!

  啊諾……,希望可以藉這次時報週刊訪談,順道幫自己即將出版的下一本書打打廣告吧!

  但書名目前還不確定呢,嗯嗯……。

  該取啥好名字,才能讓銷路更好些呢?

  我自己是屬意【偏不叫她肚皮舞】啦!畢竟這反骨又搞怪的名稱用這麼久了,有些人多少聽聞過,或許將有助於銷售吧!

  還是該另外取個名字呢?

  嗯嗯嗯……。

  

  明天大安試教,真是令人又興奮又緊張又期待!

  也才一個小時,我只需要好好地將課程給介紹過,其實也就夠了。

  但,我還是會緊張呀!

  從台大,到大安,接著是自己開辦的肢體工作坊,爾後才是社大正式開學。

  一步一步地,我慢慢用不同方式,重新拿起「舞蹈教學」這份工作,就連我最討厭的「老師」稱謂,都不再讓我動怒反彈,就只是嘴角抽蓄地笑一笑罷了。

  

  上了一天班,不用大腦地工作一整天,接連收到女士的影音邀約與摩洛哥朋友姐姐同樣關於影音工作的詢問,趁著上班空檔,遵循朋友建議,參考幾個舞蹈教學者的網站,看人家如何「自我包裝」並「推銷課程」。

  忽然,我有個小小心得:在地球實相中,專注並全然投入到近乎純粹地只做自己一心想做的事情,往往需要自掏腰包與一定程度自我燃燒,才得以完成。若真想藉由一種「能力」、「技藝」與「專業知識」來賺取生活所需,則是給予對方想要的。也因此,之於有理念與有所堅持的人來說,如何在「自己想給的」與「他人需求與期望」之間取得平衡,便是一種更為高超靈活的能力了。

  呃……,或許在「社會化」這件事上,我確實比較晚熟,但我也真的很用心地想理解地球生活呀!

  

  今晚小玥玥來找我,拿她的舊衣送我(這是我之前主動開口要求的),問我有無時間跟她吃晚飯?想著明天大安試教,我還是寧願在家休息,以確保在一整天工作後,晚上還有力氣教課。

  

  對我來說,藉由一堂舞蹈課程,我所試圖給出去、分享的,愈來愈是一份愛,與熱誠。

  

  夜深了,要躺到床上修改書稿了。

  

  希望明天與來參加試教的大安學員玩得開心愉快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