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2012

上班累


  上班累。

  上班真的很累!

  疲憊倦乏中,還有一股茫然虛空。

  工作時數如此漫長,整個生命都耗在方盒子般的空間裡了!

  早上八點半上班,我不敢遲到。

  下午五點半下班,見執行長與多數人都還在,我也不敢走,撐到六點才離開。

  真有那麼多事該做嘛?

  其實也還好。

  令我困惑的是,先前說這兒有好些事該做沒人做,很是遺憾,我自告奮勇願意幫忙;此時又說可以不用做了,反正我不是「專業人士」,要我做最最簡單基礎,根本不用動腦的事情即可。還問我,啥時可以完成?對方說自己之前做了幾則影音,都是下班後,花幾個小時就完成了,意思是指我效率不佳吧。

  我其實很無所謂的,反正我也不是來求表現的,不會因這些話而卯起來拼命,更不可能把工作帶回家做,因為我的力氣必須用在其他地方,我承認我確實是放慢速度在做事,然而即使我把事情給完成了,還是沒其他工作要我做呀!我當然慢慢來囉!

  我沒多說,因為我知道眼前是一個疲憊受挫的靈魂,需要休息與愛的調養。

  看著眼前這個人,我不斷提醒自己:必須學著讓過去輕輕地過去,每個時刻皆嶄新無比,一個沮喪受挫的靈魂,若緊抓住那份負面情緒,將完全看不見新的可能與希望,只會一再複製相同困境,直到傷口被療癒為止。

  

  當「主管」絕不是件容易的事,若無法「服人」,總得有辦法驅使人去做事,或威脅,或利誘。

  一個熱衷於工作與理念的人,儘管放手全然投入其中,卻無法要求他人同樣為工作犧牲奉獻,因每個人在每個階段的追求不同哪!

  工作時,開會中,我觀察著這辦公室裡的工作生態,慢慢懂了些事,更清楚看見主管的領導風格如何造就一整個相互呼應的團隊。

  好些事,我只能沉默,但,我學到許多。

  直到目前為止,我心目中最最優良的「主管」,絕對是我的小老闆了!如老頑童一般的他,以親切、幽默、風趣而迷人的個人魅力,以及極度尊重他人自由與意願的態度,讓屬下可以在開心愉悅的氛圍中,專心工作。

  當我甚至都還不知道何謂「影音剪接」時,他便放任我前往沙漠闖蕩,當更上頭的上司問起我的狀況,他一再稱許我的工作表現,默默為我扛下許多。若不是這分信任、尊重與寬容,我的生命不可能在摩洛哥發生如此大的轉折與蛻變。

  此時,即使進行影音剪接是這位主管的要求,卻仍以「妳並不是專業人士,我對妳也沒有什麼要求」,而要我停下已經開始做的事情。

  不過就兩個月打工,我很無所謂,就只是看到在不同領導風格背後,更深一層的信念與態度罷了:我的小老闆對人是信任而樂觀的,永遠大力稱讚下屬,總是精力充沛地工作著,因他深愛這份工作,也深信自己工作的價值。此時這位主管卻似乎困在某種不安全感與焦慮中,開會時,見到這位主管與屬下談話時的眼神語氣,我心想,或許這位主管真的不知這樣的態度很傷人,會讓對方覺得自己被貶低吧?!

  我完全置身事外,畢竟我不過是個短期工,卻也漸明白此時工作氛圍如何形成。

  

  主管要求我以某種方式整理大批資料,不斷問我,何時可以完成?

  待主管離開,一位工作人員跑來跟我說,這位主管就是容易反反覆覆,而且她覺得主管的要求真的很為難我,因為那批資料真的很多!

  我只是笑一笑。

  下午,就只幫忙做些不用動腦的事,例如列印等等。

  然後,繼續剪接,不為著做給誰看,就只是想把事情給完成。

  上週日下午,我大可在辦公室裡放空,仍勤奮地下樓錄影,想試著完成一支好看的短片。雖然主管態度突然從支持肯定,轉變成不置可否,甚至要我做完這支就罷手,但我還是想用心完成這支小小的作品。拍攝時,我專注地觀察,不動聲色地拍下最自然動人的畫面,腦中同時編想著故事,思考可以如何做成一支會說話的影音。

  剪接時,我同樣用心專注,尋找靈感,將影像一一串起,成為一個故事。

  那天,我意外地觀察到互動自然親密的一對祖孫,在他們未察覺之下,拍下了那場兩人間極為自然自發的遊戲與互動。演出結束,我走上前,請小朋友為演出說些感想,阿嬤很用心地引導,要小朋友說些我會需要的話,目的只為幫助我好好完成工作。

  進行剪接時,我一再回顧這些畫面,很開心,也很歡喜!

  人間的愛與美,不都已經含藏在這兒了嘛?!

  戴起耳機,專心剪接,心神漸漸離開辦公室空間,沉入我與影音與故事的世界。

  這些工作上的歡喜與感動,細膩隱微,不為討好長官而做,卻深深豐富了自己的心靈。

  待影音剪接完畢,我想依照那位阿嬤留下來的電話,跟他們說一聲,讓阿嬤上網看因我的攝影機而意外留下的祖孫真實互動場景。相信他們見了,一定會很開心!而且還是永恆的回憶呢!

  一份工作的意義,在哪裡?

  如果在我一天生命中,可以完成一兩件能夠讓他人開心的事,這一天的生命便沒有白活吧!

  

  我一直有一種神奇能力:將自己與週遭環境隔離,讓人可以看得到我,卻很難觸碰。當辦公室開始混亂吵雜,我的防護網自然架起,直到下班前半小時,人才開始活過來

  工作佔人一生好長的時間哪!

  若做的是無法讓自己歡喜成長的事,那麼人還算「活著」嗎?

  還是只能在消費活動與名人八卦中,尋找慰藉與刺激?

  成天悶在如鳥籠中的辦公室裡,好想跳舞喔,現在……。

  嗯,上帝要我來辦公室上班,大概是要讓我自然而然感受到再度舞動的渴望吧!

  

  在摩洛哥人權組織時,我在打雜。

  此時回到台灣,依舊打雜,就為還能有那麼一丁點進帳。

  一再進行這些無須過多知識與教育程度就能完成的工作,腦中不時有個聲音反覆說著,嘲諷奚落著:「哈!即使妳唸了個博士,之前為了理想與理念做了那麼多,此時也不過淪落到當個打雜工的處境嘛!妳再怎地堅強、勇敢、有能力,又能如何?還是算了吧!橫在妳眼前的,是一場註定失敗的人生!」

  我對那聲音笑一笑,埋首繼續做我的工作。

  那天找 Teen 做「靈氣治療」時,我曾問:「此時的人生腳本,究竟是我自己選的,還是我改掉了什麼?」

  她很認真地說:「都有!每個人出生時,都帶了廿幾套劇本來。」

  此時回想,當我開始跳舞那刻起,便已然註定換上另個人生腳本,先前暫時離開舞蹈,甚至轉了個大彎!此時尚無法預料這個彎將帶自己走向什麼樣的未來。我的人生一直非常顛沛流離,無盡浪蕩,但我得承認自己很享受這種「搭雲霄飛車」的刺激快感,永遠驚奇不斷!從來不知就在下一刻,我還會給自己玩出啥戲劇性的人生安排!

  我見識過許多截然不同的圈子,法國學術圈的知識殿堂、歐洲 Oriental dance狀況、台灣社區大學樣貌、摩洛哥社會運動、撒哈拉遊牧民族生活,以及此時的台北辦公室人生。

  飄盪流轉中,我愈來愈不羨慕那些享有社會地位與富裕收入的人們,卻是較能於每個當下安適地活著,專注地創造著些什麼。我愈來愈清楚,能讓自己「打從靈魂裡快樂起來」的生活方式,絕非由外在條件與世俗認可的擁有所建構。

  謝謝祂,不曾給過我一帆風順的人生,卻是小心翼翼呵護任性走著鋼索過人生的我。

  

  要躺在床上潤潤我的書稿了,是場休息,而且開心!

  因為我真心喜歡我曾完成的事,以及自己的書寫呀!

  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