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012

第一堂課


  今天是這學期台大「性別與肢體開發」第一週課程,同時也是我回到台灣以後的第一堂課。

  

  昨天休假,之前為了台大這門課,特地申請今天休假。接連兩天睡到自然醒,確實漸漸補充體力,精神較好些。

  這輩子不曾如現階段般,如此認真認份地按時吃中藥,認命地想把身體給養好,因為還想好好活下去吧──也就是說,在此之前,本人長期處在「活得不耐煩」的狀態就是了。

  吃過飯,服過中藥,開始準備下午台大課程的powerpoint──雖說第一週通常尚未進入正式課程,但我還是覺得得先開始準備,至少得讓自己重新回到教學狀態,免得到時候只能在台上傻笑呀!

  三點半的課,兩點半出門,依照昨天 iryab 的指示,慢慢走向台大後門──注意哦!是台大後門,不是正門哦!萬一走錯,iryab 又要激動地嘰嘰叫了:「不是叫妳去台大後門嘛?妳去前門幹啥?明明台大後門就離妳家很近哪,而且澤霖館就在旁邊,妳走路的時候,到底在想什麼啊……。」

  此時,在她尚未嘰嘰叫之前,我都已經先預測到她會碎唸啥了……。

  

  有件事,她倒是說中了:澤霖館真的離我家不遠,三點時,我就已經找到教室,坐在走廊的書桌前,慢慢修改書稿。

  上課時,很訝異地在學生群裡發現兩位熟面孔!忍不住問:「妳回來幹什麼?妳不是修過了嘛?」

  同學很可愛地笑著說:「因為很好玩,就想回來上啊!」

  我問:「可是妳已經修過這堂課,怎麼還能選課?」

  她說:「之前是大學部,現在我升研究所了。」

  天哪,時間過得好快,我也不過才去了一趟摩洛哥,浪蕩一下下,啊妳就已經結束一個人生階段,進入下一個了喔?哇,小孩子還真的是在一瞬間長大了呀!時間催人老,嗚嗚嗚……。

  

  妙芬老師今天生病請假,由我介紹上課方式與內容,不過這畢竟是第一堂課,同學最關心的,依就是加退選問題。選課名額是廿五人,開放五個加選名額,現場有兩位同學要退選,所以理論上,應可再加簽七人。然而可能還會有其他同學退選,會釋放更多名額出來,這下,到底該怎麼辦呢?

  有同學提議點名,今天沒來的,有可能會退選。

  點了名之後,發現有八人缺席,當場一位男同學很酷地說:「第一堂課,沒請假又沒來,就代表曠課!」

  我一聽,手上的紙馬上就掉了下來……。曠課?有這麼嚴重嘛……。那我們可以以此為要脅,逼退這些人,讓出更多名額給更想上課的人嘛?!

  

  這位男同學後來還問:「老師,妳們之前戶外教學有辦去陽明山染布,那這學期也有嘛?」

  我說:「不是陽明山,是貓空啦!陽明山應該是適合泡溫泉才對。不過,你怎麼知道染布的事?」

  他說:「我兩年前想上這門課,但是加簽沒有簽到!而且我覺得染布好有趣喔!」

  我說:「我跟妙芬老師還沒正式討論這學期戶外教學的事,不過植物染已經玩過了,這學期應該玩新的嘛!」

  

  稍微講完這學期課程,開始處理加簽問題,發現加簽名單上,竟高達十六人!

  其中有好幾個,甚至還有極為可憐的身世,例如:「老師,我兩年前就想選這門課,可是加簽都沒有加到……。」

  兩年前?天哪……。

  感覺一整個恍如隔世……。

  如果我在社大與外面的課,也像在台大這麼受歡迎,那我還需要擔心餓肚子嘛?實在是……。

  

  上完今天台大的課,還蠻開心的!

  呵,或許這是我與之前極大的不同吧,開始喜歡舞蹈教學,也讓授課漸漸成為讓自己更有力量與能量的活動,而不是一再耗損我。與其他工作比起來,我最喜歡的,還是教舞吧!因為這是我最擅長也是最愛的東西,因為音樂舞蹈是那樣美麗,因為我愈來愈想看出他人(每一堂課上的學習者)身上的美好「潛能」,並試著將之引發、引導,成為「能力」。

  想到終於可以開始跳舞,仍是一整個開心哪!

  即便是當初讓自己苦痛不堪的舞蹈教學書稿整理,此時再度潤飾,滿心只有歡喜!

  久違了,舞蹈……。

  唯有當我全然放下妳,離開妳,遠走他鄉浪蕩去,再回來,才有那能力與新的能量面對妳,以及我們的關係。

  

  說來神奇,當我開始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以另種方式投入舞蹈教學,也想試試不同的路,回台灣短短一個月,我從 Lach Teen 那兒得到幾乎一模一樣的建議。嗯……,我會去試,真的!因為我已經下定決心要用更有效率的方式,讓那些會喜歡我的課程的人兒們,能夠看見我、找到我,一同在樂舞中,創造更多歡喜與快樂。

  

  我心裡是很感謝社大的,很謝謝社大允許我在裡頭任性、恣意且不顧一切地「實驗」了整整兩年半的舞蹈教學,如果不是那樣徹底地被社大磨練過,當時身上那份文人傲氣恐怕就只會是讓我難以擁有更高格局與柔軟身段。

  我的舞蹈教學,是在社大磨出來的,我是社大成就的講師之一。

  如果當初不是社大願意給我這樣的機會,寬容地善待驕傲任性的我,我根本不可能進行舞蹈教學實驗,個人獨創教學法更不會有塵埃落定的一天。

  

  我同樣謝謝所有我曾在台大教過的學生們。

  是在面對更為年輕的你們時,逼使我不得不「長大」,當你們以那樣信任熱切的眼神問我關於舞蹈、生活、夢想與人生規劃種種意見時,當你們對我傾訴個人煩憂與內心私底小祕密時,突然間,我知道自己必須更有「擔待」地面對走在後頭的人。

  

  是所有曾在舞蹈教學這條路上相遇的人兒們,讓我慢慢成為一個擁有獨特教學法,且漸漸是個相對有擔當的成年人──雖然我依舊時常想裝死就是了。

  

  謝謝眾人的成全哪!

  

  睡前,免不了還是得來一場「與神對話」:「神哪……,請讓我能藉由進行我所喜歡的舞蹈教學工作,能夠養活自已,還能攢摩洛哥創業基金吧!請盡快讓我與那些會真心喜歡我的課程,與我理念相通的人兒們相遇、相聚吧!時間不多了,大家一起加油,我會加油,啊祢也要加油唷!3Q~!3Q~!」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