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2012

即將開始


  昨晚下了班,去 iryab 家找小枝,接著等iryab從基隆帶酒釀湯圓回來孝敬我,她可能中途順便繞道恆春去了,讓我等湯圓等到晚上睡她家,又是一夜同床共枕的結局,令人無言哪……。

  今天,她說啥我晚上睡覺會踢被子,難怪會著涼,害她還得當個老媽子地幫我蓋被子,還說我晚上睡覺會踢她的背。

  拜託……,這哪是我會做的事?

  「唯一的真相」肯定是她把被子全部拉到她那邊去,害我夜裡吹風受凍,接著還自己把背朝我的腳靠過來!好詭異的行為喔,這傢伙!!!

  還是……,其實昨晚踢她的,是某種「不明存在物」?

  天哪!好可怕喔!快!快跟靈異節目聯絡,叫他們來拍!

  

  幾乎每天來上班,我就會感謝奕慧一次!介紹我來這兒工作,讓我有了這麼好的緩衝時間,有點收入,不至於餓著,辦公室氛圍輕鬆和樂,幾乎不太需要動腦,只需用點創意、想像力、視覺美感敏銳度與組織能力,就可輕鬆完成分內工作,讓我可以在時間流動中,找到自己的前進節奏,既不辜負上頭期望,保留最大精力與空間給自己未來的發展,同時還可調養身體。

  近乎完美哪……。

  神……,真的很愛我……。

  

  這份打工,讓我有機會從不同角度,深入地理解台灣表演藝術圈運作的方式,看見政治與政策如何影響藝文活動的發展,看著有理念的人如何在嚴酷現實壓力下,不得不屈服,只得妥協地辦些民眾較能接受的活動,而非更忠於原初「美學教育」理念的那些課程。

  很可惜,這些「內幕」與「詳情」,我全不能說,心裡對那些在世俗潮流壓力下,還能秉持初衷的極少數人,有著愈來愈多的佩服與感恩。

  「原來多數地球人全都在睡覺啊……。」看著這世界,我不禁這樣驚呼感嘆著,好像第一次較清楚自己活在一個什麼樣的地球實相似的。

  常覺自己的靈魂不斷更新、替換,過去的事,我時常想不起來;又或者該說,常覺自己跟過去不是同個人,無法理解舊有行徑、思維與心情,更因我其實不太懂地球人究竟在做什麼。有時在人間來來回回地走,看著,觀察著,感受著,我常困惑,難道人類真的沒發現自己為了追求所謂的「富裕」與「幸福」,犧牲掉多少更深層內在的寧靜喜悅嗎?在物質享受隨手可得,在琳瑯滿目的消費行為中穿梭,有誰人的哪些「慾望」真的是得到滿足了?而在不停消費過程中,又是如何一再耗損地球資源、傷害世間諸多生命而不自知?

  永處遷徙浪蕩中的我,愈來愈深刻地感受到,多數物質擁有之於生存是那樣多餘,但人類卻往往為了能進行一定程度的消費購買活動,不停工作以換取薪資,好維持某種「理想的生活模式與消費水準」,即便在這物質豐盛多元背後,近乎一片空洞無聲。

  這時,我會想到馬克思,以及那些我的言語不足以描述的理論,想著,唸那麼多書,讀那麼多理論,對於改變社會卻完全不起作用,這當中,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

  

  時間一直一直在過,我同樣不斷前進著。

  這次再回來,與先前最大不同之一,或許在於我較能學著緩慢沉穩而持續堅毅地向前行,如駱駝行走沙丘一般地。

  慢慢佈下一盤新的棋。

  

  新的事物與格局已慢慢萌芽。

  首先,是我終於有了動力,自行開辦肢體工作坊,呵!

  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因為知道事情真的沒那麼難!

  接著,是我不在社大架構內的第一堂舞蹈課也即將開始囉!

  這堂課的學生只有八個,是我之前在台大教過的學生一起湊人數,私下找我開小班課,在一陣密集「網交」連絡後,就這樣定案了!而且還因此而認識了極為可愛的場管阿春!呵,我超開心的啦!這輩子終於開始有了學生知道我有什麼、想給什麼,而特地來找我邀課的經驗,對我來說,真的是新的開始哪!

  啊……,我出運了啦!

  

  Leaf 很可愛地問:「肢體工作坊招生如何了?要幫妳貼臉書宣傳了哦!」

  我說:「貼啊!招生不怎麼樣,反正是辦來給自己『開張大吉』用的啦!」

  真的啊,我真的是這樣想的啊!

  按怎……,不行喔?我不能自 high 喔?!

  學費收那麼低,當然要辦給自己開心哪!

  啊布蘭咧……。

  

  說來神奇,我今天才知道,原來主動租這房子給我的那位善心人士,竟是 D 調同學的多年老友!

  彷彿時機一到,所有因緣便自動俱足,協助我完成我渴望完成的事。

  一些個無法來上小班制的台大學生,也有意願分散到文山或北投社大上課,若一切順利發展,每堂課都應該撐得起來,不僅過得了基本開課門檻,且當課堂上聚集愈來愈多知道我在做什麼以及為什麼的人們時,那課程品質是很不同的!

  我很謝謝妙芬老師邀我去台大開課,因為那堂課而來的種種美好發展,真的遠在當初想像之外!我並未刻意追求或奢望什麼,但事情就這樣不知不覺中自然成就,讓我很深地感受到神對我的眷顧與百般照料,深深地感恩著哪!

  

  因台大那堂課而結識的人,包括 iryab 同學。

  前天,我才突然發現手機不會響了,接到電話,我聽得到對方聲音,但對方聽不見我。昨天在 iryab 家,我很努力地試著重新調整手機,希望只是設定出了問題。

  這傢伙很討人厭,竟然直白地說:「我看根本不是設定的問題,畢竟妳的手機那麼陽春,使用方法很簡單,如果不會響,那答案很明顯就只是因為壞了啊!」

  吼……,連一點希望都不留給我,這傢伙講話真是不得我心哪!

  手機啊,妳醒醒啊,不要放棄自己啊!妳知道我剛從非洲回來,目前還在努力創造工作機會中,正是經濟最拮据的時候,妳這樣悶不吭聲,真是急壞我了啊!既不肯把對方打電話給我的事情告訴我,又不肯把我的心聲傳遞給他人知曉,是不是在生啥悶氣呢?萬一妳真壞了,我目前可是沒錢再買一支,好讓妳退役啊!

  

  今天有件事值得紀錄:部落格單日閱覽人次首度破五百!

  (昨天是破三百)。

  

  晚上十二點以前,部落格單日閱覽人次如上。

  

  嗯……,我知道是許多朋友很用心地幫我宣傳課程與工作坊訊息,真是感激不盡哪!

  雖然不知在部落格上來來往往的網友是哪些人,但我很明顯地感覺到此時已與不同社群取得連結,我說不上來,但知道這一切無不往好的方向發展!

  

  新的格局即將開展,這是我唯一確定的事。

  感謝大家……。

  

  台北氣溫再度下降,空氣中的溼度增加,我馬上開始鼻塞,睡前,免不了是得在心裡懇切地「與神對話」著:「神哪!我知道身體是小宇宙,與大宇宙相呼應著,人與自然之間的關聯與互動程度,遠在人類認知之上。啊只是,請問我可以換個『更愉悅』的方式與天地互動嗎?我不想要老是以鼻塞、流鼻水跟氣喘,來回應天氣的濕寒變化柳……。就讓我們一同改變舊有行為模式,走向更健康和諧而喜悅富足的未來吧!彼此加油唷!3Q~!3Q~!」

  

  

  

  

  

  

  

  

12 則留言:

iryab 提到...

你超誇張的!不是踢我的背,是整塊背硬硬的巴過來我肩膀!還把腳伸過來我這裡...害我十分困惑想說你那邊有鋪毯子也不會冷阿...結果居然是你自己踢被還把棉被壓住,一副可憐兮兮抓涼被蓋...害我還要幫你扯出棉被來蓋好!還好意思在部落格說你照顧我千百年...我看是相反吧...

又,因為你用的手機跟我之前那隻一樣啊,我有這樣的推論是依照經驗而來~

Dear Lach, 謝謝你說我很可愛!(全部我只看到這句)

leaf 提到...

老天爺恐怕是要讓你鼻塞流鼻涕教你記得你還活著...趕快把身體養好吧!!
ps 十分同情可憐的iryab...

Jala 提到...

iryab :
才怪!那哪是我會做的事!拜託,我睡姿之優雅沉穩,堪稱舉世聞名,好嘛!
更何況,不知道是誰自己說,當時太疲倦,沒力氣睜開眼睛確認,那妳怎知真的是我呢?
唉唷,就說妳房間裡有"不明存在物"!
快!快打電話給靈異節目!這樣我們就上電視了!

又:Lach 說,我這麼少來地球,依舊生生世世照顧妳,叫妳要感恩!(嗯,她忙到沒時間說這句,我替她捕的)

Jala 提到...

Leaf:
我是很想跟老天爺商量啦,說我現在想改以"大富大貴"的方式,來記得我還活著....。

iryab 說她於心不忍,半夜像個老媽子一樣幫我蓋被子,感覺做了一件功德。基本上,我覺得那是她的榮幸啦.....。

iryab 提到...

Leaf同學了解我的辛苦啊~~~謝謝(泣)...蔡女士就不要再狡辯了!還侵犯拉綺的話語權!(拉綺困擾中)

Jala 提到...

蔡女士講話最實在,妳就承認了吧!

又:拉綺可能正打算要寄張感謝函給我,因為我說出她的心底話,哼哼!

Lach 提到...

想了兩天,我還是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回。

只好冷處理,謝謝。

Jala 提到...

Lach 請晃心!回應的事,就交給我啦!
為了感謝妳之前幫小枝枝傳遞內心的秘密,
此時我幫妳轉述心裡真正的想法,也是應該的啦!
不要客氣捏...

IRYAB 提到...

嘖嘖~假傳聖旨的你才是造成拉綺困擾的元凶吧!

Jala 提到...

奇怪咧,說到嘰嘰叫,妳倒是很勤快,
"千年懶人之細胞核"全醒了喔?!

iryab 提到...

顯然是我正義的細胞受不了站出來了啊~擋不住了吧!

Jala 提到...

應該是妳抬槓的熱情正如火如荼地燃燒中吧!
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