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2012

堅定向前行!


  緣份就是緣分囉,時間一到,擋都擋不住的!

  上午,執行長突然請了半天假,讓我稍有時間,上網收信、回信,也將工作坊消息張貼在部落格及臉書上,正式對外招生。

  這是我第一次自己舉辦工作坊,名額也才十二個,本來就不是拿來賺大錢用的,知道有幾個「基本盤」會來參加,至少當天我不會在自己付了場地費,卻只能在空蕩蕩舞蹈教室獨自孤單地哭泣時,便迅速決定工作坊非開不可!

  我向來敏捷俐落,一旦意念清楚,動作就出來了。

  說穿了,這場肢體工作坊是辦來「開張大吉」用的啦!辦給自己爽,想跟願意來跳舞的人一起玩,就這樣啦!

  

  正整理著工作坊內容時,收到宜嫻的信,真的是會熱淚盈眶!

  很謝謝大家,雖然後來我們很難繼續在課堂上相遇,但你們一直默默關心著我,一路陪我走,看著我痛苦、受挫,看著我不顧一切地遠走他鄉,一個人跑到摩洛哥流浪再回來,這陣子,我不斷從你們身上感受到最最真誠的溫暖與關懷,其中許多人還提出非常實質的建議,讓我能稍稍減輕經濟負擔,這一切,我真的是點滴在心頭哪!

  人不可能時時勇敢樂觀,有時難免稍稍情緒低落、能量下降,在這時刻,不經意地,總有小小的鼓勵聲音與協助前來,讓我很快就能提振精神,繼續向前!

  上午收到宜嫻的信,再度領受一份極為溫暖的禮物!

  

  早上出門很匆忙,忘了帶中藥包,中午休息,不辭勞遠地特地跑回家拿藥。

  連吃了兩個多禮拜的中藥了,又是針灸,又是照遠紅外線的,今天下雨,我難得地並未因此而過敏、鼻塞,就知道這位醫生開的藥對我是有用的!

  我從不隱瞞自己掙錢掙得很辛苦,以及我渴望回撒哈拉做的事,甚至是這條路有多麼艱難,我全都知道。貧窮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沒進學院當教授,就表示書是白唸了,或者這是一種「落魄不得志」,畢竟「人各有志」啊!我只是並未懷抱多數人認定中的那個「志」罷了。

  這次剛回來,便有一位學長主動跟我聯絡,因緣際會之下,帶我去一間診所看醫生,我大致知道那間診所是某學會開的,醫生其實是他們請來的「員工」,但覺無所謂,且我很喜歡照遠紅外線,這可以讓我身體比較舒服,睡得比較好。

  學長知道我剛回台灣,目前得先站穩腳步,正努力尋找工作機會,曾提議或許我可以在診所幫忙,有機會掙得額外收入,但沒說細節。當下,我只覺得怪。

  上禮拜,正當我看完醫師,準備離去時,他花了好多時間,跟我詳談。

  這才知,原來他們協會同時兼賣某種類似「代餐」的產品,他一再說療效有多好,可以健身養生,推廣這種產品,是「助人」的行為,協會希望更多人從中受益,一切全是「佛心來的」呀!他知道我經濟狀況不穩,問我要不要加入直銷?又說,這種優良產品主為健身養生,但連帶有個效果,就是「塑身」!

  我一聽,眉毛馬上挑了起來,想知道他到底要說什麼。

  他說,有個案例,是一位女孩子吃完一盒之後,瘦了十公斤,證實效果良好,不僅有益健康,還減了肥!來上我的舞蹈課的學生裡,一定有很多女生想減肥,要我把產品推薦給她們,幫助她們健身同時塑身。

  我心想,幾年前,當社會風靡「塑身減肥肚皮舞」,蔡適任寧願課程門可羅雀,寧願一再面對質疑、挑戰甚至是誤解,都有那勇氣與擔待,硬是「偏不叫她肚皮舞」地上著課,像我這樣正面反擊主流價值裡的女體審美觀的人,怎麼可能會去幫你賣這樣的產品?!看來你根本不認識蔡適任……。

  好奇加上禮貌,我問:「一盒多少錢?」

  他說:「一盒是十五天的份,兩萬塊。」

  這價格我大吃一驚!說:「兩萬塊?十五天?天哪,很貴咧!誰買得起啊!」

  他說,這東西真的值這價格,外頭減肥中心可是瘦一公斤就要一萬塊!他知道我現在手頭沒這筆錢,畢竟我屬於他的「下線」,他可以先幫我墊,我不用有壓力,東西壓在他那邊,等有學生想跟我買,我再拿給他。或許我現在無法接受,等兩三個月以後,或許我改變心意了,再來找他。

  我禮貌性地點頭。

  他說:「但是妳知道,直銷這種東西就是要愈早開始愈好,等妳以後回去摩洛哥,可能都還會發現錢莫名奇妙地不斷進來。」

  我不置可否。

  他見我不太理會他,說:「我知道妳有理想,但如果妳不先照顧好自己,怎麼可能實踐理想?」

  我完全不說話,心裡想,你要真的知道「理想」之於我,是什麼,就不會做這種提議了!我的理想是讓世界上需要療癒的人都能獲得醫療資源,我的希望是這世界上再也沒有貧病交迫的人,而不是跟著你加入這種十五天代餐要價兩萬塊的直銷活動!

  那天不歡而散之後,我曾動念放棄這間診所,改看別家中醫,無奈我買了十五次遠紅外線額度,不能不來啊!

  今天下雨,我難得地並未鼻塞,決定繼續回那診所看病,學著輕輕躲過我學長的推銷。

  

  有時,我也會覺得累。

  有時,大腦也會說:「妳毫無存款,想回撒哈拉做的事情過於艱難了,近乎愚公移山哪!」

  但,我的心依舊堅定向前行。

  有時,「心」的力量堅毅強大到讓自己詫異的程度!因為心裡有愛,而愛是最大的力量,遠勝過恐懼遲疑。

  我很清楚沙漠生存有多麼不易,但我就是已經決心要往那兒行,想跟最最貧窮弱勢的人們站在一起,共同尋找出路。我時常想起他們,想到靜靜活在沙丘之後,一無所有的游牧民族,想到在冬寒夏熱的礦山上採礦的人們,想著身體飽受疾病與衰老折磨卻無法獲得適恰醫療照顧的沙漠老人們,我不知道自己可以為他們做什麼?就只知我一定要為他們做點什麼,而且這世界上一定有事情是我可以為他們做的!

  但首先,我必須先讓自己在台灣活下來,累積回沙漠開創的資本。

  此時是我這輩子最積極在「創造工作機會」的階段,就為了能回撒哈拉做事。

  地球生活之於我,不過一場幻象,我很不當真,卻又盡情活著!我知道生命無法被「擁有」,就只能「如實經受」,進而從中創造最大可能。也因此,我對累積個人財富毫無興趣,「攢養老金」或購買奢侈品無法引發我的工作動力,唯有「實踐夢想」可以。

  或許我真的是個神經病,我對錦衣玉食的享受近乎無感,甚至會憤怒!當我想到這世界上還有那麼多人餓著肚子,有那麼多小孩,因營養不良而早夭時。

  Teen 幫我做 SRT 時,曾說我有「犧牲奉獻」的傾向以及「救世主」情節,而我就只知道,當這世界上還有任何一個靈魂因疾病、貧困、戰亂、傷害與孤單而哭泣時,我便無法全然享受屬於我的物質富裕,因所有生命緊密相連著。

  我時常想到貝都因男人在遙遠寒冷礦山上採礦的大哥,那是極度令人沮喪寒涼的工作環境,讓人難以想見更富庶安康的未來。日以繼夜,他大哥認命地在山上採礦,就為一家溫飽。我所看見的,是一份對家人的「愛」,那同樣是某種形式的「犧牲奉獻」,讓這群因乾旱而一無所有的游牧民族如何走過一片又一片的荒漠,走向碎石滿佈的荒山,為家族延續而吃苦勞動著。

  我對於如何獲得個人幸福與富裕毫不感興趣,就只想盡一己之力,讓貧困弱勢的人,都能漸漸地過得更好。

  這樣的心願,給了我很大的力量,讓我可以在回到台灣後,迅速果決而勇敢地面對我個人的「金錢」議題。

  或許我是個焦躁又沒耐性的人,但我心裡對「人」與「生命」有很深的愛。

  

  因這份「愛」而來的力量,讓我有了動力,第一次嘗試次自己開辦肢體工作坊,真的是破天荒的創舉哪!

  有時我也會緊張焦慮,怕沒人報名之類,或者是課上得不好,辜負參與者的期望等等。然而只要我想到沙漠,想到所有曾與我在沙漠相遇的人,我的勇氣便出現了,告訴自己:「蔡適任,夠了!與其緊張焦慮地在那邊嘰嘰叫,不如將恐懼化作最確切的行動力量!」

  舉辦這場工作坊,對我意義非凡,因為我又跨出另一步,是新階段的開始!

  如果不是因為怕喝酒會引發氣喘,是真的該喝香檳慶祝一下的,哼哼……。

  

  有時我也會問:「蔡適任,妳會有被打倒的一天嗎?」

  老實說,我覺得愈來愈難!

  不知道為什麼,每當我跌倒,就愈來愈當一場休息,等我補充精力,隨隨便便嘛從谷底爬起,繼續再戰!好像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一個戰士,為遠比自身價值更高的理想而燃燒生命、享受生命,進而創造屬於自身的生命軌跡。

  在我而言,盲目地累積個人財富,不過證實內底的貧窮匱乏,而當一個人近乎一無所有,卻能為眾人利益而想方設法,能將自己給出去,只願創造世間更多的平等均富,這才是更大的豐沛富足。

  

  真的呀!我真的是這樣想的呀!

  

  那天鳳媖跟我說,很少有人可以像我這樣,一直都像個十幾、二十歲的人,很有理想熱情,渾身衝勁而且不世故。

  我知道自己一直都很青春熱血,但我沒想到連自己的愛情都如此天真純淨,近乎「兩小無猜」。

  當我想像我跟他的相處與相愛,腦中浮現一個畫面:我是一個很可愛的小男孩,很喜歡一個漂亮的小女生,用心地摘了園子裡最美的花,勇敢地拿去送給她。漂亮小女生害羞地笑了,開心地把花收了下來。小男孩的快樂,在於帶給小女生快樂。

  就一份童稚純真的愛吧,我想。

  不需要很多,就很快樂。

  

  晚上跟許久不見的筱雯與 Soli 見面,輾轉得知一位長輩向來默默地支持著我,原來我這一路的好些機緣,來自於他的牽成,一位眼光銳利、想法獨到的好人。

  我一直都知道他很欣賞、支持我,但直到今晚我才知道,原來他在背後默默幫我這麼多。

  Soli 問我知不知道在網路上,好些我正心中學同學正集結起來,努力幫我的課程做宣傳?

  我搖頭,心裡真的很感恩!謝謝所有呼應我的召喚,前來協助我的人兒們!這些個小天使們默默地為我做了好些事,甚至不需要我知道他們為我做了什麼。

  我問 Soli :「他們為什麼願意這樣主動地默默幫我?」

  聽她解釋時,我想起 Lazycat 在提議出錢讓我們買第一頭駱駝的那封信上,寫著:「看到妳的夢想實現,就像看到我的一個美夢成真。」心裡湧現好深的感動!

  謝謝妳們,願意陪著我跌跌撞撞地一路走到現在!

  我一直感覺到好些個隱形的線正在牽起,所有作為都將不同,在朋友一再介紹之下,也讓更多人認識我。有時傳遞與分享出去的,是信念,是理念,是對理想的熱切盼望,以及生命的價值。

  

  晚上回到家,上網查看報名單,看到從 Lach 臉書得知工作坊消息,前來報名的小萱。她在「參與動機」這一欄上,仔仔細細寫了為什麼想來上課的原因,讓我很感動!

  她不要塑身、不要減肥、不想性感火辣、更不想以舞蹈來魅惑異性,而是想認識深層內底,屬於女性的那部分自己,也讓身體與心靈之間的距離更近些。

  我很明確地感覺到,當我終於準備好要投入「舞蹈教學」,而非「教學實驗」或「舞蹈創作」時,適合也想要我的課程的人兒們,開始一一出現。

  

  宇宙不斷呼應我的召喚,讓我「心想事成」,以極為出奇不意的美麗方式。

  

  而且我知自己是踩著所有人的祝福及協助,一步步走著夢想實踐之路。

  

  若我是一隻展翅待翔的鳥,那麼諸位便是扶持我遙遙飛升的風。

  

  除了感恩,就只有感恩……。

  

  

  

  

  

  

  

  

2 則留言:

Bananapple 提到...

妳好酷!

Jala 提到...

3Q~!感謝眾人支持與成全,才能讓我一直酷下去!
嗯,就讓我們一起酷酷地活著吧,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