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2012

週日的班


  周日還要上班。

  雖說上班,但其實沒啥工作,就只是人必須待在這兒。

  今天同事來的不多,整個氣氛很明顯就是假日,連帶讓我提不太起勁,天氣漸暖,身體狀況逐漸好轉,仍極度需要睡眠,坐在辦公室裡,猛打瞌睡,只想回家睡覺。

  有時我也會困惑,為什麼要這個樣子呢?反正工作不多,又為什麼非得把人給綁在辦公室裡不可呢?

  難道……,這就是「辦公室人生的真諦」?

  哇,這個領悟真了不起!看來我已愈來愈掌握「地球生活」的奧妙之處何在了……。

   

  在臉書上遇到我的「經紀人先生」,他正幫我的履歷排版,要我寄照片,還要我設計入門、初階、中階與高階四種不同課程。

  他提議,要幫我先把課程寄到運動健身中心與公司行號。

  我很明確地跟他說,運動健身中心真的不適合我的課程性質。

  他說他想試。

  我說,上課的人是我,一旦課程放錯地方,面對上課者期待與種種壓力的人,還是我!如果他可以找到喜歡藝術文化與肢體開發的人口,或者是把我的課程包裝成較可以讓世人理解與接受的樣子且還能不偏離我的本質太遠,這應該可以讓我未來的路途輕鬆許多。

  他問:「為什麼是走藝術文化路線?」

  我心裡多少詫異他會有這問題,簡短地說:「因為舞蹈不只是流汗、動身體,背後是有很深厚的傳統文化做支撐呀!有辦法將舞蹈背後的文化給帶出來,這才是我的強項呀!」

  他說:「不愧是讀書的人,看來我得再更多了解妳一點。」

  啊諾……,我很希望這傢伙能夠找到正確的「策略」,讓我少辛苦一點!

  他接著又說:「我想我知道為什麼妳之前即使有人報導,都沒有熱起來,因為實在是太過於『非主流了』。在台灣,賺錢有時很悲慘,只要一個地方不對,就上不去了。」

  我說:「我幹啥『上去』?又是『上』哪兒『去』?有些人自封為『大師』、『教主』之類,把自己的身價抬得很高,我對這根本不感興趣,就只是想維持基本生活,還能做不違背己心的事情罷了。台灣整體社會氛圍過於受到主流市場操控,糟糕的是,市場又過於單一!多數人甚至已經很習慣『什麼東西就是該怎麼樣』,幾乎不曾質疑在社會裡普遍流通的既定刻版印象,不太質疑訊息的正確性,不去想這世界還有其他更多可能性。」

  我要他有心理準備,因為這很可能不是一場容易打的硬仗。

  他說,打仗、上課的人是我,是我該有心理準備。

  我說:「我就是期望你可以動動商業腦筋,讓我不用這麼樣辛苦地獨自面對主流市場的壓力,不然我要你,是幹啥啊?」

  

  最近開始大幅備課,除了社大與台大課程,還有那場大安試教,以及我預計在二月廿六日辦理的肢體工作坊。

  有些心態,我還是得再調整,例如「一次就想給很多」的那份急切。

  好些事,我依舊得持續學習,例如我時常不懂別人為什麼竟然不懂!

  還有些問題,我仍苦無答案,例如我從來無法精準判斷什麼樣的課程難度才是最適合的?對方是否已進入學習狀況?

  

  備課時,我同樣困惑,花了數年在累積舞蹈知識與創作經驗,不時享有可遇不可求的難得機緣,讓我得以不斷學習、持續自我突破,卻偏偏只給出一點,就打算收手不幹,準備要回沙漠定居了!

  有時想想,自己也覺得可惜!

  但,先前與台灣社會的磨合過程,真的很耗損我,那時那樣的我,真的不可能再做得更好了!接下來,就看著辦了,真的很希望可以盡快與喜歡也想要我這種課程的人們相遇並一同分享舞蹈裡的種種。

  嗯,好吧,我承認,我很確定自己要在沙漠終老,我要當守護撒哈拉的一棵棕櫚樹,我想回那兒,盡我所能地為游牧子民創造更多幸福與豐盛,所以舞蹈教學不是我此時最熱切的志業(事實上,舞蹈教學從來不是我的志業),雖然我對音樂舞蹈的愛依舊真誠炙熱,但我同樣不再像過往那樣渴望舞蹈創作了,在我確定舞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時。

  正因如此,我更想好好地「給」,藉由舞蹈教學。

  我想把我會的、我所知道的,一一給出去,若過去那些年在巴黎的累積就只囤積在我一人身上,從來就只豐富我一人生命,這真的是太可惜了呀!

  所以說,此時教舞的心態,真的與以往不同!

  也因此,我誠心地「與神對話」著:「神哪!唉唷……,夠了啦!不要再讓我承受主流市場的壓力與衝擊,過去那兩年半,這種磨練已經夠多了啦!我們換別齣啦!進行『金錢』課題時,同樣也可以用快樂的方式啊!我們不要拘泥在過去的舊模式啦!請讓我順利找到我的學生群,請讓那些會喜歡也需要我能給的課程的人兒們,能盡快找到我,讓我能好好地把自己有的東西給出去!3Q~!3Q~!」

   

  周日一整天在辦公室,迷迷糊糊間,一天又過去了。

  手邊真的沒啥工作,本身亦缺乏工作意願,但就為了那麼一丁點吃飯錢,還是得來這兒耗上一整天。同事們呢,或有輕鬆容易的工作要完成,亦或在那兒聊天。浪費時間讓我不耐,卻又不能提早翹班,因我還是得賺那麼一丁點吃飯錢。

  上班人生,真的是蠻無聊的。

  是我太晚熟、太過天真爛漫,還是怎樣?我完全無法理解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多人日復一日地過著這等讓人難以熱血沸騰的生活,還不思改變與反叛?

  到頭來,我還真的是跟地球不熟啊……。

  

  剛剛一位同事還問我,為什麼總是形色匆匆?好心建議我放慢速度,事情慢慢做,沒關係的!還說,我跟執行長看起來都是那種聰明又厲害的人!

  我只是笑笑,心裡很不好意思地想,喔,我到處跑來跑去,就只是因為我想以最少的力氣與時間,迅速完成我在這裡的分內工作,然後釋放更大的能量,偷偷做自己的事啊!畢竟,我真的是國事如麻之人柳……。

   

  唉唷……,現在到底是怎樣啦?!

  我覺得這份工作很輕鬆,不需要過度動腦,讓我可以調養身心,安頓生活,重新適應台灣環境,甚至把此時重心放在接下來的舞蹈教學準備工作。總覺若我對這份工作再更「放鬆」一點,那就是「混」、就是「失職」了!但我竟已接連兩天從不同人嘴裡聽到:「妳看起來好忙、好厲害,一直在工作!」

  哦,有嗎?

  即便如此,我都不會想過這樣的生活。

  因為啊……,嗯……,這種關在辦公室裡的悠閒歲月,雖說衣食無虞,但我內底那股如脫韁野馬般的創造力與向外衝撞的衝動絕對不會放過我,有一天,我還是會放下一切,拿起「浪跡天涯之愛的小包包」,飛向遠方。

  這時,我好像聽到蘇太碎碎唸著:「妳根本不用問自己為啥走到今天這個場景,性格造成命運哪!」

  唉,迷辦法,誰叫我是來自機車星球,永遠青春熱血的「逐夢獸」啊!

  

  即便我不知道該如何在主流市場底下求生存,但我依舊選擇勇敢地迎上前去,相信一定可以開創出一條生路的!

  啊諾……,此時我腦中突然浮現摩西分開紅海的畫面……。

  

  晚上與阿香見面,好像聊了很多,又覺話永遠說不完。

  神奇的是,我竟與她各自走入新的狀態與階段……。

  說句真心話吧!過去那兩年半的舞蹈教學真的沒讓我賺到啥錢,至今仍毫無積蓄(不然我早飆到沙漠創業去了),但我真的因此而結交許多好友,不停彼此激盪著!

  雖然接下來會有一大段時間,我與阿香無法一同上課,但彼此的關係及牽連仍維持著!

  臨別前,阿香跟我說了個可以去試的機構,或許可以在那兒開課。

  嗯,好吧,或許真的可以試試看吧!

  我很高興阿香坦白跟我說我在教學上較不擅長之處,這一點我也很承認!但我真的就是被 Sonia 及我一位朋友給說中了,有時正因為天賦異稟,學得很快,反而無法教基礎課程,因為初學者容易遇到的問題,打從一開始,我幾乎不太有,就是學得非常快!所以很多時候,我不懂對方為什麼做不到我能做的?也無法用言語解釋、用腦袋分析,自己究竟是如何完成一個動作的。

  阿香覺得我比較適合教高級班或創作班,問題是,我上哪兒找這些學生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