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2012

周末前

  上班族的日子真奇怪,恍恍惚惚間,搞不清自己究竟對辦公室有啥貢獻,一天莫名奇妙就這樣過了!時間密度是鬆散的,因人的來去與永無法預期及避免的互動。


  有時我真不懂,為什麼要用一個時間表,將所有人綁在一起?固定幾點進辦公室、幾點下班、幾點吃飯,這是為了方便辦公嗎?

  但有時,身體與狀態未必精確跟著規定的節奏,就只是免強配合著。

  台北飽受污染的空氣與濕寒氣溫讓我睡眠品質極差,早上時常爬不起來,不湊巧的是,無辦公桌的我,被安排坐在執行長辦公室裡的小桌子,用自己的筆電工作。那間辦公室很詭異,我只要一走進去,時常呵欠連連,一天中會有好幾次,忽然睏到眼睛幾乎完全睜不開!然而在同事工作的那間大辦公室,因空氣較流通,讓我精神較清爽,容易集中注意力。

  好想搬離那間讓我莫名疲憊的執行長辦公室,卻苦無正當理由。

  此時我的工作是負責資料整理與影音剪接,辦公室裡,總有走動與討論聲,讓我很難專注,若我能在自己家裡工作,讓身體獲得充分休息,在無人打擾的狀態下工作,效率一定更好!

  然而,上班時間與薪水都是固定的,多做、少做,好或壞,似乎真的並不改變什麼,放鬆心情,雖稱不上混水摸魚,但時間就這樣過了!

  

  或許人真的得做讓自己真心喜歡的工作,才會歡喜且充滿熱情衝勁!

  辦公室裡,有多少人全然投入工作且樂在其中?又有多少人只是為了一份薪水,應付工作?

  我承認自己不像以前那樣賣力地投入工作中,放寬工作密度,找機會多休息,慢慢完成上頭交代下來的事情,畢竟工作是永遠做不完的,薪水卻是固定的,目前我想保留時間與力氣在調養身體,放在更長遠的發展上。

  

  該做的工作,我當然還是會做,但偶爾會偷偷做自己的事。

  總覺這並非不好,因人不可能長時間專注在一項工作上,偶爾穿插不同元素的事情,反而提高工作效率。

  

  下學期課程依舊讓我掛心,我也慢慢備課著,思考著。

  基本上,我百分之六十的靈感與創造力放在自己的舞蹈課程設計上,剩下的百分之四十才用在影音剪接工作。這也合理,因為我已經十分盡責地把所有錄影都給看過一遍,發現可用影像真的很少,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哪!再怎地處理,影音短片都不容易有趣好看,所以就只能盡力而為了。

  

  週末,還是得上班,但我仍有放假的感覺,或許是因這裡的工作讓我還算游刃有餘吧!

  但我還是好渴望真的休假那天,好想好好睡上一場。

  人哪,還是得選自己喜歡的工作做,畢竟上班時間是那樣長……。

  希望接下來這幾天就可以把大安試教與下學期課程給擬出個大綱。

  唉,我連試教內容都會想很久,很放在心上,真的是……,神經病哪!

  累了,胡言亂語,來去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