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2012

閃著希望微光的開始

  今天第一天上班,嘿!


  還蠻開心的說!

  感謝奕慧總是懸念我的需求,感謝執行長給我機會,3Q~!

  

  這份短期工作之於我的最大挑戰在於八點半上班!

  昨晚,我努力早早爬上床,卻因雨天鼻塞,怎也睡不著!

  磨磨蹭蹭到了半夜三點半左右,終於入睡。

  今天早上七點半起床,一陣找公車的努力過後,終於順利地趕在八點半之前抵達辦公室,打了生平第一張卡!

  生平第一次打卡哩!天、哪……!

  啊諾……,不知這張卡可否留給我做紀念呢?

  好動人的人生經驗喔,我都快哭倒在警衛懷裡了呢,實在是……。

  

  一整天,重度睡眠不足,我的眼睛幾度都快睜不開,依舊努力試著熟悉環境。

  我真的很幸運,遇到執行長這麼好的上司,加上我只做兩個月,不太有壓力或責任,就是在期限內,努力認真做出自己能做的表現即可。

  執行長的管理風格多少讓我想到我在摩洛哥的小老闆,面對短期工,他們的對待方式是開放性地讓這份勞力原有的經驗與專長能貢獻在組織本身業務裡,找出短期工能力與組織工作之間的交集,既能讓短期工有所發揮,也讓組織獲益。

  執行長是個非常靈活聰明的領導人,在電話中短短談過,知道我曾在人權組織處理過影音,隨即讓我的工作朝這方向發想,隔天見面,相談甚歡,也多了些更具體的想像。在履歷上,我一一列舉自己在摩洛哥做的影音報導,她好認真地挑了一則來看,對我曾做過的事更為理解。

  今天正式上工,我們延續之前談過的工作項目,做更進一步的討論,她給了我一疊資料,讓我好好消化吸收。大體上,我的工作是將這個藝文中心建館以來的活動資料做一重整,嘗試製作成影音作品,進行播放,讓民眾理解這裡曾做過的事。

  第一天上班嘛,首要任務是熟悉環境與組織工作,我得從消化館內資料開始做起,才能有更進一步的發想。

  執行長人很好,還叫我不要緊張,不要有壓力,慢慢來。

  我直白地問:「所以這兩個月,我的工作就只是把資料做成影音作品而已嗎?」

  她看了我一眼,說:「當然不是!我們再看看。」

  我心裡想,請問貴館跟摩洛哥人權組織一樣,也是那種「能者多勞」的地方嗎?能力愈佳,效率愈高的員工,工作只會愈多嗎?若是如此,那我就放慢腳步,不急不急慢慢來……。

  

  迷濛睡眼中,大致翻了翻館內資料,試著理解這地方曾走過的歷史,偶爾提問,執行長總是鉅細靡遺地解釋館內歷史與各種活動。

  才一天,我對可以做的作品尚無確切發想,但說句真心話,我還蠻喜歡這樣的工作!一方面,是我自己之前做過的事情的延伸,包括那麼一丁點表演藝術經驗,以及那麼一瞇瞇影音處理的能力。完整消化這一大堆館內資料,得花上許多時間與力氣,將之化做影音資料,又是另個層級的問題與能力。但我的心是喜悅寧靜的,因為在這當中,有著屬於我的挑戰與新鮮事物,讓我可以從中學習與成長。

  得以觸碰館內從開館那年起所累積的一手記錄與資料,並加以消化吸收,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學習機會,可以循著鮮明脈絡,知道一個藝文中心如何從零到有,曾做過哪些事情又是為什麼,曾遭遇哪些困難又是如何解決。

  在這當中,我看見的是堅持與希望,是理想與現實間不停衝撞下的成果,更想知道藝文中心得以靈活營運的「經營之道」何在。

  我不曾受過專業影音訓練,一切全靠自己摸索,電腦裡更無專業剪接軟體等。先前在摩洛哥做的作品,全憑一股傻勁,在條件不具足的情況之下,硬著頭皮做出來的。此時面對這工作,我同樣得讓自己在技術性方面的能耐更加提升。

  更因著執行長對所有我的提問皆有問必答,讓我有機會從「第一線且高階的藝術行政工作人員」角度來理解藝文活動的運作,這真的是一個極為難能可貴的學習機會哪!

  執行長是個讓我真心喜歡且欽佩的人,思想自由活潑,有為有守,很清楚自己的理念與堅持是什麼,也能勇敢做去且堅持到底。

  我是真的很幸運,一回台灣,就遇見這樣的人與這樣的工作機會!

  

  晚上回到家,累到眼睛快睜不開,仍硬撐著,尋找與法文相關工作。

  收到北投社大來信,說此時報名人數七個。

  想想,好像有點危險,只怕課開不成!

  北投社大讓我的課歸屬在優待課程,學費才一千五百元哩,為什麼沒人願意來上課呢?我該怎麼做,才能讓學員願意來報名呢?

  跟 iryab 說了這件事,她很可愛地問:「那怎麼辦?去北投捷運站發傳單嗎?」

  啊諾……,若這招有用,嘛素可以考慮啦!

  讓我很感動的是,她主動幫我構思可以把課程訊息給 PO 到哪些網站做宣傳,還叫我文宣要從消費者角度來寫,不要弄得像文案!

  

  累到眼睛真的睜不開了,依舊迅速地找了幾則法文相關工作。

  我喜歡自己此時的狀態,為了謀生,啥都願意去做。當人能放下身段,可以活得愈自由靈巧,真的!好些事,根本不重要。

  執行長曾問,要我做這個工作,會不會太委屈?

  奕慧也曾說,若不是我在部落格上說我在找工作,她剛看到這個機會,也不會想到要問我,因為不覺得我會考慮。

  我很真心地說,我知道我唸了書,順利拿到學位,也知道就一般人想像中,像我這樣資歷的人,「理應」該走哪條路,拿多少薪資等等。亦或,就我的舞蹈知識與經驗累積,我「理應」如何如何。但對我來說,這世界並非照著種種「理應」在運作,人就只是盡力過自己的日子,並將日子給過好罷了,然而許多意外驚喜與不在預期內機會將翩然到來。

  此時要我去捷運站發傳單,為課程宣傳,我都無所謂啊!

  我也不覺這是「埋沒人才」或「窮破潦倒」,因我愈來愈不用那些標準來評判人的生命。

  此時的我,就只是務實地尋找著工作機會,努力養活自己,一分一毫地攢著創業基金。

  此時的我,樂觀自信到不讓外在標籤來定義自己的價值亦或框住活出自我的自由。

  此時的我,非常確信所有先前累積都不會是白費,此時的努力更將回饋到未來創作裡,且每一份新的經驗與新的工作,每一次與人的交流,無不擴展自己的視野與能力。

  並不是我沒走進學院當人類學教授,就表示我在文化人類學的研讀是一場空,亦或那紙博士文憑是一張無用白紙。

  並不是我不再渴望走上舞台,暫停將創造力投入於舞蹈創作上,就代表那整整十年為舞自我燃燒的經歷,不過是場人生中的蠢行與意外。

  所有累積,都在我內底,不斷讓我的靈魂向上提升,讓我的內在能量愈形喜悅豐沛,讓我愈來愈無懼,漸形柔軟,也更自由開放。

  我不知自己未來的路將走向何方?

  唯一確信的是,所有累積都將回饋到未來創作裡。

  

  我的心,已定了錨,從遇見他那刻起。

  是緣分,也是宿命。

  我不依賴他,卻是因自知這份關係未來將要求我必須承擔許多,因而引發更大的決絕勇氣與堅定信念。

  對我來說,這是一份寧靜喜悅的愛,在我身上激發的穩定力量。

  只能說,我真的很幸運!在將自己修練到可以做這樣的承擔時,才遇見這樣的人,讓我知道「愛的力量」這四個字的某種詮釋之一。

  

  我很樂觀,對所有事物愈來愈充滿信心!

  對所有人與所有事,愈來愈感恩!

  

  神……,真的對我非常好呀……。

  

  

  

  

  

  

  

  

  

  

3 則留言:

香縈 提到...

這句話寫得好感人:
我的心,已定了錨,從遇見他那刻起。

哦,願有情人終成眷屬
而且是小康之家,經濟無虞的快樂家庭~

匿名 提到...

這一生能遇見情投意合之有情人,實已是天上的恩賜,若想要達到「小康之家,經濟無虞的快樂家庭」,恐怕就要靠後天自己努力去達到,適任,加油!

by 也要加油的choice

Jala 提到...

嘿啊,在沒遇到他之前,我根本沒想過蔡阿任竟然也會有這一天!只能說,是上帝真的特別寵我啦!
 
嘿啊,在沙漠要生存,真的很不容易說!
啊只是我這人同樣沒在怕的啦!
回台灣也才兩個禮拜,一直蒙受所有親朋好友的祝福與多方協助,我相信這是一個最美最動人的開始,感激不盡哪!

更願世上再無任何受苦的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