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012

準備開工!

  連自己都無法理解,怎麼會突然忙到連辦手機的時間都沒有?!


  國事如麻柳……。

  

  昨晚爬到床上,努力睡覺!卻因呼吸不順與左手臂痠疼而難以入眠。

  上午,努力爬起床,因中午與執行長有約。

  我其實是抱著認識新朋友的心態前往,談得很愉快!或許是因同為留歐,也喜歡藝術吧,執行長說的很多事,我好像都可以想像;而她也完全可以理解我在台灣的適應不良。

  

  接著,去學長介紹的診所看病,現場做了經絡測量,圖表一出來,只有兩條紅線顯示不平衡,其餘頗為安康!

  學長有些訝異,態度保留地說,這圖表僅供參考,因聽我描述,我的情況應該比圖表還要嚴重許多才對。

  我當場跩跩地說:「搞不好我身子骨非常硬朗,健康底子很好呢!」

  他們要我先去遠紅外線烤箱坐坐,不到廿分鐘,出了我一身汗!感覺像泡溫泉,只是身上的水滴來自自己的汗,好像很排毒。

  之後,他們要我再做一次經絡測量,圖表突然大變!紅線增加許多,依照判斷,應該是我服用的擴張劑美化了我的身體狀況,一旦坐過遠紅外線烤箱,就被打出原型了!

  我問學長:「哇!好多紅線喔!那我這樣,算嚴重嗎?」

  他含蓄地說:「應該是說,像這樣的圖表,大部分出現在老人家身上。」

  啊諾……,這表示我累積許多「智慧」的意思嗎?呵呵!

  

  看過醫生,他問我症狀?我說呼吸不順、氣喘與左手臂酸痛重度影響睡眠,一旦無法休息,整個身體就是累的。他馬上幫我針灸,也確實讓酸痛症狀減輕許多。

  接著,就是要持續來看病。

  晚上,跟學長聊了很多,我很有心想學些療法,或許經絡會是個好方向,也因一回來,馬上就有這「因緣」。

  我想學著調理自己的身體,更因當我在沙漠時,看著那些窮困老人們,一身病痛卻無錢看醫,尤其是飽受身體老化之苦的年長婦女,用祈求的眼神看著我,問我有無藥物可以幫幫她?因她真的好痛好痛……。

  我從來只能無奈地搖頭,難受地在心裡想著,我多希望自己可以幫她減輕一些疼痛,即使無法治癒,但能讓她身體好過一些些,都好!

  這也是為什麼,我想學些療法,今晚甚至很無恥地問學長:「我身體這麼差,疼痛這麼多,是不是更有資格『久病成良醫』呢?」

 

  學長要我去禪修,因為我身體的病痛,最初起應是從心裡的不快樂與鬱悶開始。

  基本上,我個人不排斥啊!

  若因緣到了,那就去呀!

  就只是……,唉唷,我好懶喔……,一旦開始,就要每天打坐柳……。

  

  回到家,又已近深夜。

  收到執行長來信,確定二月初可以去上班!

  呵!真是太好了!至少這兩個月,我不用擔心會餓肚子了!

  只要再努力一下下,再多些收入,我就可以匯款給貝都因男人,讓他買第一頭駱駝了!嗚嗚嗚……,光是想,就快讓我喜極而泣了,實在是……。

  我很認同鳳媖在信上說的,回台灣賺錢,是正確的決定!台灣真的有比較多的賺錢機會,或許不穩定,或許充滿未知,但同樣飽含多種可能性!我想去闖,就是去闖、去試,只要有錢賺,啥工作都不排斥,也知道自己可以從各種不同的工作學到許多。

  這是沙漠給我最大的改變之一吧,讓我與土地取得連結後,進而與人連結,爾後,我才有辦法自然坦誠地走向人。

  每天,我都向天地召喚。

  每天,我都發現祂呼應了我之前的召喚。

  可以感覺到現階段的自己整個提升到另個層次,我說不上來,但絕對不是在巴黎唸書學舞、先前在社大教舞亦或在摩洛哥那個自己。這輩子,我不曾如此刻般願意與人建立聯繫且非常自然。

  而我當然也好奇地想知道,新的自己,在已然轉變的現實條件中,將闖蕩出什麼樣的未來?

  

  真的很感謝奕慧一知道這個打工機會,馬上轉給我,讓我多了點收入!後來還傳了數封與民宿經營有關的資料給我,如此一來,我都不好意思不回沙漠開民宿了呢!

  

  很歡迎任何人「揪團」找我去開舞蹈課唷!

  小班制的那種,四、五人就成班。

  我不諱言自己需要收入,需要儲蓄執行撒哈拉夢想計畫的資金,但我是個認真做事的人,即便志不在舞蹈教學,也不再是那個「非舞不可的蔡阿任」,都會把事情給做到能力範圍內最好為止!

  我依舊只能當個有理想、有抱負的人,與之前最大的差別在於,過去我想藉由舞蹈教學來實踐我的舞蹈理念,硬是拉著所有人跟我向前跑!此時,我則希望藉由舞蹈教學來累積回摩洛哥實踐理想的資本,這樣的轉變,或許會讓我在進行舞蹈教學時,更輕盈柔軟,也更輕鬆自在吧!

   

  晚上再度打電話給他,依舊是通訊不良。

  我承認自己是悲傷的。

  無論如何,都得繼續向前走!

  只希望真能送他一匹駱駝,給他當今年的生日禮物!無論與他有無未來,這都是我想做的事。對我來說,「愛」就是「愛」,「愛」就是在,我的「給予」,不會是一場「交易」。

  

  睡眠品質極差,不斷夢到沙漠中人,與那一張張哀傷無助卻又謙卑溫和的臉。

  我時常想哭,因為不忍,好想盡快回去做些什麼!

  回來整整十天了,我可以明顯感覺到事情不斷發生著,愈來愈多朋友呼應著我,給我各種訊息。

  謝謝你們!

  在實踐理想的路途中,我並不孤單,因為我有你們最真實的鼓勵與陪伴!

  

  過幾天就上班開工,好快唷!

  呼……,為了理想,為了沙漠,要加油!

  

  我愈來愈覺得自己只是回沙漠種上小小的一棵樹,而且我應該來不及看這棵樹長大的。猶有甚之,那棵小樹,正是我自己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