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2012

啟動!

  累到心臟快停止跳動,要趕緊去睡覺。


  昨天仍是熬到天亮才睡,不是不睡,而是呼吸不順,睡不著啊……。

  重度睡眠不足,下午與朋友有約,起床後,第一件事仍是打開電腦,稍微整理沙漠照片,構思寫給阿香的稿子。

  依約出門,見到闊別十幾年的中學學長,他也認識韭菜等人唷!

  好好玩喔,不知怎地,現階段,我不停地跟以前的朋友再度碰頭,而且好自然!

  學長提醒我,既然我預期兩年內回摩洛哥,兩年不可能「投資」,頂多就只是找「投機」機會,但這是有風險的,所以最安穩的方式,還是認真賺錢,存下每一分。如此一來,就得大量工作,勢必難以照顧健康,我必須在「金錢」與「健康」之間找到平衡點。

  接著,他也跟我提了經絡療法等事。

  我知道「金錢」與「健康」是我的課題,此時更是直接了然面對中。我的身體愈來愈糟,先前在摩洛哥,讓我暫時離開台灣環境,減少折磨,此時回來,呼吸開始不順,流鼻水等症狀一一出現,甚至也不得不用起擴張劑,身上筋骨酸痛也復發了。我自己也已動念想學些療法,主為自我治療,學長這一提,我自然接受。

  

  十點左右回到家,打開電腦,馬上收到奕慧的訊息,提供一個短期工作機會,真是太好了!我馬上出去打公共電話,跟對方聯繫,也約好明天見面談。

  這位執行長還很可愛地問我,做這樣的工作,會不會太大材小用之類?

  呵!我現在只想有收入,其餘全是次要!

  若這短期工作談成,至少接下來兩個月,我是有工作,有收入的!

  我的心態轉變好大!對工作不挑的程度,對各種可能性開放的程度,不要說是以前的我根本做不到,甚至是難以想像的!

  或許是先前台灣那三年加上摩洛哥那一年的磨練與經驗吧,讓我知道無論做任何工作,都可以有所收穫與學習,重點在於自己如何過每一天。這份短期工作幾乎讓我之前累積與經驗完全派不上用場,我也無所謂,甚至覺得自己想去嘗試、去「玩」一個新的工作經驗與挑戰!那是一個我完全不熟悉的工作環境,我同樣想從不同的人與事當中,學習「地球的經營之道」,這些累積絕對有助於我未來回摩洛哥之後的發展!

  直覺告訴我,我有可能因為這份工作,進而認識一些有趣的人。

  如果這工作談成,過幾天,我就要被關回辦公室了!

  喔,關就關哪,我無所謂啊,有錢就好!呵呵!

  

  我非常感謝奕慧!甚至提議要帶我去金瓜石認識民宿主人,真的讓我太感動了啦!

  奕慧!妳素好倫!更素偶滴貴倫!

  

  好慶幸自己決定勇敢地回來面對我的金錢功課!當然還有健康問題!

  也很謝謝所有給我建議、鼓勵與支持的所有人們!詳細列起來,「貴人」名單真的很長!有你們的支持與祝福,我一定可以回去沙漠,完成更高層次與格局的創造!

  

  這一切,開始得好快!今天是我回到台灣第八天呢!慢慢地,我開始有來自朋友的打工提議,每份工作薪水都不多,但只要有工作做,可以讓我養活自己還可以儲蓄,我是真的不怕辛苦!就只是,咳咳,我同樣得稍微照顧一下這病弱的身軀……。

  

  晚上再度打電話給他,通訊網路仍中斷。

  天哪!太扯了!整整八天,怎麼可能!

  我該不會……,被、甩、了、吧……???

  啊諾……,好傷心喔,好難過唷,實在是,呵呵!

  但,我的腦筋一定是壞掉的!連說「傷心難過」這幾個字,都不夠誠懇!

  整整八天(若再加上搭飛機,其實是十天)與他完全失聯,我依舊快馬加鞭朝撒哈拉之夢前進!對他,我有著深刻溫柔的情感,但不附著,不依賴,且他不是我渴望回到沙漠的關鍵性因素。我有「愛」,且不只是「愛情」,雖然我真心希望眼前這人便是與我攜手走完下半生的伴侶。

  若到了最後,是他不願與我走過人生,我也放手讓他去呀!

  拜託!我的人生這麼精采,粉忙柳!

  這時,我也只能繼續在心裡「與神對話」著:「神哪!不是我不肯履行前世對他許下的諾言,而是他落跑,由不得我呀!我與他的累生累世愛恨情仇,就此一筆勾銷吧!呵呵……。」

  我的腦筋一定是壞掉的!想法異於常人!

  我好像太過確信我與他在數個前世曾刻骨銘心地深深愛過、痛過、恨過、懊悔過,所有經驗與情感,如實經歷後,放手讓一切過,不留,也真的沒什麼。

  或許,這同樣是舞教會我的事之一吧!

  

  似乎當人要的就只是「錢」,抉擇與取捨突然變得容易許多,哪兒有錢,就往哪兒走,沒啥好說的呀!

  下午,與學長談了許多,他同樣認為當務之急是攢夠創業基金。

  我很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錢」,我知道如果沒有錢,夢想再怎地高遠美麗,都難以實現!所以,我要錢要得很坦然!

  學長說,用兩年來攢創業基金,學習經營管理之道,時間很短。

  但對於相隔兩地且難以取得聯繫的戀人來說,對於一個必須忍受礦山孤冷與酷暑地挖採化石,向觀光客兜售,以換取一家溫飽的游牧民族來說,兩年是那樣漫長。

  

  陸陸續續地,不同的人都跟我說過相同的一句:「妳的意念召喚力很強,事情在妳身上通常發生得很快。」

  每天,我都召喚著,讓我早日回到我的母親撒哈拉懷裡。

  一回來,很快感覺到事情已然開始運轉。

  謝謝所有朋友的關心與協助!在你們的鼓勵及所給予的大大小小機會之下,或許我真的可以很快就匯錢給他,讓他買一頭駱駝,做為今年的生日禮物!駱駝之於他,不僅是謀生工具,更是讓他可以留在村子裡學習讀書寫字的機會。

  在朋友一丁一點協助之下,讓我有機會聚少成多。才剛回來第八天罷了,我真的感覺到許多事正同步進行,Sonia 與家人在幫我詢問摩洛哥置產事宜,朋友們給我租屋與尋找賺錢機會的建議,所有的一切,我點點滴滴感恩在心哪!

   

  身體愈來愈差。

  我同樣感覺到自己好像「放棄」了什麼,某種我說不上來的什麼。這份「放棄」,就印刻在身體裡。

  我記得自己曾經「絕望」過,卻想不起來究竟什麼「望」給「絕」了,只依稀記得這份「絕望」讓我在看待世事時,多了份清楚了透與不附著。

  我好像還依稀記得,舞蹈讓我得到所有我真心想要的,也在過程中,因為「得到」而不斷「絕望」著,因為即便「得到了」,都「不是的」。

  為什麼這一切,我好像都忘了?

  那些年,究竟是誰於音樂中舞著?

  「我」,認識「她」嗎?

  我想回撒哈拉造的,是一場大夢。

  然而此時,我似乎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有,除了腦中藍圖與心中熱切盼望。

  我知道自己已經沒本錢再為「理想」而犧牲「健康」,然而當我一專注工作,我整個人真的都不是我自己的。

  自己心裡多少清楚,或許到頭來,我將僅殘存些許力氣,回沙漠種下小小一棵樹苗,甚至未必來得及看到這棵樹成長茁壯。

  說不上來,就是此刻預感罷了。

  說真的,我無所謂的。

  畢竟,人活著,究竟又是為什麼?

  

  要去睡了。

  我知道,好些事,已然啟動……。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金瓜石溼氣更重,請注意身體健康。

Jala 提到...

謝謝您的提醒!
我會帶著擴張劑去金瓜石玩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