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2012

擠!

  清晨六點,天都快亮了,是真的該睡了。


  中午起床,坐到電腦前,開始試著擬定撒哈拉計畫,磨磨蹭蹭的,自己想要的是那樣清楚,就是難以擬成具體計畫。感知能力愈來愈以視覺為主,一旦與沙漠取得連結,一塊塊亮麗色調與潔美能量在內底浮現,腦中漂浮的字句愈形簡短破散,讓我不知該如何以文字自我表達。

  與一位朋友約好明天見面,先前只知他後來改行從事金融管理顧問之類,今年生日,恰巧是離開沙漠之時,途中想著未來撒哈拉計畫急需經營管理與資金來源方面的建議,腦中浮現他的名字,當天竟在信箱中收到他的生日賀卡,只覺是天意!也隨即告知我的未來藍圖,想請他給意見,對方也欣然接受!

  就這麼地,我們約好明天見面,我也趕在見面之前,大致擬好計畫初步構想,好跟他討論。

  

  這一忙,又近天亮。

  不是不累,而是根本停不下來!

  只覺自己好笨,工作速度超慢!磨磨蹭蹭,擠不出幾個字,連簡單幾句話都說得不恰當!花了好多時間與力氣,真就只擠出那麼一丁點東西!

  整理照片並回顧沙漠種種時,好幾次,我直想哭泣,不忍沙漠與人受苦。

  我很謝謝 Lach讓我知道那個前世曾發生什麼事,讓我此時在面對新的人生階段與挑戰,更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以及為什麼,也更能堅毅果敢地告訴自己:「若那一世的我做得到,這一世的我,沒有理由做不好!若那一世的我走得過,這一世的我勢必將格局拉得更高!」

  

  此時自己的狀態,如此嶄新而熟悉,依舊果敢堅毅,熱情與勇氣十足,最大差異在於我的接受度愈來愈高,較願與他人取得連結,對未知與冒險愈形開放!

  依舊孤癖獨行,但愈來愈能接受人群,進而呼喚夥伴!

  雖然此時八字都還沒一撇,工作與收入仍處未知,但我有極佳預感,更大格局的創造與前所未有的新經驗正在前頭等著,且我已將自己準備好。

  每天,我都在召喚。

  而所有願望都將實現,因這是宇宙法則。

  

  整理沙漠照片時,只覺整個計畫已處行動中,我在沙漠的未來,已然開啟。

  

  今天打電話給他,仍是通訊不良。

  已然一週,正常人都會擔心吧!

  我很無奈,誰都不愛,偏偏愛上一個最最貧窮弱勢的游牧子民,當世界早已進入 skype 與視訊你來我往的無國界溝通時代,我的他偏偏只能帶著收訊不良的手機上山採礦!

  啊不然現在是想怎樣?飛鴿傳書嗎?從島嶼飛到沙漠,也要好幾個月的時間吧?

  我是哪根神經不對勁!日子過得好好的,幹啥跟人家演古裝啊?

  

  不免暗自揣想:哪可能整整一週毫無音訊?我會不會其實被欺騙了感情呢?

  因這可能性憂患而小小傷心之後,隨即放下這念頭,繼續努力拼計畫!

  我也是人,我的心也是肉做的,也會擔心受怕,若被欺騙了感情,也會傷心失望啊!

  但,好像就這麼多了哩,日子還是要過啊!

  無論有他無他,我都會回沙漠,這是我向來極度確定的事情,我是為了「愛」而決心定居撒哈拉,而非為了「愛情」或「某一個特定的男人」,這事,我自己一直都很清楚!要說我是怪獸、異於常人,我都無所謂啊!

  當我整理沙漠照片時,數度忍不住落淚,非因對戀人的思念,卻是一份愛,一份對沙漠與人的愛,沙漠正飽受摧殘,沙漠中人亦受苦著,讓我不忍,讓我悲傷。

  擦擦眼淚,擤擤鼻涕,繼續拼!

  我不是救世主,無法拯救所有人亦或扭轉乾坤。

  但我願意傾盡生命與所有氣力,為我所見的一切與我所愛,認真專注地成就些美好事功,這是我為什麼活著,這是我存在的意義與目的。

  是沙漠,教了我「愛」的一課,從此我只願讓「愛」引領自己向前走。

  

  累了,睡醒還要去找朋友談計畫。

  來去睡……。

  

  睡前再加一句:一回台灣,我的作息就是亂的!氣喘復發,過敏不斷等等。但,仍是卯起來拼計畫地過了一天!

  想到 Lach 曾說,我今生的功課是金錢與健康,此時好像一回到台灣,就開始同時做起這兩個功課似的,呵呵!但我還是很開心自己決定勇敢地回來!雖然還不知道在前頭等著的,究竟是什麼樣的經驗與未來,但我有極佳預感,因我整個狀況都不同了,理想與追求不同以往,工作環境與條件亦改變了,自然走出不同格局的人生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