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2012

心,要什麼

  大年初三,半夢半醒間,聽著窗外雨聲,不確定胸口這塊悶沉,來自心臟無力亦或氣喘輕微發作?


  起床後,毫無意外地發現自己眼睛腫得跟核桃似的。

  昨天哭太多了,實在是……。

  我這人,從來只能在行動中,找回力量。

  阿香邀我寫一篇跟巴黎有關的稿,偶然間,我想以塗鴉為題,也趁人還在巴黎的那幾天,很認真地拍照,今天打開檔案,開始從一千多張照片裡,挑選較適合的幾張,也在網上尋找相關資訊,好多些靈感。

  呵,我這人做事習慣老是這樣,為了一丁點東西,總花好長時間在「準備」上。將參考資料整理到一個段落,下午出門,本想找影印店列印,好方便閱讀,哪知整個公館的影印店全關門,我只好再走回家。

  行走雨中公館,經過一間間與飲食相關的店家與攤位,過往那些讓自己食指大動的小吃與飲料等,此時完全無法引發任何慾望。

  呵,也好,省錢!

  走過一間麵包店,櫥窗裡,擺滿各種新奇口味的麵包與吐司,我甚至嗤之以鼻地想著:「哼!不過就些『庸脂俗粉』罷了,逕自花俏喧鬧,如何跟韭菜的『慈母手工吐司』的紮實、自然與真心相提並論呢?」

  回到家,拿起昨天尚未吃完的高麗菜,切洗、烹煮,加上冬粉與湯包調味,打上兩顆蛋,解決一餐。

  半顆高麗菜,台幣38元,我可以連吃三天,真省錢!

  嗯……,我想我很願意長期過著這等清簡生活,不太有負擔。

  

  昨晚情緒正低沉時,朋友無心的一句:「妳那時應該續約的。」讓我有些不悅,畢竟此時說這話根本毫無意義。思考出路時,也讓我慢慢想起,當初自己決定不續約的原因極多,其中之一更是明白「金錢」是我做不好的功課,我願意勇敢回來這個生存挑戰最為嚴苛的地方,直接地面對!

  留在摩洛哥,不過一份死薪水,餓不死人的,卻是困在辦公桌前,消耗度日。

  回台灣,艱難與富裕全藏在未知裡,在尚未啟程前,誰都不知自己將走出什麼樣的路徑,而我的性格永遠讓我選擇勇敢迎向挑戰!且那時決定不續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同樣在於我願意相信樂觀盼望的力量,我相信自己有能力走出更大格局,當我放下溫暖舒適的暫時庇護所時。

  

  傍晚,收到鳳媖的來信,讓我很感動!也馬上照她的建議,上網查詢哪兒有翻譯的案子可以接。

  嗯,這才是此時的我需要的吧!

  我是需要「幫助」的,需要朋友提供「實用的訊息」,讓我能少花些時間與力氣在摸索方向。我真的就只是需要找出將「先前累積的能力與經驗」給化作「金錢」的方式罷了。

  

  已決定不續約,人還在摩洛哥人權組織過著浪費生命的日子時,iryab 曾問我:「回來以後,妳想做啥工作?」

  我說:「隨便都好啊!能賺錢就好!」

  她說:「妳變好多。」

  過去因為「非舞不可」且內心有太多恐懼,寧願什麼都不要,都要把與舞相關的事情給做到最好,反而讓自己綁手綁腳。但,這一切我全走過了,也在過程中被改變了,所以我相信自己能夠開創出更為寬廣豐裕的未來。

  這次,我是很認真地要面對我的金錢課題,因為所有我該學卻尚未能學好的,在不同地方,就只會以不同形式出現罷了。而且我知道自己必須學著處理內心恐懼,在做「金錢」課題時。

  

  近乎順理成章地與一位朋友取得聯繫,他對我的「撒哈拉夢想計畫」非常感興趣,等我準備好,他願意與我詳談,提供協助,且很可能是長期協助,因我說這是一個長期計畫,尤其牽涉到改善當地游牧民族經濟生活與兒童教育時。

  

  這是我不斷做著的功課吧,能量與情緒低落時,便是如實經歷所有哀傷苦痛,放手讓一切過去,再從內底挖出更深刻強大的力量向前走。

  

  跌跌撞撞中,我在成長著,愈來愈輕盈自在,也愈來愈能與內在力量取得連結。

  聽著Pierre Rabhi在網路上的演講,似乎真的讓我從更實際的角度,看見游牧民族傳統思維與經濟活動模式可以給此時極重消費的現代社會何種貢獻,甚至是思想與價值觀上的刺激。

  

  傍晚,拎著重重一袋硬幣,前往公共電話,試著打電話給他。

  手機接連兩天無人接聽,想必他已前往那寒冷遙遠,碎石滿佈,無水無電且收訊不佳的山頭採礦去了吧!

  呵,在祂這等安排下,我發現自己真的不太依附情感關係,更不依賴戀人,卻是讓「愛」成為內在最大的力量。

  因為他在,因我已對他許下承諾,讓我即便墜落,都將迅速再把自己拉拔上來。

  我願意相信,當我累積得夠,當我在台灣習得所有該學習的功課,祂便將吹起一場風,將我安然送回沙漠。

  

  無論這條路如何未知,如何曲折與艱苦,一旦決定了,我就不可能放棄!

  

  再怎地看似「mission impossible」,我只問自己的心要什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