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2009

今晚節目預告


【偏不叫她肚皮舞】12/30節目預告 公視CH13 獨立特派員
播出時間:十二月三十日星期三晚間十點
重播時間:一月三日星期天下午五點
請鎖定公視頻道!
 
裡頭可能還要讓大家聽我叨叨絮絮碎碎唸一些理念之外,
還有同學們俏皮可愛的身影,
以及我娘那「神龍既不見首也不見尾」的真情告白,
肯定感人肺腑!
冠齊跟宗哥很用心認真地在做這支報導,
大家千萬要記得看,
給認真的團隊一點最真實的鼓勵與支持唷!
 
我家沒電視,雖然很想去酒吧跟大家擠著看電視,
只怕酒吧不播公視,只播運動台,
所以只能等著看網路影音了……。
 
我猜呀,到時候看報導看得最心裡各種滋味雜陳的,應該是我娘吧!
她從來沒看過我跳舞,也不敢看,連錄影的,都不敢看。
所以我還真不知她到時會如何看這支報導?
一看到我開始跳舞,就用手把眼睛矇起來嗎?
萬一舞蹈片段不時出現,那豈不是得遮遮掩掩地看?
這樣很累柳……。
還好報導不長,只有十二分鐘,呵呵!
 
還有那鍋蘇太的阿公,今晚麻煩請把電視讓給蘇太跟金猛一下下
(「金猛」是我給蘇太肚子裡小寶寶的暱稱)
政論call in 節目天天有,口素偶難得上一次電視,
就讓偶有機會在電視上跟金猛打聲招呼吧!
 
 
 
 
 
  
 
 
  
 
 
 
 
 

9 則留言:

youtube girl 提到...

老ㄙ~
揪了爸媽一起看你的節目!真的很棒喔!
我ㄧ直很喜歡的,是老師對生命的詮釋與熱情。
在大學就能遇見老師,真是一件幸福的事:)看著老師燃燒的樣子,就能反觀自己該如何定義自己的人生。

Jala 提到...

晚上大觀有課,加上家裡沒電視,基本上我是沒看到報導啦!
不過呢,回家途中,才剛走出捷運,手機就響了,
是映君,跟我報告整個報導內容。
她說冠齊很了解我哩,拍得很感人,很正面,
不過我看起來都很嚴肅。
冠齊呈現出來的我以及課程,跟她認識的我,沒有太大差距。
然後還說我跟我媽媽那段很感人。
然後還說小酷也有兩秒鐘的鏡頭,
然後還嫌我在貓盤裡放了如山的餅乾給小酷,
難怪小酷肥嘟嘟(吼,拜託,貓食不是重點,好嘛!)
 
一回到家,我馬上打電話回西螺,想確定一下我娘的反應。
結果咧,我娘還是說鏡頭有拍到她的身體,
會害她走在路上被認出來(誰有這麼猛,有辦法這樣認哪)。
然後說,六點多時,公視新聞就有預告,她不知道,
結果某個遠親表舅的表弟,看到了,打電話給表舅,
然後表舅媽打電話來問我媽:
「電視上要播的那個,是你們家阿任嗎?你們家阿任在跳舞喔?」
我娘說:「迷、迷、迷有啦……。」
結果表舅媽一口咬定:「就是!」
沒多久,我娘某個身為某醬油工廠的老板娘的老顧客,
也打電話來,說有人打電話告訴她,說電視要報導我,
所以醬油工廠老闆娘也打電話問我娘:
「啊原來你們家阿任在跳舞喔……。」
我娘還是說:「迷、迷、迷有啦……。」
所以呢,我娘現在很煩惱,不知道明天又有誰要打電話來問她:
「啊原來你們家阿任在跳舞喔……。」
 
我娘不滿地問我:
「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妳在跳舞了,妳給我搞這一齣,到底有啥用?」
(其實迷有全世界都知道,不過是因為我娘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所以只要稍微有個風吹草動,她就很憂心我在跳舞這個秘密被揭發)
我:「沒啥用啊,就好玩咩……。」
我娘:「不要再蹉跎了,趕緊趁現在還來得及,快去找正經的工作吧,錢少一點都沒關係!」
我:「啊妳看了報導,還是沒改變想法喔?」
我娘:「哪可能!我還是不贊成妳跳舞啦!」
我:「哉啦哉啦,電視有報導說妳不贊成啦……。」
我娘:「那就快去找正經穩定一點的工作,好讓我安心啦!」
我:「好好好好好……。」
我娘:「聽妳這個口氣,就知道妳分明是在應付我!」
我:「那爸呢?他看了有啥反應嗎?」
我娘:「沒,面無表情。」
我,試探性地:「那……,他有說啥嗎?」
我娘:「沒,看完就去睡了。」(我爹還真是情緒與想法深藏不露呀)
我:「喔……。」
我娘:「快去找正經工作,別再跳了啦!」
我:「喔……。」
 

筠霏 提到...

噗~這後續報導實在太有喜感了啦!^^"
很經典,you're legend......

Jala 提到...

我娘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
現在可能正失眠,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想著:
「明天,我要上菜市場買菜嗎?
那個賣水果的阿霞,會不會也問我:
『啊你們家阿任在跳舞喔……。』」
 

郁玲 提到...

最欣慰的應該是公視,原來這麼普及...

流浪小野貓 提到...

小黑,你的回應真誠懇。希望冠齊上來看時不要太難過

Jala 提到...

公視收看網絡方便普及,這是件好事,為啥冠齊要難過呢?
該難過的,應該是我媽吧?
她以為播完就算了,事情都過去了,
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週日下午五點,還會再重播一次咧!
 

匿名 提到...

不知道我是不是你說的那個表弟(其實是表哥)。

對妳的印象只停在小時候,現在若路上遇到一定也不認識,你阿嬤在的時候,回西螺有空就會去看她,而每次去就只有你媽在家縫衣;第一次聽到她提起妳,是念淡江法文系(我也是淡江),後來說去法國唸書,僅此而已。

原來你家的那顆楊桃是姑婆種的,不知為何我對它也有些感情,可能小時常在樹下玩吧。

當天播出時只是覺得『蔡適任』這個名字好熟悉,本想問么叔電視上那個是不是『阿任』,結果正好是在播西螺那一段...,就算沒拍到她,我也認得出那是妳家;難怪你媽很少提到妳,這個秘密很快的親戚應該都會知道,低調的阿姑一定會更低調,弄巧成拙,真是抱歉。有機會回西螺我會開導開導她。

我支持妳的作法,只要不要造成父母經濟負擔,工作得快樂最重要,至於婚姻…,我的大姨子也是英國唸博士回來,不結婚,貓到是養了一堆;而我爸前幾年獨自在家,因氣喘發作而去世,How do you think ?

Jala 提到...

網路真是無遠弗屆,讓我有機會跟親戚老友「認親」!之前良仔(家裡開布庄那個阿姨的大兒子)也曾找到這裡來唷!說實話,我跟親戚很不熟,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你是誰。
那棵楊桃樹確實是我阿嬤種的,我娘把樹砍掉時,我還發了一場大脾氣!現在樹幹還留著,擺在另一頭牆上當裝飾。
 
看了報導,我也覺得要被認出來,是件很容易的事,西螺畢竟不大,家裡在做衣服而且還有個女兒去法國唸書的,搞不好就只有我家!雖然很遺憾我娘對我的選擇依舊難以接受,卻也可以了解她在那樣的生長環境中,畢竟很難拋除某些傳統價值,況且即便是我自己的朋友,都未必能夠理解我的抉擇,加上鄉下親朋鄰里的關係又極為密切,有些言論或討論,對她來說,很難不是壓力。
如果我娘身邊的親朋好友,在講到「蔡阿任原來在跳舞」這件事時,語氣是肯定贊同的,或許也能慢慢讓她改觀吧!就像我娘說的,我從小就很有主見,基本上我娘的態度不會影響我的決定,但如果她能像我爸這樣「放寬心」,或許會比較快樂!
相較於我娘,我爸的態度倒是很平和,他覺得「跨領域」是趨勢,只是也要我去想,我身體並不好,跳舞可以跳多久?萬一以後老了,病了,跳不動了,怎麼辦?
 
至於我的婚姻狀況嘛,可能是我娘心裏最難放下的牽掛吧!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狀況,只希望演出機會能再多些,而所有自己想做的事情都能完成。想做的事情太多了,婚姻實在不在我個人考慮範圍之內。一說到這,我娘又要崩潰了!時常在那邊碎碎唸:「妳到底有沒有在交?行情怎麼這麼差?台北都沒人嗎?光是跳舞沒有用啦,那不正經,還是找個人嫁了,卡實在……。」
 
氣喘真的是件很麻的事,很遺憾你爸的病逝。
我現在定期吃中藥調養,希望可以慢慢好轉。
 
啊,或許下次在西螺碰面,有機會當面聊聊,真的很謝謝你的關心呢!元旦就收到親戚的留言,真的很溫馨!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