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08

山上黑狗兄的蘋果報導

  今天蘋果日報【人間異語】的專欄人物是隆哥唷!玉梅把訪談資料整理得很好,讀著這篇文章時,我幾乎都可以想像隆哥說話時的神情、語氣與樣貌,哈哈!
  隆哥的植物染作品相當細膩精采,他的人生故事更是動人。
  我喜歡他作品裡,那渾然天成的力道,以及在簡單染布中所展示出的大自然奧秘,更欣賞他面對生命的坦然與認真,對自己的誠實接納,對染布的無悔熱情,對土地的情感,以及對朋友家人的溫暖付出。
  前兩天去找他聊天,才知道他連摘採植物回來染布,都會注意到生態保育與平衡的問題,真的很令人動容!
  汲汲營營博得世俗聲名權勢不難,更難得的是如何在渾濁俗世洪流中,保持心與眼的清明,活出寬闊的格局與胸襟。而或許人生確實是「無欲則剛」吧,一個人生歷經大風大浪,物慾極低的人,自能在單純淡薄生活中,品嚐生命的豐美滋味。
  很開心玉梅善用記者身份,將隆哥精彩勵志的生命故事與社會分享。
  也歡迎大家在十一月十五、十六日,跟我們一起上貓空染布跳舞,認識這號特出人物唷!
     
  
------------------------------------------------------------------
  
文章出處:
蘋果日報《人間異語:在監獄耗盡青春 兒子讓我回頭》
2008年10月20日蘋果日報
隆哥 樟湖文史工作室執行長


Q:你說你大半青春都給了監獄,為什麼能做到說回頭就回頭?
A:我家世居貓空種茶,年輕時覺得我爸種田很苦,山上蠟燭哪有山下霓虹燈好?看兄弟刺龍刺鳳,走路有風,吃滷肉飯不用錢,生活是彩色的,就立志當流氓。那時挺朋友、挺兄弟,哪有什麼對錯?
後來我殺人被判刑6年半,在獄中時間很多,我國中混畢業,認不了幾個字,看報紙就問人這什麼字?有人不識字還來教我認字,會氣死。一個獄友念著「東埔寮死兩百多人。」我心想奇怪,什麼東埔寮?一看是柬埔寨。牆上寫著「吸菸導致肺癌。」他念「吸菸導致肺山。」 我很害怕,這樣搞的我比他還不識字,開始抄厚辭典學寫字,我抄了2次6000張稿紙,才會寫字;後來叫家裡寄書,看膩武俠就看散文小品。多虧識字讀書,讓我回貓空這7、8年,有能力做社區文史調查、藍染跟手抄紙創作。

妻子自殺痛一輩子
Q:你的妻兒呢?
A:我兒子的媽咪在他9個月大時就跟我離婚了,那時我被通緝,她不用我同意可直接申請離婚,她在祖母施壓下寄離婚書給我,我連小孩都沒權利。前妻14歲就跟我在一起,以前我跟兄弟打架,都躲到她家,兩人感情很深;離婚後,我們還是在一起,她媽看我們這樣就叫我們去辦一辦(結婚)。我心想「不對耶,離是你們說的,辦一辦也是你們說的。」我就不要,講完1禮拜到她家,她吃100顆安眠藥死了,還託家人交給我兩本相簿跟一把吉他,相簿裡是我跟兒子的生活照。她22歲嫁我,25歲過世,孩子才1歲半。這是我一輩子的傷痛,18年過去,我兒子20歲了,我對她還是有罪惡感。

Q:她很愛你?
A:有什麼法度?所以我才說我不要再娶了。我後來交個女友,我跟她說,我們在一起不結婚,她說好;可是在一起多年,有天她吵著要結婚,我莫名其妙。我說:「不然妳回去1禮拜想清楚再來。」1禮拜過去,她還是要結婚;我又叫她回去1個月想清楚,回來她還是要結婚;我又叫她回去想半年,她還是堅持。後來我叫她回去,說有時間再打電話給她,她就沒來了。

生活快樂別無所求
我唯一牽掛是我兒子,我很少參與他的生活,他小時候都是我女友帶的。後來我出獄,我想我小流氓帶這麼多,怎麼可能無法帶他?可是他真的很叛逆,我花很多時間學習跟他相處,我也告訴他他媽的事。我很信任他,像我跟他說好他考上駕照可以騎車,結果他拿到駕照,第一天騎車就打電話跟我說他車禍斷腿,我沒罵他,就背他去看醫生,照顧他。我知道信任對一個人有多重要,剛出獄時,我父母就曾經很不相信我,讓我心痛到差點想走回頭路。

Q:一直拉著你,避免你向下沉淪的力量是什麼?
A:我兒子跟家人,還有自覺。我始終保有土根性,這幾年回貓空,我接下我爸這片山,照顧他送他走,我兒子也當兵回來了。我一個沒讀什麼書的人,現在靠著自己研發的藍染技術開工作室,授課教學生染布,他們有碩士、博士,遍及社會各階層,我還求什麼?我的人生到現在彩色過了、黑白也過了,現在這樣過很快樂。
陳玉梅採訪整理
  
  
  
  
  

1 則留言:

Jala 提到...

又:真的很希望隆哥再回文山開課。
在台灣做植物染的人或許為數不少,但有誰能像隆哥這樣,在染布時,還能兼顧生態保育與地方文史探研﹖社大做的是成人教育,成人在學習時,除了技藝傳承,彼此生命經驗交流所能帶來的激發,其實對於講師與學員在課程結束後的歲月,更能產生深遠影響。況且,隆哥本身難道不正是一個「成人自主性學習」的活生生例子﹖這塊瑰寶就近在貓空哩,若不善加利用,豈不是太可惜了﹖